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锦鲤误农门

40.找回

锦鲤误农门 叮咛耳畔 2087 2019-05-28 10:10:14

  “里正大叔,这动手的事儿问明白了,现在该问问丢花样子的事儿了吧?咱们先听福生嫂子说说事情的原委吧,您看怎么样?”余欢问里正。

  “好,福生媳妇你说说吧。”

  “那花样子是人家锦生媳妇的,她分了绣活儿给我们,一人拿了两张花样子。我这两天都在家院里绣花,没出过门儿,这两天家里也没人来串门,不信你们可以问我当家的。”

  “是,这两天我媳妇没出过门,家里也没人来,我这两天就在家收拾农具准备春种呢。”福生站在自己媳妇身后开口。

  “今天做饭前竹生媳妇来我家了,说家里盐用完了,来借点儿。我当时就先把针线笸箩收好了送屋里炕上了,又接了她的盐罐子去厨房给她盛了点儿盐。我从厨房出来的时候就看见她从我家屋里出来。我还想呢,我和当家的都在院子里呢,娃也在他爷奶那儿,屋里又没人,她怎么还自己进去了?等她走了我进屋一看就发现花样子不见了。”福生嫂子这番描述也表达了她怀疑竹生媳妇的原因。

  “我就进了你家堂屋,可没进你家睡觉的屋,你别随便给人泼脏水啊。谁知道你怎么不小心弄丢了人家锦生媳妇的花样子就扣在我头上。”竹生媳妇立马反驳。

  “你倒是说说人家两口子都在院子里,你去人家堂屋干什么?”里正问。

  “我…我就进去看看,看看也不行啊?”竹生媳妇狡辩。

  “你别怪人家福生媳妇怀疑你,你这不经主人同意就进人家堂屋就够见县太爷吃板子的。”里正厉声喝道。

  “我就进了大堂哥家的堂屋,怎么还要吃板子啊!”竹生媳妇梗着脖子表示不服。

  “你私自进了人家堂屋,人家又丢了东西,你就有嫌疑。县太爷问案,有嫌疑的被告先打了板子再审问,这是规矩。”

  “我没偷她花样子,凭啥告我?要给我扣屎盆子先找着证据再说。”竹生媳妇也知道里正不敢闹大,要是真闹到县衙去,那村里的名声也就毁了。

  “锦生媳妇,你看这事儿…”里正对竹生媳妇那副混样子也有些无奈,他办事的原则就是要维护全村的利益和名声,有时候就必须牺牲点儿某个人的利益。

  可是余欢却不可能让自己做那个被牺牲的人:“里正大叔,这如果只是我自己的花样子丢了两张,那我为了村里的名声损失点儿银钱倒也没什么,不过这花样子是我跟镇上的锦绣绣坊签了契约的,这花样子就算是人家的了。照一张花样子绣出来的绣品一个月的利润就能抵咱全村半年的口粮,您说这事儿我能大事化小吗?”

  “这…这么多!锦生媳妇,那这可怎么办?”里正一听也不敢再提让余欢不要声张和追究了。

  “这花样子必须找到!那锦绣绣坊在县城可是有大靠山的,这要是弄丢了他们的花样子就擎等着赔钱坐大牢吧!”余欢拉了锦绣绣坊做大旗,就是想让里正支持她找到花样子,自己的劳动成果不管值不值钱都不能便宜那些小人!

  “找,你说怎么找?”里正已经没了主意,那么值钱的花样子自己可不敢开口拿主意。

  “福生嫂子,你是在竹生嫂子一离开你家就发现花样子丢了的吗?你发现之后就直接追到他家的吗?你到他家的时候竹生嫂子回家了吗?”余欢连着问了三个时间点的问题,现在她九成九肯定是竹生媳妇拿走了花样子,就是要知道她从福生嫂子家出来是不是直接回了家,若是她去了别的地方藏了要想找到花样子那难度就大了。

  “她一走我就进屋看了,一看笸箩里没了花样子就追过来了,我看见她一路在我前头直接回的家,我叫她她都假装没听见。”

  “我本来就没听见你叫我。”竹生媳妇不认。

  余欢不理她,既然她路上没有可疑动作,那花样子肯定还在她身上或者在她家,想到这余欢直接对着竹生说:“竹生大哥,你也听明白了吧?这花样子关系重大,现在一切线索都指向你家嫂子,希望你想清楚,要不要配合我们调查?或者你能说服你家嫂子主动交出来,这次我便原谅她一回。可若是被我们搜出来,这事儿就性质不一样了。”

  “你别吓唬人,你们凭啥搜我家?你们这是私闯民宅!”竹生嫂子喊了起来,被竹生猛拉了一把,还不住嘴:“你个憨货,别人说啥你都信,谁跟你是一家子你不知道?”

  “竹生嫂子还知道私闯民宅呢?既然你不愿意配合主动交代,那我就不勉强你收下这个坦白从宽的机会了,咱们就报官吧。但是在官差来之前我会请里正安排人看好你,你不会有机会转移或者破坏证据的!”余欢淡声道。

  里正急了,赶紧追问竹生:“竹生,你可想清楚了,这事儿你到底知道不知道?”

  “里正叔,锦生媳妇,我真不知道啊,她一回来就进了屋,大堂嫂随后就到了,我跟她一句话都没说啊。”竹生也急啊,报官可是要命的大事啊,这败家媳妇到底干了没啊?

  “既然如此,那竹生大哥能否同意里正指派合适的人去你们屋里找一找?”余欢问:“这也算是我给你家最后一次机会。”

  “我…你…你到底拿了没?要是拿了赶紧还给人家,这要是报了官,你可得要挨板子蹲大牢的啊!”竹生焦急不已,只能先劝自己媳妇。

  “我…我哪知道她们那花样子那么值钱,不就两张破花样子吗?至于报官搜家的吗?”竹生媳妇心虚地嘀咕,那话的意思分明是承认是她拿的了。

  “别人家的破砖烂瓦也是别人家的,不经主人同意就拿走可就是偷,是犯法。竹生嫂子,把花样子拿出来吧,这次我不追究,但是你得给福生嫂子赔礼道歉,还要赔医药钱。”余欢厉声说。

  里正也告诫竹生:“竹生,管好你媳妇,这名声要是传出去,你家大妞长大了怎么说婆家?若再有这事儿,可没这么容易混过去了!偷窃可是大罪,全村都得跟着丢人。你们就感谢人家锦生媳妇不追究吧。”

  “是是,谢谢锦生媳妇了。你还不快拿出来还给人家。”

  拿到花样子,余欢就递给了福生嫂子,又安慰她几句,让她回去上药,又把竹生赔的十个鸡蛋让她一起拿回去好好补身子。

  众人才慢慢散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