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锦鲤误农门

22.去镇上

锦鲤误农门 叮咛耳畔 1551 2019-05-12 21:18:50

  等陆锦良回来都过了中午饭点儿了,余欢见他自己风尘仆仆地进来,便问:“小弟,吃饭了吗?怎么松枝大哥没跟你一起回来。”

  陆锦良先咕咚咕咚灌了一碗水,喘了口气才说:“松枝大哥直接家去了,还没吃饭呢。娘,弄点吃的,饿死了。”

  周氏已经从厨房端了盖在锅里的的野菜肉沫馅饼和小米粥来让他吃。

  “娘,松枝大哥直接家去了,要不把给他留的份送过去吧,跑了大半天了。”余欢说。

  “好,我正是这么想的,这就送过去。”周氏说完去厨房挎了篮子去春婶儿家送饭了。

  陆锦良狼吞虎咽地吃饱了肚子,往后一靠摊在椅子上了。

  余欢看着刚十岁的小弟,心疼不已:“累了吧,等嫂子腿好了,以后就不让你这么跑了。”

  “嫂子说啥呢,我是咱家的男人,这种事儿可不就得我去干。”

  余欢被他逗乐了:“对,小弟是咱家的男子汉,但是嫂子对你有大期待呢,以后这种事儿可就不归你管了。”

  “嫂子还有更大的事儿让我干?”陆锦良来了精神。

  “那事儿过几天再说,我还得合计合计。先说说今天打听的地的事儿吧。”

  “啊对,我们在甜水村打听到有十亩地卖,是一家的儿子不争气,赌钱把地赌输了,人家赢家拿了那地没用要转手。那是好地,就是不拆开卖,咱家现在可能买不起。”

  “你们问了价了吗?现在有没有人说要买?”

  “问了,一亩七两银子,上等地,我们问的时候还有人在打听。”

  “再没有别的合适的了?”

  “今天跑了离咱最近的四个村,就那一块地卖。”

  “好,我知道了,你去洗洗,休息一下吧,我来想想办法。”

  余欢扶着墙和家具一路挪回屋,坐在炕上算着手里的现银,所有的加在一起也就剩五十多两了,过几天又要复诊,药不能断,得留下十两过几天等章大夫来换药。

  余欢拿起午饭后自己编了一部分的络子,边打着络子边想着主意。

  要不把络子的编法卖了?自己现在编的这个大个的同心相印有些难度,之前跟大丫说过不卖的,那就再想一个稍微简单点的吧。

  余欢在晚饭前终于又想起一种比较简单的编法,这个叫富贵花开,寓意也好,也编成大个的,挂在家里也好看。

  吃完晚饭,泡完澡,余欢就点灯熬夜,用了一个多时辰才编成,直径差不多有六十厘米,像一朵盛开的牡丹花。这会儿还没有那种很粗的线绳,余欢只能用十根线绳束成手指粗的一根。

  呼,必须卖编法啊,要不自己这白嫩的手可真干不了这活儿,这大个儿的络子不只是要手巧,还需要体力呢。

  余欢把打好的两个络子和之前画的几幅花样子用包袱包好,躺下睡了。

  第二日吃早饭的时候,余欢跟陆锦良说:“小弟,待会儿吃完饭你去借辆牛车,咱俩去趟镇上。”

  “你这腿还没好利索呢,去镇上干啥?你弟年纪小,可照应不了你,还得你照应他呢。”周氏吓了一跳。

  余欢没想到就是去个镇上,周氏都这么紧张:“娘,小弟能干着呢,不过娘要是不放心就让松枝大哥陪我们去,正好帮我们赶牛车。”

  “嫂子,我吃完了,先去找松枝大哥,我俩一起去借牛车。”陆锦良不等周氏再反对,一抹嘴跑了。

  “唉,这有了嫂子都不听娘的了。你俩都是主意大的,总得跟我说一声要去镇上干嘛吧?”周氏无奈又心疼。

  “呵呵,娘,我给您看点儿东西。”余欢把昨天包好的包袱打开让周氏看。

  “呀,这是络子啊,昨天看你摆弄线绳,咋就整出这么大个儿的了,好看,喜庆。这花样子是你画的?这荷花跟真的似的,这小鱼就像活的…欢呀,你可真有本事。”

  “那娘就不担心了吧,我是想去绣庄,这络子我想卖一个编法,只能我亲自去,谈好了事情我很快就回来。”

  “你这腿还不方便我怎么能不担心,我知道你是为了给家里买地才想去挣钱,娘不拦你,你出去一定小心,谈完了就赶紧回家。”

  “好,娘放心吧。”

  松枝大哥很快赶着牛车到了门口,陆锦良进来背了包袱,和周氏一起扶着余欢上了马车。

  这可是余欢来这个世界上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出门啊,内心还是有些小激动的。

  一路上打招呼的人不少,天暖和了,都出来活动了,小娃娃也都聚得一堆一堆的玩儿,看见余欢就大声打招呼,逗得余欢心软软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