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锦鲤误农门

24.念书

锦鲤误农门 叮咛耳畔 1613 2019-05-14 14:16:09

  余欢等陆锦良还牛车回来,便把周氏一起叫到屋里商量事情。

  余欢先把银票放在了桌子上,看得周氏不敢拿,手都哆嗦了。

  陆锦良哈哈大笑:“娘,你这就激动了?你要是看到嫂子跟人家掌柜的谈生意那可不得直接吓晕了?”

  “你个臭小子,敢笑你娘!我这不是从来没见过银票吗?欢呀,你这出去一上午就赚了这么多,这也太本事了!”

  “娘,我能想出来的法子没几个,所以这个赚钱的路子以后可能就没了。”

  “这就够了,够了,你别多想,等咱们买了地,先保证不饿肚子,就已经不错了。要不是你,我跟锦良今年就得饿死了。”周氏说着抹了眼泪。

  “娘,咱不说这个,以后肯定越来越好的。”余欢赶紧转移话题:“现在钱有了,明天就去把地买了吧,正好能赶上春种。”

  “好,嫂子,明天我还让松枝大哥陪我去,明天帮工就到家里来,你和娘就在家看着点儿吧。”

  “好,买了地,怎么办过户手续?”

  “可以到镇上找亭长代办,他要隔几天才到县城去办一趟。咱们也可以自己直接去县城办,这样快一点。”

  “这个我也不太懂,你明天看看卖家的意思吧,我给你备好银子,也做好你们直接去县城的准备。还有一点,到时候地买了,直接写你的名字。”

  “欢呀,这可不行,这买地的银子可是你赚的,这得写你的名儿。”周氏不同意。

  “是啊,嫂子,写我的名儿不合适。”小弟也不同意。

  “娘,小弟,你们听我说,我这么说是有原因的,本来这事儿想晚点跟你们说,既然今天说到这了,我就直接交待了。我是想让小弟以后去念书,读书人眼界宽,以后出去也不怕被人骗,这要是考上个功名,咱家的地就免税了。”

  “真的?嫂子真让我念书?”

  “嫂子骗过你?你不喜欢念书?”

  “不不不,我喜欢念书,我现在就认得几个字,还是娘教的。”

  “这事儿急不得,咱这附近几个村都没有私塾,要是去镇上的私塾还得好好安排安排。所以嫂子想让你先在家学,我隐约印象里我好像是读过书的,你明天办完事儿,就去书斋买两本启蒙的书带回来,我看看,我要是真会,就先在家教你启蒙,后面再找私塾。娘,你觉得呢?”

  “这可是大事儿啊,欢啊,娘都不知道说啥好了,以后你想干啥就干啥,娘都听你的。”

  “嫂子,我也听你的。”

  “我本来就是孤身一人,现在有娘亲,有小弟,我已经把你们当成了亲人,我自然愿意为你们打算。”

  “好好,欢啊,娘就把你当亲闺女。”

  “对了,娘,我画那几张花样子没卖。我想着以前照顾过咱家的婶子嫂子们有没有会绣花的,我的花样子新颖一点,绣出来的东西绣坊能收。让她们也贴补点家用,也算咱们知恩图报。”

  “你想的很对。会绣花的有几个,你松枝嫂子、兰花(松枝的妹妹)、大牛媳妇、福生媳妇、竹生媳妇…呃…竹生媳妇就算了吧。”

  “竹生嫂子虽然说话我不爱听,但咱也不能做得太明显,万一闹得难看,不太好听啊。”

  “唉,这事儿村里人都知道我也不瞒你,咱们家也不愿意跟她有啥牵扯。你之前应该也听说过,锦生小的时候订过亲,就是那竹生媳妇。她跟咱家关系尴尬,能避就避吧。”

  “哦,好的,娘,我知道了。”余欢想那竹生媳妇没有一直等着陆锦生也算情有可原,就是这另挑的婆家还跟退亲的人家离得这么近就让人有些膈应了,倒让人觉得那竹生媳妇的娘家人有些不通人情世故呢。

  余欢休息了一会儿,从窗户看见陆锦良背着篓子准备去打猪草,忙让他顺路喊松枝嫂子和兰花来家里一趟。

  陆锦良应了,便出门了。

  一会儿松枝嫂子和兰花便来了。

  余欢跟她们说了绣新花样子的事儿,又把自己画的几张花样子给她们看。

  俩人都很是高兴,又有些担心:“弟妹啊,你这花样太好看了,可是我们那绣功绣点儿简单的花啊草的还行,你这花样子我们怕绣不好啊。”

  “没事儿,我可以再画几张简单的,先试着绣绣,要是实在没底气,我就教你们打络子,就是打络子没有绣花赚得多,我也只能教简单的编法。”

  余欢便随手又画了几张简单的花样子,竹叶、松叶、兰花的样子,几笔就勾画出来了,看得俩人眼里都快冒星星了。

  余欢把从绣坊拿回来的帕子给了她俩两条,先试着绣,兰花挑了兰花的花样子,松枝嫂子挑了松叶的,仨人为这花样和名字的关系说笑了一会儿就散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