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锦鲤误农门

53.供货

锦鲤误农门 叮咛耳畔 2050 2019-06-22 15:45:02

  俩人赶着牛车老远就看见村口的老槐树下站着一个人,往村外的路上张望。走近了俩人都认出是周氏。

  余欢透过周氏张望的身影,似乎看到了每次周末都在小区门口等自己回家的爸爸,还有在家做饭的妈妈。自从工作以后,自己就住进了爸爸送给自己的小公寓,每个周末才回家,每次都是一样的场景。

  “回来了!走,回家。”周氏坐上牛车,笑着给余欢拢了一下头发:“欢啊,怎么了?怎么哭了?”

  “呵呵,娘,看着您等我们的样子感觉很熟悉,我感动!”余欢赶紧抹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流出来的眼泪,扯出一抹笑。

  “吓我一跳,还以为怎么了。是不是想起了什么?是不是你的亲娘?”

  “可能是吧,就是觉得场景熟悉,没有想起具体的人。”

  “没事儿,别多想啊,还有娘啊,还有我们疼你。”周氏给余欢擦擦挂在脸上的眼泪。

  余欢点点头,感觉周氏有些粗糙的手划过自己的脸,那双手不像自己妈妈的手那样细腻,但给自己的感觉却是一样的柔软温暖。

  到了家,东西还没收拾完,大青婶儿她们就来了。

  周氏让余欢去忙,自己跟儿子慢慢收拾。

  余欢请大家进了屋,按照登记清单给大家结了上次绣活儿的工钱,那几位第一次拿钱的嫂子们都激动得差点热泪盈眶。

  大家彼此打趣说笑了一番,又把今天刚带回来的绣活儿分配了一下。约定下个集市的前一天下午来交活儿,然后便准备回家去了。

  “大虎婶儿,等我一下,我跟您一起走,我去找大虎叔说点儿事儿。”余欢找出如意酒楼的鱼供货契约,跟着大虎婶儿一起走了。

  “找你叔啥事儿?”路上大虎婶儿就问。

  “待会儿您就知道了,嘿嘿……”

  “看你这样子肯定是好事儿,还卖关子!”

  “当家的,锦生媳妇来了,找你的,快出来。”刚进院门,大虎婶儿就开嗓儿了,吓得余欢猛拍胸口。

  “哎呦,吓着你了?我这大嗓门…”

  “哈哈,没事儿,就是您这突然一亮嗓儿,我没心理准备。”余欢看大虎婶儿一脸紧张,赶紧安慰。余欢的胆子某些时候是有点小,这种突然的声响总能吓到她。

  “锦生媳妇来了,快坐。”大虎叔从屋里出来,递给余欢一把板凳。

  “婶儿,您把绣活儿放好,也一起来听听吧!”余欢跟大虎婶儿说。

  “好,等我放屋里去。”大虎婶儿进屋放好了绣活儿,又拎着板凳出来坐下。

  “叔,婶儿,今天我去镇上认识了如意酒楼的高掌柜,卖了几道鱼的菜方子给他,然后跟他讨了一份给他们县城和镇上的酒楼供鱼的契约,你们看看。”余欢把供货契约递给大虎叔。

  “这…啥意思?我们也不识字,你直接说吧。”

  “啊,抱歉抱歉,我把这事儿忘了,我给你们念念吧。”余欢接过契约给念了一遍。

  “这上面写的供货方是谢大虎?是我?”大虎叔不敢相信。

  “是啊,这份契约就是给您的,冬季前都是二十五文一斤,每日不少于五十斤。以后如果有变动,您跟高掌柜再谈。这份契约您要是没意见就签了,明天直接去镇上如意酒楼送鱼就行,县城那边他们会自己再送货。”

  “孩子他娘,你掐我一把,我不是在做梦吧?”

  大虎婶儿在大虎叔的背上拍了一巴掌:“瞧你那出息,也不怕人家锦生媳妇笑话!打野猪的时候也没见你这德行啊?赶紧谢谢锦生媳妇吧!”

  “对对,锦生媳妇啊,上次你那个点种铲用竹竿的主意就让我小赚了一笔呢,都没谢你。你又把这营生给了我,我们该怎么感谢你啊?!”

  “叔,这营生适合您,这打猎捕鱼就是您的手艺,我想干也干不了啊。您和婶儿帮我们家的还少啊?咱们就不要谢来谢去的了!”

  “好,不说谢,以后有啥事儿就开口,别客气。”

  “放心吧,我不会跟叔和婶儿客气的。这契约您收好,明天您去我家牵牛,赶着牛车去送货。我先回去了,还有事儿。”余欢起身告辞。

  “好,我送你出去。”大虎婶儿把余欢送到门外。

  余欢直接又拐去了春婶儿家。

  “春婶儿,我来了!”余欢走进院子冲堂屋里喊。

  “锦生媳妇啊,快进来。”春婶儿冲余欢招手。

  “好,不过先让徐叔和松枝大哥去我家搬东西吧,我买了十个大盆和两匹布,发白玉芽用的。”

  “行,你进屋去,让他爷俩自己去搬。”

  春婶儿拉了余欢进屋,给她倒水喝。

  余欢喝了半碗水,就见兰花从东屋出来了。

  “锦生嫂子,你来了。快过来看看,我的嫁衣和盖头都绣好了!”兰花拉着余欢就进了东屋。

  大红的嫁衣铺在炕上,金黄色的桂花纷纷绽放,似能闻到那桂花的香气。

  “漂亮,到你出嫁那天肯定让你那夫君看直了眼!”余欢打趣兰花。

  “哎呀,锦生嫂子,你自己也是个姑娘呢,不害臊!”兰花羞红了脸。

  “兰花,说什么呢!”刚进门的春婶儿听到这话赶紧呵斥兰花。

  “啊,锦生嫂子,你别生气,我…我不是故意的……”兰花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赶紧拉着余欢的手道歉。

  “生什么气?你也没说错啊,我本来就是个姑娘,难道还是个男人?”余欢本来也没多想,直到春婶儿出声她才意识到春婶儿是怕她因为自己的特殊亲事而不高兴。

  “你这孩子,总是这么乐呵呵的,你心里有苦我们懂,你是个有福的,锦生肯定能早点回来,到时候就圆满了。”春婶儿拉着余欢的手安慰。

  余欢心里却在呐喊,哪个看到自己心里有苦的?可千万别给自己这种福气啊,陆锦生可千万别早回来!自己的小日子过得开心得很,可不需要这么个男人来掺和。

  “呵呵,春婶儿,我好着呢。这话可别让我娘听见,她又该忧心了。”

  “是,不说了。走,去堂屋,你叔他们把东西都搬回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