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锦鲤误农门

49.种棒子下

锦鲤误农门 叮咛耳畔 2144 2019-06-14 13:00:41

  余欢送走里正就煮了糖水让陆锦良送去地里。今天没煮绿豆水,是因为余欢突然想用家里剩的不多的绿豆做点别的,凉皮和豆芽,天热的时候可以去镇上摆摊儿卖凉皮啊。

  当然她自己并没有想赚这个辛苦钱,她是想给松枝大哥他们找个小买卖做,他家是外来户地少,也没手艺。但是一家人对周氏他们孤儿寡母却很是照顾。余欢向来是对对自己好的人愿意投桃报李的。

  这事儿过几天再说,现在先准备午饭吧。今天本村这边就五亩地,肯定干完得早,甜水村昨天就剩下两亩地,待会儿吃了午饭直接就过去,很快就能干完了。

  周氏便帮余欢杀鱼烧火。余欢今天做了鱼烧豆腐,韭菜炒鸡蛋和蘑菇鸡汤,蒸了大米饭。这韭菜还是去春婶儿的菜地里割的呢。

  照样是余欢和陆锦良去送饭。

  地头上都是同村的人,大家已经听了里正的通知,对余欢叔嫂俩很是热情,纷纷跟他们打招呼。

  俩人乐呵呵地到了自己地头,这五亩地马上就要全种完了。然后便在地头支上桌子吃饭。

  “这是鱼吧?鱼还能做成这样香?”大牛哥尝了一口鱼,香得直吞舌头。

  “锦生媳妇真是好手艺啊!这鱼都能做菜吃。”大家纷纷赞叹。

  “是啊,我记得小时候闹过一次灾,村里还饿死过人,那会儿我爹去河里捞鱼给我们吃,又腥又臭,都快饿死了也不愿意吃呢,后来忍着臭吃也都不顶事儿了。这要是早遇上锦生媳妇,这村里估计也饿不死人。”刘大叔感叹。

  “叔,不说那些伤心事。赶紧多吃,今天的鱼不多,您要是想让家里的娃娃吃上,待会儿干完活就去河里捞了,让婶子来我家学怎么做。”余欢赶紧调节气氛。

  “那让你嫂子也去学行不?”

  “当然行,都可以来学。”余欢想村里人长年吃不上肉,用鱼补充营养也不错。

  几人吃完饭,休息了一会儿,刘大叔赶着牛车带几人去甜水村。余欢和陆锦良拎着盛饭的罐子和碗筷走回家。

  余欢吃了饭直接去了春婶儿家。

  徐叔和松枝大哥、松枝嫂子都还在地里种棒子,就春婶儿和兰花在家。

  余欢进门的时候就看见春婶儿在翻晒去年存的菜干。春婶儿赶紧招呼余欢:“快进来,怎么这会儿有空过来了?”

  “婶儿,我来问问你家还有没有绿豆。”

  “应该还有点儿,是去年剩下的了,你要的话我去给你拿。”

  “那就麻烦春婶儿了,等我做了好吃的给您送点儿尝尝。”

  “你做的鱼就够好吃的了,还要做别的好吃的呢?婶儿等着尝鲜。你先去屋里找兰花待会儿吧,一会儿走的时候我给你拿上。”

  “好嘞。”余欢答应着往兰花屋里走去。

  兰花正在屋里绣嫁衣呢,她的绣衣裙摆还有好多花儿没绣完,正在赶工呢,她想赶紧绣完嫁妆,就能多接点绣活儿赚点钱。娘说了她现在做绣活儿赚的钱都给她添嫁妆。

  余欢洗了手,就坐下来帮兰花一起绣,她动作快,没一会儿就绣好了一小片花儿。

  “锦生嫂子就是绣得快,我一天才绣了这一小片呢!”

  “多练练就好了。赶紧绣完你的嫁妆,明天我就打算把上次带回来的绣活儿分了,我过几天准备去镇上一趟。”

  “那你可得帮我,我这一快了就绣不好。”

  “好,我帮你。”

  余欢便在徐家帮兰花绣嫁衣,中途陆锦良来叫余欢,是刘大叔他们种完甜水村的地回来了。

  余欢就先回了家,给刘大叔他们结了工钱,每人一百七十五文,又同意他们借了点种铲。

  送刘大叔他们走了,余欢跟周氏说了一声又去帮兰花绣嫁衣了。

  因为兰花屋里光线太暗,俩人就把绣架子搬到院子里绣。等天开始要暗下来的时候,徐叔他们收工回家了,余欢这才准备回家,并答应兰花明天继续帮她绣。

  余欢刚进家门,就来了几个带着鱼要学做鱼的婶子和嫂子。余欢又教她们做了一道红烧鱼,并告诉她们怎么给鱼去腥。

  晚上吃完饭,余欢才想起来把前几天去卖花样子和同心相印编法的银票和银子拿出来,大家一起开个会。

  “娘,这次卖的钱都在这儿,咱们要不要干点儿啥?比如盖新房子?”余欢还是很想盖个新房子的,虽然觉得自己以后可能不会在此长住,但是在住的时候也不想将就,特别是这茅草土坯房子总是让余欢觉得不安全。还有一些生活上不方便的地方,比如闭塞不通气的厨房,没有专门的洗澡间,特别是粪坑大剌剌的露在外面的茅房,余欢不觉得自己是娇气,毕竟是在生活方便的现代城市长大的,在这黄土地面的屋子里怎么能习惯。既然现在有钱了,自然要改善居住环境,提升生活质量。

  “欢啊,娘知道你以前可能是习惯住大宅子的,让你住这茅草房委屈你了。不过这盖房子还是缓缓吧,要不等秋收后再说?咱家自从你来了之后变化太大太快,容易招人眼,娘担心有人对你动歪心思。”周氏担忧。

  “嫂子,要不这次听娘的吧,你忘了上次……”

  “上次怎么了?你俩是不是有事儿瞒着我。”

  余欢捂脸,这小弟平时看着挺聪明的,怎么老是拆自己的台:“娘,没事儿。之前确实有人打歪主意,不过是针对绣坊的,都解决了。”余欢赶紧跟小弟使眼色。

  “是啊,娘,是绣坊那边的事儿,早解决了。人家绣坊在县城可是有靠山的。”

  “你俩有事儿可不能瞒我。欢啊,娘知道你心里有成算,可你到底年纪太小,又是个女娃,有些恶人恶事没见过,可一定要小心。”

  “好,娘,听你的。那个盖新房子的事儿就秋收后再说,不过我想先把咱家西边那块空地买下来,到时候盖新房子就一起圈起来当院子。”

  “这个可以。”周氏同意。

  “还有,我这几天想实验一种新吃食,要是做成功了,我想请松枝大哥一家一起合作做个小买卖。”余欢想做凉皮和豆芽,这个她前世跟妈妈在家做过,手艺她懂。现在这蔬菜青黄不接的时间可能要维持两个月,那就可以先大赚一笔,等别人琢磨明白怎么发豆芽,就可以再做凉皮。

  “做生意的事你就拿主意就行了。”

  三人说完事,余欢把从春婶儿那儿拿回来的绿豆和自己家剩下的绿豆一起泡上水,看现在的温度应该明天就能发豆芽。

  做完事三人各自回屋睡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