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锦鲤误农门

33.教弟

锦鲤误农门 叮咛耳畔 1629 2019-05-21 13:03:03

  回家的路上余欢跟陆锦良说着话,余欢问:“小弟今日听了这么多,有什么想法?”

  “嗯……我就是觉得嫂子的算术真是好用,算的又快又准。”

  “嗯,还有吗?”

  “还有…哦对了,这个画画其实也是可以赚钱的啊。嫂子随便画一张花样子就能卖钱。”

  “小弟说的也对,但是也不准确。琴棋书画其实与算术一样,都可以作为我们谋生的工具,只是人的处境不同想法便不同。像底蕴深厚的世家大族的弟子,不必为生计奔波,他们所学之事是为了开眼界,丰富自己的见识,实际一点就是为了前途和家族。可是咱们小户人家,每日是要为了吃饭穿衣而劳作的,那画画和算术便可以成为我们赚钱的工具。”

  “那有的人本来生活艰难,却宁可要所谓的读书人气节,这是对还是不对呢?镇上有个老秀才就是,一家子老妻孩子都出去做工,他却不能画一幅花样子,代人写封信补贴家用。”陆锦良疑惑。

  “今日嫂子就先教你第一个道理,那就是认清自己的处境和位置,要识时务。读书人也分很多种,世家的,官家的,富户的,寒门的,有取得功名的,也有未上榜的,更有根本就没有条件进考场的。读书人自然要有骨气,却也要识时务。用所学之识作为工具来养活家庭、教养后代并不可耻,相反这很可敬。而宁可迂腐地抱着清高的思想也不愿接触烟火,不能给父母妻儿安定富足的生活,这才是极大的可耻,这是读书读歪了。”

  “锦生媳妇一番见识,真是老爷们也不如啊!”大虎叔在前面竖着耳朵听余欢教弟弟道理,内心钦佩不已。

  “呵呵,大虎叔说笑了,我一小女子,就是随便跟小弟说说。小弟,嫂子让你读书,并不强求你考取功名,以后你若有意,当然可以进考场检验自己所学的水平。但是不管以后你读到什么程度,嫂子只希望你能明是非,明事理,不要一味迂腐,执着于那些无理的规矩。”

  “嫂子放心,有你教我,我肯定不能读书读歪了,我也不会做那迂腐的老秀才。”

  “嫂子知道小弟聪明,以后肯定是明事理的男子汉。士农工商,任何一个行业都能出能人,所以不管以后小弟对哪个行业感兴趣,都可以去学习、研究,嫂子都支持你。”

  “锦生媳妇这话极对,可是这士农工商却是有高低贵贱之分呢,就说我是猎户,在村里就没有农户让人瞧得起。”大虎叔又忍不住插话。

  “有些习俗规矩是老祖宗留下来的我不便评价,我只说我自己内心所想。刚刚大虎叔说猎户不比农户让人看得起,我不是很赞同。这猎户农户只是朝廷方便管理而分出来的类别,于我们普通百姓而言又有多大的影响呢?在我看来大虎叔有武艺,跟一般农户汉子会种地一样,都是自己谋生的手艺。况且,这打猎虽然风险高,可收益也比种地高吧,那种地也要看是否有天灾人祸,都有风险,只是谋生手段不同罢了。”

  “叫你这么一说,我还觉得我猎户还是能挺直腰杆的啊。”

  “那必须挺直了腰杆啊,大虎叔很能给人安全感呢,你家小虎可就很崇拜您这位猎户父亲呢,我刚进门那几天,小虎来过,我就听他跟人显摆自己的爹能打野猪呢。”

  “哈哈,还有这事儿?那臭小子倒是对打猎感兴趣,就是年纪太小,他娘也舍不得让他吃苦。”

  “当娘的自然心疼,小虎现在年纪小不能带他进山,不过倒是可以开始锻炼身体了,大虎叔不妨现在开始有时间就多给他讲讲进山的危险、要应对危险的方法,也每天教他点儿自保的武艺。日积月累,等他长大了想进山的时候,您和婶子也不会那么担心了。”

  “是啊,不让他进山又不是不能教,弓箭现在也可以让他练起来了。”

  “嫂子,我也能学武艺吗?我也想学弓箭。”陆锦良一听自己的小伙伴要学武艺了,很是羡慕。

  “你想学自然可以,你现在每天除了早晚两个时辰的功课时间,其他的时间只要你安排好了那些牲口和咱家的水缸,那就随便你怎么安排。”

  “太好了,不过嫂子你得帮我跟娘说,要不她肯定不同意。以前我一说打猎她就拼命拦着。”

  “娘那是担心你,我可以跟娘解释,但是你现在只是去学,不可以背着我和娘去做危险的事情。”你娘现在可能就剩你一个儿子了。后面那句余欢没有说出来,但是她现在确实希望能在这三年里帮助陆锦良快快成长,等他有能力赡养娘亲的时候,自己才能放心地离开。

  “嫂子放心,我做什么都会告诉你和娘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