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锦鲤误农门

41.挡箭牌

锦鲤误农门 叮咛耳畔 1894 2019-05-29 10:38:49

  看热闹的人散了,可这议论声却经久不绝。

  因为里正警告过不可再提竹生媳妇偷窃一事,以免传出去影响村里的名声,所以村民也不敢明目张胆地议论此事,只私底下偷偷嘀咕。

  他们议论的更多的是余欢和花样子的事。

  有的人心思单纯,只是感叹锦生娘给他娶了个有才的媳妇儿,会画花样子,还能跟镇上的绣坊签契约,自然羡慕。也想着能不能问余欢要点儿绣活儿跟着赚点儿钱。

  有的人可就是嫉妒眼红了,会画花样子也不是独有余欢一人,但画的花样子那么值钱的可是没听说过。心思复杂的人便觉得同样是乡里乡亲,锦生媳妇却只找五个人来接绣活儿,实在不公。

  不管是羡慕还是嫉妒,村里会绣花的大姑娘小媳妇大都动了心思。

  所以人群虽然散了,可却有三三两两的人跟着余欢和周氏后面想跟着套套近乎。

  快到家门口了,余欢才发现身后的人不是顺路回家的,竟是跟着她的。周氏倒是发现了,可见余欢一脸淡然,便没多嘴。余欢要是知道估计得想真是美丽的误会,她那哪是淡然?她是压根儿没发现。

  “各位有什么事吗?”余欢已经猜到八九成的可能性是为了绣活儿的事儿,可她也不愿意大包大揽,这村里人虽然大多心思简单,可总有几个麻烦精,自己可不愿意给自己惹麻烦。有那功夫打精怪,还不如想法子赚钱呢。

  十几个女人叽叽喳喳各说各的,吵得余欢耳朵嗡嗡作响。

  “各位各位,找一个人来说。”余欢赶紧高声叫停,众人这才慢慢安静下来。

  站在最前头的一个三十来岁的妇人开了口:“我来说吧。锦生媳妇,我们是为了你的绣活儿来的。来的都是会绣花的,平时也接绣活儿,可是肯定没你的挣钱多。我们这才厚着脸皮来想求一求你,下次绣你的花样子能不能带上我们?”

  “这是你九爷爷家的儿媳妇,你得叫婶子。你进门子那天她在外面帮忙张罗的。”周氏跟余欢介绍。

  “原来是大青婶儿,您太客气了。咱们也别站在门口说了,进院子里说吧。”余欢想这沾亲带故的关系太多,自己也不好一概拒绝,还得再想个万全的办法。

  众人跟着进了院子,又感叹了一番余欢进了五婶子家门子之后她家的变化:原来周氏娘俩过得苦哈哈的,还不如村里没地的外来户,现在却买了牛、养了猪。全村原来就两头牛,还都是买的小牛犊养起来的;养猪养鸡则是要用麦糠的,现在人都吃不饱,麦糠也要留着拌进粮食里一起吃的。

  家里没那么多板凳,便有坐的有站的。

  刚刚一番折腾,天色已经快暗下来了,余欢也不再浪费时间,直接开口:“各位婶子嫂子们的来意我知道了,但这绣活儿能否分配给大家却是需要绣坊掌柜的来决定。我明日就要去绣坊交绣活儿,婶子嫂子们明日一早就把自己最拿得出手的绣品拿一件过来,我请孙掌柜看看。有些话咱们得提前说清楚,我也只是做个中间人,这孙掌柜用与不用各位可都不能埋怨我。”

  “锦生媳妇放心,我们自己的绣工自己有数儿,要是人家看不上,当然不能埋怨你。”大青婶儿跟余欢说了,随后又转头跟身后的众人说:“咱们现在是求人家锦生媳妇帮忙的,人家帮咱们跟绣坊掌柜递话儿,也是看咱们的情份,你们要是之后选不上可不能怪锦生媳妇!”

  众人便纷纷应和。

  余欢冲大青婶儿笑了一下,感谢她替自己说话。她辈分高,在这些人面前说话有份量的多。

  “还有若是选上了,更要注意。今天福生嫂子和竹生嫂子的事儿大家也都清楚,下不为例!若是再有这种事儿,那直接请孙掌柜处置,我也不能因为乡里乡亲的情面把自己给搭进去不是?”余欢想既然不能不顾亲戚邻里关系,那还是把孙掌柜推出来当挡箭牌吧,给自己省点麻烦。

  又是一番保证和应和,众人才都散去。

  余欢帮周氏做了晚饭,三人吃了,余欢接着绣完了最后那条枕巾。

  又听陆锦良背了前几天要求他背诵的那段《三字经》,余欢就请周氏一起来商量一下明天去镇上要买些什么东西。

  “我前几天听大虎婶儿说了一句,咱们春种是要种春棒子的,就是用锄头刨坑,再放种子?”余欢问。

  “是啊,两个人,一前一后,一个刨坑,一个放种埋土。你问这干啥?”周氏问。

  “我印象中好像记得一种种棒子的工具,很省力,一个人就可以。就是一种长柄的小铁锹,柄是中空的,直接用铁锹挖坑,种子从把柄的上头放进去就掉进下面的坑里了。”余欢说的这种铁锹是前世小时候去奶奶的老家见过的,当时觉得好玩就问了用途,知道那是点棒子的工具。

  陆锦良看余欢用炭笔画出来的图纸,觉得很有用:“真是好东西,用这小铁锹种棒子可就省力多了,还不用弯腰,一个人就行。嫂子,你怎么记得这种东西的?以前都没听说过。”

  “你嫂子能记得这些是好事儿,你问那么多干什么!”周氏嗔了陆锦良一眼。

  余欢心内感到温暖,周氏是个很善解人意的母亲,她对于余欢记得的那些事和不记得的事从不多问,对她想做的事总是很支持。

  三人便确定了明天去打铁铺子打三把棒子点种铲,这是余欢起的名字。

  明天余欢和陆锦良去镇上,除了要去打铁铺子,还要去种子铺买棒子种子,后天就要开始种棒子,之前家里连种子都没留。周氏则要去通知之前说好的帮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