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锦鲤误农门

28.下等地

锦鲤误农门 叮咛耳畔 1553 2019-05-16 15:23:50

  第二日一早,周氏做早饭,余欢和陆锦良就坐在堂屋开始学功课。

  昨天余欢就让陆锦良做了个浅浅的木盒装了沙子,用树枝在沙盘上写字,省钱又方便。

  先教了一段《三字经》,余欢想先用听记的方式让陆锦良会背;然后又教着认了六个字,让他学会写。余欢本来想每天教三个的,没想到小弟学习能力很强,便临时改成了一天六个。

  周氏做好了饭,便先吃早饭。

  吃完饭继续教算术。今天就教他先认识十个汉字数字,想着等过几天这十个字他都学会了了再教他阿拉伯数字。

  “哟,这是在念书啊!”

  俩人一个教的认真,一个学的认真,都没发现周氏已经引了谢大虎到了堂屋。

  俩人忙起身打招呼。

  谢大虎长得又高又壮,黝黑黝黑的,嗓门也大,为人很爽朗。

  “这锦生媳妇长得是俊,还会念书呢,真本事啊!”

  “大虎叔过奖了,我也就识几个字,闲着没事教教小弟。”余欢第一次见大虎,想他果然是猎户,没这身板可不敢进山吧。

  “识字就是了不起啊,咱村识字的总共就没几个。良子跟你嫂子好好学,出息。”

  “大虎叔,我一定会好好学的。”

  说了几句,两人就准备出发,余欢把陆锦良拉进屋里,给他拿了钱,又嘱咐了几句,就送他们出门了。

  周氏也出去打听找帮工的事情。余欢照样跟兰花一起绣嫁衣。

  余欢想着周氏说后天是寒食节要去上坟,然后就要准备种棒子了,会忙一段时间,便加快了绣花的速度。

  兰花看余欢拿着绣花针的手上下翻飞,以为她有事急着做,便开口说:“嫂子,我是不是耽误你时间了,我这个不急,你有事先忙。”

  余欢忙笑着说:“没事,我这也是拿你的嫁衣练出速度来了。寒食那天和之后春种我可能有几天不能帮你绣,等忙完那几天我就有时间了。”

  “嗯,我知道了,那几天我也要帮家里做饭送饭呢。嫂子这几天腿是不是快好了?到时候也去看看春种的场面,全村的劳力都一起下地,不知道你有没有见过?”

  “我还真想不起来了,我现在走路没什么事儿了,就是可能走不远,到时候我一定去看看热闹。”

  俩人边说着话,边绣花,就听到春婶儿和周氏的声音从院门传了过来。

  “你别跟他们那家人生气,气坏了身子还不是你自己受罪?你家媳妇儿刚给你花钱治好了病,你可别为了那起子小人让你媳妇儿子担心啊!”

  “他婶儿,你说说他三大娘那说的是啥话?我家那五亩地本来就是上等地,那会儿我们急着用钱,他们就出四两一亩。这会儿又说是下等地,说我欺骗,让我赔钱!我这…”周氏又气又恼。

  “娘,出什么事儿了?”余欢冲窗户外问了一句。

  周氏和春婶儿进了屋,把事情跟余欢说了。原来之前买五亩地的那家今天碰到周氏,说周氏之前卖的地是下等地,卖的价却比下等地高,让周氏把多收的钱退回去,要不就让周氏按上等地的价钱买回来。

  余欢听完,问了一句:“他说是下等地,那地契上是怎么写的?”

  “咱家原来的地契写的就是上等地,后来签了契约,地契就给他们了,他们自己去更名登记的。”

  余欢一想,若是他们要把上等地改成下等地,那登记经手的人肯定动了手脚,毕竟上等地和下等地要交的税粮可是差的很多的,这可是个大把柄;若是他们没改,那就更不用怕,白纸黑字的“上等地”还能抵赖?

  余欢放了心,笑着跟周氏说:“娘,您别急,这事儿咱占理。你就说现在是想让他们把当时压下去的价儿给咱补回来,还是咱花二十两再把那五亩地买回来?”

  “啥?欢啊,你有办法?还能买回来?”周氏惊讶。

  春婶儿也不可思议:“锦生媳妇,真能补回来?”

  “娘,婶儿,我说能就能,你们就把心放肚子里,等小弟回来咱就办,他是咱家的男丁,这事儿他得在场。”余欢自信地说。

  “好,听你的。”

  午饭前,陆锦良和大虎叔赶着牛车回来了,陆锦良已经在路上跟大虎叔学会了赶车。

  大虎叔帮忙把牛车卸下来,牛就安顿在后院原来放柴草的棚子里,喂了把草。

  陆锦良把一条肉让大虎叔带回家,大虎叔推让了一番,推不过才收了。

  余欢又把当时聘礼里的两块布拿出来,让陆锦良又提了一条肉给春婶儿家送过去,顺便请徐叔和松枝大哥午饭后过来一趟。

  陆锦良照办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