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锦鲤误农门

58.地龙

锦鲤误农门 叮咛耳畔 2223 2019-06-27 11:01:44

  晚饭后,陆锦良把荒地地契、西边宅基地的房契还有那五亩地的地契给周氏和余欢过目后,就让余欢保管了。

  然后把买的书给了余欢七本,自己留了三本。之后便各自回屋了。

  第二日一早,陆锦良背着篓子刚出门,马上又掉头回来了。

  “娘,嫂子,好多人冲咱家来了!”陆锦良刚冲屋里喊完,门外就响起了叫门声。

  “小弟,问问是不是为了开荒来登记的?”余欢在屋里准备登记要用的笔墨纸砚。

  “嫂子,是来登记开荒的。”陆锦良问完就冲屋里喊。

  “请大家进院子来吧。”余欢搬了小桌放在院子里。

  陆锦良打开院门请大家进来,小院子瞬间被几十人塞满了。

  “各位,这荒地有八十亩呢,肯定都有活儿干,大家都别挤,从桌子这开始排队,一个一个来,登记完了就去院外稍等一会儿,我按照登记的人数分配完了,咱们今天就开荒。”余欢冲着人群大声说道。

  陆锦良也帮着维持秩序,人群勉强排成了队。

  余欢坐在桌前登记,把名字先记下来,用了半个多时辰才登记完,一共来了六十三个人。

  余欢画了一张荒地的平面图,分成八十块,每一块对应一亩地,余欢把六十三个人的名字对应着写在平面图的六十三亩地上。

  然后拿着纸笔出了院门,对等在门外的人群高声说:“各位大爷大叔大哥们,我把开荒的名单分配好了,咱们现在就去地里实地分配一下吧。”

  到了荒地边上,余欢按图纸一个名字一个名字地叫,然后把分配给每个人的地都说明了。

  “各位,咱们今天分配了六十三亩地,每个人就负责自己分到的那一亩,什么时候开垦完来找我验地结钱,一亩地一两银子,不管饭。剩下的十七亩地,谁先干完谁就可以来找我再分。大家有没有问题?”

  “锦生媳妇,这地里的石头捡出来运到哪儿去啊?”大青叔问。

  “谢谢大青叔提醒,咱捡出来的石头就先堆在地头上,到时候我再安排人运走。”

  “锦生媳妇,这荒地要是捡完石头,下面土里要还是有石头可怎么整?”福生大哥问。

  “这片地之前我和娘考察过了,这层石头下面应该是没有那么多石头了,大家先开垦看看吧,若是下面土里真是石头太多,到时候我再想办法。”

  “锦生媳妇,这地里的杂草可不少,第一遍锄干净了,地里可还有草籽,到时候要火烧一遍,咱是等八十亩都开完了再烧,还是开完一亩就烧一亩?”刘大叔问。

  “等都开完了一起烧。”余欢回答。见没人再发问,余欢又开口:“各位如果没有问题了今天就可以开始了,之后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再来找我。大家辛苦了,注意安全!”

  余欢交待完,就跟陆锦良回家了。

  这时徐叔也过来找余欢问要找的泥瓦匠有什么要求。

  “建房子的事儿徐叔比我懂,这次就先盖个院子,盖五间房,要盖砖瓦房,房下面要盖地龙。我这里画了图纸,徐叔看看有没有问题。”

  “这就是……地龙?跟咱们的炕有些像。”

  “是,其实这地龙就是把地面当成炕,结构原理是一样的。您去问问看找合适的人来盖。还有另外要找打井的人。”

  “你可真有主意,都交给我吧。我今天把人找了,顺便把土石砖瓦都订好了。”

  “辛苦徐叔了!那这是五十两银票,盖作坊应该够了吧?”

  “用不了这么多,到时候木头什么的找大虎兄弟带人上山砍几棵树就行,就是大梁木不好找得花钱买。”

  “您就看着办吧,这银票您拿着,什么地方该花您就花。”

  “行,你信得过叔,叔一定给你干得漂漂亮亮的。晚上回来我再来跟你说情况。”

  “好,大虎叔一会儿就要去镇上,您跟着他坐牛车去吧。”

  “知道了,我自己去找大虎兄弟就行。你们忙吧。”

  送走了徐叔,陆锦良又背着篓子出去了。

  余欢把昨天削的草莓肉拿到太阳底下继续晒。然后想着自己今天没什么事儿了就坐在院子里琢磨着画花样子。。

  画了一会儿,兰花端着针线笸箩来了,跟余欢一起坐在院子里绣帕子。

  “锦生嫂子,你现在可出名了,村里的那些小姐妹们可稀罕你了!”兰花一坐下,就冒着星星眼看着余欢。

  “什么情况?那些小姐妹不去稀罕爷们儿,稀罕我干啥?”

  “哎呀,锦生嫂子,你咋什么话都能说出口啊。平时看着你那么温柔贤惠,还有那个词儿怎么说的来着?”

  “贤良淑德?美丽善良?安稳恬静?”余欢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个喜欢调戏小姑娘的恶趣味,看着兰花每次羞红脸就觉得好玩儿。

  “词儿是这些词儿,可哪有这样夸自己的?你这老是没正形儿,五大娘知道吗?”兰花笑得前仰后合。

  “欢啊,你又逗兰花呢?”周氏从后院过来就听见俩人互相打趣,便笑着问余欢。

  “天地良心,娘,她进来就说村里的小姐妹们稀罕我,您说是谁逗谁啊?”

  “兰花,这是怎么话说的?”周氏好奇。

  “是啊,到底咋回事儿?”余欢也好奇。

  余欢没想到兰花说的是那天她在大槐树下跟庆林婶儿她们呛声的事儿,她更没想到那天她竟然“一战成名”,成了村里小姑娘小媳妇们的偶像。

  村里姑娘都看重名声,被这些长舌妇随便传个闲言碎语就有可能受不住寻短见。但是那些人大都是长辈,还特别混,一般的人都不愿意也不敢去对着干。所以大多数小姑娘都多多少少受过点委屈,却只能忍着。那余欢在她们心里可不就成了英雄一般的人物。

  兰花说得兴高采烈,余欢可心惊肉跳地暗暗观察周氏的脸色。

  余欢从不怕那些人造自己的谣,可她怕周氏上心啊。

  果然,周氏听了是又气愤又心疼,站起来就想去找那些人理论。

  余欢赶紧拉住她:“娘,咱不气啊!你没听兰花说我多勇猛啊,我说得她们哑口无言!这种小事情不用您老出马,我就能搞定啊!”

  “小事情?她们那么败坏你的名声还是小事情?你找不着家自己还难受呢,她们凭什么胡说八道!”

  “娘,她们本来就是喜欢瞎说的人,跟她们生气可不值得。您放心,我根本就没往心里去。”

  “是啊,五大娘,锦生嫂子这么厉害,以后她们肯定不敢乱说了。”兰花也跟着劝。

  俩人轮番上阵终于劝住了周氏,送她进屋歇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