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锦鲤误农门

44.保密契约

锦鲤误农门 叮咛耳畔 2118 2019-06-01 09:18:25

  等到了家,都下午了,先送了大虎叔他们回家,余欢顺便把大虎婶儿做绣活儿的一百九十文的铜板给了她,省的她再跑一趟。

  “这么多啊,锦生媳妇,这可真是沾你的光了。”

  “婶儿照顾我们的还少啊?这不算多,我这次还接了绣活儿呢,等春种完了咱们再分。”

  “好好,你们赶紧回家吧,你娘该担心坏了。”

  “那我们走了。”

  俩人赶车回了家。周氏果然担心得不行。

  “娘,都怪我,我没赶过集,到了集市上看什么都好奇,就逛得忘了时间。您放心下次肯定不会了。”对于关心自己的人,余欢向来有耐心。

  “行了,今天过了瘾了吧?有啥需要的平时去镇上铺子里也能买,集市上都是些庄户人家和小贩自己摆的小摊儿,能有什么好东西入你的眼。”

  “呵呵,东西虽然不是什么好东西,可是都挺有意思的,我看着稀罕。娘,这瓜子、栗子你吃,可香了。”

  “好。你赶紧收拾收拾去歇歇吧。估计待会儿那些人就该来了,你还得应付呢。”

  “哦,对了,还有绣活儿的事呢。娘,您得帮我参谋一下,这孙掌柜挑了九个绣功还可以的,您帮我看看这九个人品性和家里人怎么样,跟咱家关系如何。”

  周氏接过余欢勾划过的名单,从里面指出两个人,说:“这俩就算了吧。这是你四大爷家的儿媳妇,你四大娘是个混婆子,她儿媳妇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咱不跟这种人牵扯。这是你庆林婶子的闺女,脾性倒是没听说什么不好,可她娘嘴太刁,爱传闲言碎语,原来还有小媳妇让她挤兑的跳河了呢。”

  “好,那这俩人就不用,我有数儿了。那我先回屋整理一下,一会儿人来了您叫我。”

  余欢进屋洗了把脸,换了身衣服。

  这才舒服地坐在炕上数铜板儿,把给松枝嫂子她们的报酬数好,分别用细绳儿串了放在一边。

  又开始琢磨那几个绣功不过关的七个嫂子们,日子都不好过,除了有俩人的家里以前欺负过周氏母子的,其他五人跟周氏她们并没有多深的交情,只听说名声也还不错。

  余欢想多结交朋友总是好的,陆锦良以后若是想参加科考,那总是要好名声的,拉拔同乡人这便是做善事。她今天在绣坊也随口问了能不能让这些嫂子打新样式的络子,孙掌柜也同意了,只让余欢管好了,别泄漏了编法。

  余欢想那就把自己最初想的那个络子样式教她们编吧,就跟她们签好保密契约。这时候的人对签字画押还是很敬畏的,所以契约的约束力很高。

  想到这,余欢拿出纸笔,写了两份保密契约,分别是新花样子和络子编法的保密契约,明确写了若出现泄漏、丢失、外传的行为,由锦绣绣坊全权处置。

  最后就发愁那四个自己不想有牵扯的人,该怎么拒绝呢?这事儿不好办啊,虽然当初说了不管结果如何都不能埋怨她,但听起来那几家可都不是正常淳朴的庄户人,这要是胡搅蛮缠闹起来,这好事也让她们给搅和得不安宁了。

  转头一想,不是还有孙掌柜那个挡箭牌吗?嘿嘿,那就再借孙掌柜来挡挡吧。

  又过了半个多时辰,松枝嫂子和兰花先过来了,福生嫂子和大牛嫂子到的时候已经有八九个人在院子里了。

  余欢先给松枝嫂子她们结了钱,这才跟其他人说绣坊的检验结果:“几位的绣活儿我都给孙掌柜一一看过了,有七位的绣功合格,孙掌柜同意可以绣新花样子,之后就跟松枝嫂子她们一起从我这拿绣活儿。但是需要签一份保密契约,就是保证不泄露、丢失、外传新花样子,若是违反就直接由锦绣绣坊处置。若是大家没有异议,就签字画押。”

  “我们也一起签吧,我先来画。”福生嫂子说。

  松枝嫂子她们也跟着画了押。

  “那我现在念名字,念到名字的若是愿意就上前来画押。大青婶儿…”念到的七个人都签字画押完毕。

  “几位婶子嫂子这几天就先忙家里的事情,过两天春种完了咱们就分绣活儿。”

  念到名字的自然兴高采烈,没念到的有失落的,有不满的,有抱怨的。

  余欢也不管她们的情绪,只直接说结果:“剩下的几位先别急着走,你们中间有五位也能有活儿干。我特意跟孙掌柜求了情,让你们学他们绣坊的新样式的络子,但是人家绣坊自己有签卖身契的绣娘,所以不能给你们太多名额,只好由孙掌柜现场抽了五位。这五位也需要签保密契约,同样保证不得泄露、丢失、外传人家绣坊的络子新编法,若有违背由锦绣绣坊处置。”

  “我还是念名字,念到名字的如果愿意就上前画押。石头嫂子…”

  念到名字的五人都觉得是意外之喜,自然高高兴兴地画了押。

  剩下的四位心情可就不那么美好了。当场就有人大声吵闹起来,说余欢是故意的。

  余欢正好借此撇清关系:“这位嫂子若是有异议直接去锦绣绣坊找孙掌柜理论,不必在我面前大呼小叫。这绣活儿和络子的事儿我出了力、搭了人情儿,却未沾一分好处,大家可以自己去锦绣绣坊确认每件活儿人家给开的什么价儿,我送到你们手里的是什么价儿。正好借这个机会我也说明白,有了这契约,以后各位可以自己去绣坊接活儿送活儿,不必经我的手,只要各位遵守契约即可。”

  “锦生媳妇,我们可都相信你,没有你我们哪能拿这么高的价儿。一件绣活儿就十五文,你们谁做过超过三文钱的绣活儿啊?”大牛嫂子比较憨直,以为余欢是生气了。

  “大牛嫂子,我自然知道你们信我。只是我也不是总有时间去镇上,而且我以后也不想老做绣活儿,我想就画画花样子什么的。当然如果我去镇上还是可以顺便帮你们接送的。”

  “好好,你是有才的人,跟我们可不一样。嫂子还以为你生气了呢,可别跟那些不懂事的人一般见识。”大牛嫂子的耿直可爱逗乐了余欢。

  那四人见她们聊得火热,又气又憋屈,像一拳打在棉花上,人家根本不痛不痒,最后只能愤愤地回家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