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锦鲤误农门

30.借钱

锦鲤误农门 叮咛耳畔 1704 2019-05-18 22:22:11

  金锁很快跟着陆锦良来了。

  还没进门就被陆老三扯到门边嘀咕了半天,中途金锁还回头瞪了余欢一眼,可一接触到余欢凉凉的眼神就马上转开了,心里一紧,竟有些怯了。

  俩人说完话,进了堂屋,陆老三坐下了。

  金锁给三位见证人行了个礼,又给周氏行了个礼,这才坐下。

  “五婶儿,这事儿是我家错了,我本意就是想少交点税粮,没想到我爹娘找您扯这事儿,我替他们跟您赔个不是。”金锁无视他爹的瞪视,又转头跟余欢说:“锦生媳妇,你的意思我知道了,只是这二十二两有点少了吧,我这前前后后搭进去就不止五两银子,总不能让我亏太多不是?”

  余欢笑笑:“金锁大哥果然是在镇上当过伙计的人,会算账,恰好我也是喜欢算帐的,那我也来算算。我家这五亩地本是上等地,按正常价七两一亩应该是三十五两,你家就给了二十两,就算你真搭进去五两,还纯赚了十两呢。”

  “这…”金锁被余欢的算法弄糊涂了,这样算好像是自己赚了,可就是觉得哪儿不对呢。

  余欢才不管他算不算得明白账呢,直接说:“里正大叔和徐叔他们已经在这陪坐了很久了,咱们就痛快点儿,别浪费大家的时间了。金锁大哥要是决定好了,咱就签契约吧,我还得去借钱买地和更名登记呢,孤儿寡母日子本就不好过,要是再被同族的人欺负可真是天理不容了!”

  陆老三和金锁对视了一眼,都看到对方脸上的不甘,可有什么办法呢,这锦生媳妇小小年纪,竟然不怕去县衙。最后只能无奈应了。

  “小弟,去把你的笔墨纸砚拿出来。里正大叔,请您帮着写一份契约吧。”

  余欢心里开始盘算钱的事儿,今天刚买了牛车,还剩下十五两银子和三千多个铜板。

  不管陆老三他们愿意不愿意让余欢打欠条,她都不愿意欠他们的,那就只能先借。可是这村里一般人家一家子一年挣个一二两银子就算多的了,余欢也不清楚哪些人家能借钱。

  想到这,余欢告一声罪,把周氏拉进屋里跟她说了借钱的事儿:“娘,不多借,就借四两,明天我就还。”

  周氏点点头:“你放心,娘虽然不愿意欠人家的,但娘也不是迂腐的人,这是急到眼前了,娘去跟你徐叔春婶儿借借。”

  “娘,还是我来说吧,知道您脸皮薄。”

  “娘知道你是护着娘呢,今儿这事儿真是让我心惊肉跳啊,你怎么还懂那些个朝廷的事儿呢?”

  “这个咱晚点再说,先解决了眼前的事情。”余欢转头拿了钱袋就冲屋外走去,她还没想好怎么解释这事儿呢,先躲一下吧。

  回到堂屋,余欢就跟徐叔不好意思地开了口:“徐叔,我厚着脸皮想跟您借四两银子,我家今儿刚买了牛车,我这就不凑手了,我明天就还,我绣的帕子明天就能送去绣坊了,回来就还您钱。”

  “我回去找你徐婶儿给你凑凑,你也不用急着还。”徐叔说着就出门回家去了,心里还想着闺女是说过锦生媳妇绣花好,可这绣帕子就能挣四两银子有点不靠谱吧。虽然这么想着还是回去凑钱了,之前陆奎在世的时候对他家这外来户就很是照顾,现在他们互相照顾都是应该的。

  “我也跟我爹一起回去看看。”松枝大哥也跟着回家去凑钱了。

  余欢真感谢以前公公婆婆对这外来的邻居多有关照,要不哪来的这善果?

  等里正写好了两份契约,徐叔和松枝也回来了,递给余欢一个钱袋,沉甸甸的,有好多铜板。

  余欢数好了钱,金锁又数了一遍,确认无误,便双方签字画押,见证人也盖了手印。如此,这五亩地又回到了余欢他们家。

  本来应该请几位见证人吃个饭感谢一下的,可是家里没有准备,余欢便不好意思留人了:“里正大叔,徐叔,松枝大哥,今儿我就不充胖子了,改天我这准备好了再请你们过来吃饭。”

  大家都很是理解,说了几句就各自回家了。

  娘仨送人出了门,回来又围坐在桌前,看看地契,又看看钱袋,既高兴又犯愁。

  “钱真是不禁花啊!”余欢感叹一句,抬头一看婆婆和小弟都一脸担忧,又赶紧劝解:“好了,别愁了,钱花了再赚就是了,我那一个络子可是能卖五两银子呢。”

  “欢啊,要不你教我打那个络子吧,我也能贴补点家用。”周氏提议。

  “我可以教您编小的,您就得闲了打着玩玩儿,那个大的还是算了吧,我自己打完一个就手疼胳膊疼的,您还是别试了吧。”

  “那你也别打了,咱们慢慢挣,别再累坏了。”

  “娘,没事儿,大不了我就把编法儿卖了,也省的我自己受累。不说了,我先去把我最后那个帕子绣完。小弟,待会儿自己复习一下功课,明天咱俩去镇上。”余欢说完就进屋了,她想着那几个帕子肯定不够啊,还是得先打个大络子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