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锦鲤误农门

57.草莓果儿

锦鲤误农门 叮咛耳畔 2172 2019-06-26 10:35:14

  经过了这一段插曲后,余欢依旧照原计划去找了刘大叔和大牛哥,请他们去帮忙给甜水村的十亩地间苗补苗。

  俩人自然欣喜不已,这么轻松的活儿,余欢还给七十文工钱。

  “刘大叔,大牛哥,今儿良子去县城了,我和娘没法儿给你们送饭,你们要不就带上干粮吧,晚上再请你们到家里来吃饭,请婶子和嫂子他们一起来。”

  “晚饭就不用了,以前给人帮工不说管不管饭,这工钱都没这么高,你和你娘就别费事儿了。”俩人忙拒绝。

  “这怎么合适啊?”

  “锦生媳妇啊,你就别多说了,赶紧让他们去干活儿吧,晚上我们自己家会做好饭,你也不用客气。”刘婶儿拉着余欢拒绝。

  “那行吧,这次就先这样吧,以后找你们帮忙的时候多着呢。”余欢只得应了。

  余欢回了家,周氏已经在准备午饭了。

  余欢洗了手,帮着做了简单的午饭。

  俩人吃了,休息了一下就准备去后院浇水。

  前几天陆锦良就陆陆续续把后院的两口水缸挑满了。

  “娘,你说咱是不是应该在院子里打口井啊,要不小弟每天还要去河边挑水。咱们每天吃喝洗漱,现在还要浇菜地,要用的水太多了。”余欢边给菜浇水,便跟周氏说话。

  “打井?咱村还没有打过井呢,咱们村里有河,大家都是去挑河水。前两年都是你松枝大哥、大牛哥他们时不常地帮着挑水,后来良子就半桶半桶地挑,都习惯了。”

  “小弟懂事儿,可是他以后念书,还要帮家里干很多活儿,这能给他省点儿事儿就省点儿吧。还有作坊建起来之后也是要用很多水的,有井方便。”

  “行,那听你的,咱打口井。”

  “你们娘俩这是准备在院儿里打井啊?我在外面叫了半天门都没人应,我就猜是在菜地呢。”春婶儿端着一盆草莓站在地头上。

  “呀,她婶儿啊,我俩这没听到前头的动静呢,是说打井呢。欢儿心疼她小弟,而且说是到时候白玉芽作坊用水多,还是有口井方便。”

  “锦生媳妇这想法不错,要不明天让他徐叔去镇上问问哪有会打井的人?”

  “是得让徐叔帮忙找人,还得找泥瓦匠,等里正把西边空地的房契办好了,咱就开工盖作坊,到时候就得让徐叔盯着了。”

  “没问题,你徐叔以前跟泥瓦匠打过短工,还认识几个人,这事儿交给他就行。明天就让松枝自己去收绿豆,让你徐叔去镇上找人。对了,我这给你们送点儿草莓果儿,是我娘家的侄子去山上摘的野果儿给送来的,甜着呢。”

  “呀,这可是好东西,婶儿,我手脏,您快先喂我吃一个,我都好久没吃水果了。”余欢欢快地跑到地头吃了春婶儿喂的一颗草莓,纯天然的野果儿还真是香甜,完全不是后世那种大棚种植的草莓可比的。

  “好甜啊,娘,你也来吃。”余欢砸吧砸吧嘴。

  “你这是缺嘴了呀!哪天你大虎叔再上山让他给你找找看有没有。”周氏心疼地说。

  “娘,要不咱自己种点儿吧。”余欢说。

  “你想种就去买点儿种子,就是不知道有没有卖的。”周氏说。

  “不用买种子,有这果儿就可以,待会儿浇完地我就弄。”余欢前世跟着妈妈弄过很多水果种子种在阳台的花盆里,像草莓、火龙果、龙眼等等都弄过,这些种子长出的绿植也挺美的。

  “春婶儿要不要种?到时候我给您弄点儿种子。”

  “好呀,兰花和小河也爱吃,咱就自己种点儿。”

  春婶儿说了会儿话就回家去了。

  余欢和周氏把菜地都浇完了水,洗了手和脸坐在院子里喝水,吃草莓,顺便弄草莓种子。

  余欢用小刀把草莓外面薄薄的一层带籽的果肉削下来,铺在一个空笸箩里,边削边吃,慢慢已经削了很多。

  余欢便把笸箩拿到太阳下面晒着。

  这时,院门外传来陆锦良的叫声:“娘,嫂子,我回来了!”

  余欢赶紧跑去开院门:“小弟,回来了?里正叔和大虎叔呢?”

  陆锦良边赶着牛车进院子,边回答余欢:“我先送他们回去了。我在县城买了几包点心,刚才给他们每家留了两包。”

  “小弟做得很好,快拴好牛,去洗洗歇会儿。刚才春婶儿送了草莓果儿来,可甜了。”余欢帮着卸了牛车,拎着包袱和陆锦良回了前院。

  “快来洗洗,看那满头满脸的土。”周氏端了洗脸水给陆锦良洗。

  陆锦良刚洗完坐下喝了一碗水,刘大叔和大牛哥也干完地里的活儿回来了。

  “刘大叔,大牛哥,快坐下喝口水,小弟也刚进门呢。”余欢倒了两碗水递给两人。

  陆锦良跟俩人说着话,余欢进屋去串了两串各七十文铜板,又把陆锦良在县城买的点心每种各包了两块,包了两包。

  回到院子里,余欢把铜板和点心分别递给俩人:“刘大叔,大牛哥,这是良子在县城买的点心,带回去给娃娃尝尝。今天我们没管饭,你们可不要连点心也推辞啊。”

  俩人本来还想不接点心,听了余欢的话只好接了。

  “这县城的点心可没尝过,那就沾良子的光了。”刘大叔小心翼翼地拿着那包点心,感激地说。

  “刘大叔不必客气。”陆锦良说。

  “刘大叔,大牛哥,我家把村东头的荒地买了,良子今天就是去县城办地契的。我们明天开始招人开荒,你们要不要来?”余欢趁机问。

  “你们买了荒地?那地能开得出来吗?这要是开不出来可就白瞎了那钱了!”大牛哥担心地问。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我们想找干活儿认真的,到时候好好整整,说不定就整成好地了。你们来不来?”

  “来,我们肯定给你们好好干。你们还招多少人?”大牛哥问。

  “咱村的壮劳力能有几十人吧,你们帮我问问吧,看谁愿意帮忙开荒,开一分地给一百文钱。要是愿意来就明天来登个记。”

  “一分地一百文!一亩地就一两银子啊!锦生媳妇,你能不能优先给我们留一亩,我们保证加紧干,不给你耽误事儿。”刘大叔问。

  “可以啊,那地有八十亩呢,您就优先帮我问一下之前春种帮工的那几个大哥吧,我可以给你们每人留一亩。”

  “好嘞,明天一早我们就带人一起过来。”

  说完了这事儿,刘大叔和大牛哥就告辞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