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锦鲤误农门

31.安全感

锦鲤误农门 叮咛耳畔 1565 2019-05-19 18:44:33

  余欢回屋就开始手速加快地绣那方锦鲤红莲的帕子,等油灯都点起来了才绣完最后一针。

  抬头眨眨眼,唉,这绣花伤眼,打络子伤手,小络子来钱慢,真是让人郁闷啊。要不还是卖编法?可是这个同心相印要是要价低了自己肯定得怄死,要是要价高了,这镇上的绣坊不一定吃得下。

  “欢啊,先吃饭吧,都叫你两遍了,饭都又热了一遍。”周氏打断了余欢纠结的思绪。

  “哦,这就吃,还真是饿了。”

  等上了饭桌,余欢才知道娘俩都没吃,等着她一起吃呢,又感动又心疼:“赶紧吃赶紧吃,以后再有这种情况你们就先吃,不用等我。”

  “你是在为家里忙,我们就等会儿你吃饭不算事儿。倒是你以后别这么拼命,叫你吃饭都听不见了,你现在可是咱家的顶梁柱啊,身子要紧。”周氏边给她夹菜,边念叨。

  “呵呵,好,我以后肯定不能忘了吃饭。我现在有点纠结那个同心相印的编法要不要卖呢,我怕镇上的绣坊接不住我出的价儿。你们帮我分析分析呗。”余欢咽下一口菜问道。

  “嫂子,你这编法就算卖了,咱自己家还能编了卖,而且你也不打算开绣坊吧?要是镇上的绣坊买不起,咱们可以去县城嘛。”

  “嗯,小弟分析的对,真聪明。我也不打算开绣坊,那这编法就卖了吧。”

  “嫂子,你打算卖多少银子?多高的价你怕镇上接不住?”陆锦良低声问。

  “这个数。”余欢伸出两根手指,低声回答。

  “二百两?”陆锦良不可思议地大叫一声。

  “嘘,小点声!不管卖不卖得出去,这事儿别出去说啊,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别到时候让人惦记上。哎呀,这么一说这法子还真得卖了,免得生事端。”

  “欢啊,明天还是让你松枝大哥跟你们一起去吧,你俩去我不放心。”周氏提议。

  “明天是得找人陪着去,不过我觉得还是找大虎叔好一点,他那身材有安全感。”余欢觉得大虎叔做保镖比松枝大哥靠谱一点。

  余欢现在还不知道,就是她这会儿的想法竟然救了她一命。

  “好,我去跟大虎叔说。”陆锦良放下碗筷,一溜烟儿跑了。

  “怎么还是这急火火的?”周氏嘀咕。

  “娘,我吃好了,我去打络子了,要是明天编法卖不出去,好歹也要先把徐叔家的钱还上。”

  “你徐叔不是说了不用急吗?你这大晚上的别熬太晚啊。”

  “娘,放心吧,我知道了。”

  余欢回屋又开始奋力打络子,这真是体力活啊,那十根线绳束在一起有一定的硬度,不够柔软,所以很是费力。

  等陆锦良给她提了泡澡的药水进来她就已经手腕酸痛了,这才打了三分之一。

  赶紧泡了澡,换好衣服继续打络子。等完成的时候已经过了子时了。余欢可不会算时间,她知道是子时了是因为周氏没睡陪她熬着呢,不时过来看看她,给油灯剪剪芯子,给她添碗水。

  “娘,弄好了,赶紧睡吧。”

  “好,你赶紧躺下。”周氏等她躺下,才吹拿着油灯回自己屋了。

  余欢想起了自己的爸爸妈妈,以前在写作业的时候也是这样,时不时地给她倒杯牛奶,送点水果,提醒她休息,在她睡觉的时候帮她关灯…

  余欢怀着这怀念的心情睡着了,梦里她果真梦见了自己的爸爸妈妈,梦见自己还是小时候的样子,爸爸还会轻轻松松抱起自己…

  第二日一早余欢先考了一下陆锦良昨天学习的内容,然后又教了新的字,背了一段三字经。

  吃早饭的时候余欢就有些无精打采的,很困啊。

  “对了,欢,娘还忘了问你昨天说的朝廷的事儿,你是不是想起什么来了?”

  周氏的问题让余欢瞬间清醒了。余欢有个学历史又特别喜欢研究古代律法的朋友,自己也就跟着她听了几耳朵,大概知道一点,不过这个当然不能说。

  “那个,我虽然想不起以前的事儿,可是有些常识的东西好像还记得一些。你看我不就会绣花打络子吗?估计是我潜意识里记得这些。呵呵。”唉,装失忆虽然最合适,可就怕被发现蛛丝马迹啊,以后可千万别遇到认识这原主的人啊,要不得完蛋。

  吃完早饭又开始学算术,鉴于陆锦良确实记忆力不错,今天就把剩下的几个汉字数字都教完了。

  大虎叔来的时候又遇上这番情景,双方又聊了几句便准备出发了。

  大虎叔帮着套牛车,余欢整理好了要带去绣坊的东西,陆锦良拎着包袱,然后在周氏的目光中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