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锦鲤误农门

34.劫持

锦鲤误农门 叮咛耳畔 1600 2019-05-22 12:50:34

  三人说着话就走了半个时辰了,离陆家村还有大半的路程,过了这段大路就要拐到通往陆家村的一条小路上,那条小路旁边有一片小树林,那个树林边上有一小片坟地,是附近某个村子里的。

  上次走这段路余欢就觉得有些不舒服,感觉阴森森的,余欢胆子还是挺小的,尤其怕黑和这种压抑的环境。

  今天刚拐上小路,大虎叔就耳朵一转,眼神戒备起来:“良子,跟你嫂子扶好了,前面有动静。”

  “什么动静?不是山里的野兽跑这里来了吧?”余欢一紧张就有点犯傻了,这条路离山远着呢,野兽哪能跑到这来。

  “不是野兽,是人,听动静有五六个,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不妥。”大虎叔低声回答。

  余欢一听是人就不怕了,她是胆小,可不怕人啊,就算是坏人还有大虎叔呢。

  等牛车走到小树林边上的时候,从树林里窜出六个男人,蒙着脸,穿着的不是庄户人家的衣服,看着倒像镇上伙计的那种样式,一人手里拿着一根木棍,有一个腰上还别着一捆麻绳。

  “你们是什么人?想要干什么?”大虎叔扫了一眼眼前的六人,虽然看起来都是年轻人,但一看就是不会武艺,且下盘轻浮,也不是惯常体力劳作的。

  “不用问我们是什么人,我家主子只是想请车上这位余姑娘见面一叙。”那腰上别着麻绳的男人开口,应该是领头的。

  “你家主子是哪位?有请人是这副架势的吗?藏头露尾,非君子所为。”余欢一听脑子里已经飞速地转了几个圈:自己来到这世上才一个多月,也未与人结怨,如今能让人盯上的很有可能是自己会新的络子编法的事儿暴露了,很可能是绣坊的竞争对手。

  “余姑娘见谅,我们只是怕姑娘误会我等是恶人不跟我们回去,才出此下策。我家主子等着姑娘呢,到时定以礼相待。”

  “我若是不愿意,你们想如何?”

  “姑娘也看出我们有备而来,何必自讨苦吃?”

  “大虎叔,你有多大把握?”余欢悄声问大虎叔。

  “要是就我自己那是小菜一碟,可护着你俩也就五六成吧。”

  “你不用管我们,先把他们干趴下,我自有办法。”

  “好,你俩自己当心。”

  “嘀咕什么呢?想好了吗?想好了这就走吧。以免横生事端,这位大叔和这个小子也一起去吧。”那领头的见他俩低声说话有些不耐烦了。

  “想带我们走也得问问你爷爷我同意不同意。”大虎叔下了牛车,走到牛前头,与那六人面对面只隔了两三步的距离。

  “小弟,一会儿大虎叔动手,瞅准机会赶着牛车掉头跑,去镇上找孙掌柜,这些人肯定跟绣坊的事儿有关系。”余欢悄悄跟陆锦良咬耳朵。余欢心里还想着这要是马车就好了,刚才就不废话直接冲过去了,可这牛跑得太慢,不给力啊。

  “知道了,嫂子你扶好了。”陆锦良悄悄挪到刚才大虎叔坐的位置,拉紧了缰绳。

  陆锦良慢慢拉着缰绳,牛顺着缰绳的力道慢慢开始转身。

  “他们想跑!”有一人突然发现了牛车的动静,知道了他们的意图。

  就在一瞬间,大虎叔动手了,一拳就撂倒了一人。陆锦良也加大了拉缰绳的力道,牛已经掉过头了。陆锦良甩了一鞭子,牛立马加速狂奔起来。

  可是后面有一人趁大虎叔不注意溜了过来,一把抓住了坐在车边的余欢。余欢被拽下了牛车,立马冲已经拉着牛车减速的陆锦良喊道:“快走,去找人。”

  陆锦良回头看了余欢一眼,咬牙重新开始加速,奔着镇上去了。

  余欢的腿刚刚要痊愈,但还是不太便利,这突然被拽下车,更是腿脚沉重,连站立都得借着拽着她的人的力道。

  “你要是不想我敲折她的腿就住手。”那人冲大虎喊。

  大虎这才注意到余欢被劫持了,忙停了手。其实那跟大虎交手的五个人都已经倒在地上了,一个个捂着伤处哭爹喊娘。

  大虎忙住了手:“你看清楚了,你一个人可是带不走她的,你把她放了,我放你走。”

  “我不带她回去没法儿跟主子交代。你把自己捆上,快点,要不我敲折她的腿。”那人用木棍比划着余欢的右腿。

  “你不用费力敲折我的腿,我腿伤未愈,就算我想跟你走也是走不了的,我现在要是没你拽着,站都站不住。”余欢背对着那人边说边给大虎叔使眼色。

  余欢看大虎微点了下头,立马甩了下胳膊挣脱了那人的钳制,冲地上摔去,还顺势抱住了抵在她右腿边的木棍,往边上滚了两圈。

  大虎叔瞬间猛扑了过来,三两下把那人撂倒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