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锦鲤误农门

21.竹生媳妇

锦鲤误农门 叮咛耳畔 1775 2019-05-12 21:12:52

  余欢的话像是给周氏娘俩开了一扇大门,让他们觉得这日子过得有劲儿,有奔头。周氏不再觉得自己拖着病体是个拖累,陆锦良也不再觉得自己太小能做的事太少,余欢让他们感觉到自己是有用的,这个家需要自己。

  睡觉前娘仨确定好了三件事:第一,明天去邻村打听一下买地,眼下必须先买几亩能马上耕种的地;第二,明天请人来给垒猪圈、圈鸡圈;第三,请人帮忙翻一下后院的菜地,已经能种菜了。

  家里请帮工一天给六十五文钱,不管饭。去镇上打短工一天才五十文,这多的十五文是抵饭钱,余欢可不想让周氏因为做饭累着,得不偿失。

  事情定下来了,明天就让陆锦良去跑腿儿问买地的事儿,可以找春婶儿的儿子松枝大哥陪同去;帮工请春婶儿的当家的徐叔帮忙找。

  余欢又数了一下钱,先留出自己和周氏的药钱,再留出买地的钱,还有给帮工的工钱,便没剩几两碎银子了。

  余欢想现在自己还不能动,看来只能先打络子卖了,或者也可以试试画几个花样子卖,不知道绣坊会不会收。余欢之前托潘大丫给她买了一包线绳,正好明天可以先打几个络子卖。

  事情商量完,就各自回屋睡了。

  第二日本应是余欢三日回门的日子,但她情况特殊,就不按规矩办了。

  今日同村与锦生家关系近的媳妇娃娃都约好上门看新媳妇,余欢之前准备的见面礼便要派上用场了。

  或许是对前天娃娃们口中的“仙女儿”感兴趣,吃完早饭就有一大拨婶子嫂子带着娃娃上门了。

  余欢就把带来的见面礼送给娃娃们,男娃给串了六文钱,女娃一人一朵绢花。小娃娃们都欢天喜地,屋里气氛热闹。

  这是却响起了不合时宜的声音:“嘁,什么好东西,这么宝贝。”余欢抬眼看去,一个生的眉清目秀的媳妇儿对着自己的闺女撇嘴。

  那媳妇看余欢看她,扯出一抹笑:“哎呀,妹子,我家小娃没见识,你可别见怪。”

  余欢看她一番作态便对她不喜,却更是扬起一个温婉的笑容说:“嫂子多虑了,小娃娃极懂事,就算看不上我的礼物也知道不与我这新嫁妇计较。”

  旁边有脑子转得快的听懂了余欢是嘲讽她不如小娃娃懂事,“噗嗤”笑出了声。

  那媳妇儿这才反应过来,瞪了余欢一眼,转头又瞪那笑出声的嫂子:“大堂嫂,你笑啥?”

  福生嫂子一乐:“竹生媳妇,我笑啥你不知道?别在人家锦生媳妇面前丢人了啊。”

  “你…”竹生媳妇见大家都对她侧目,“哼”了一声,就拉着她闺女扭头走了。

  “锦生媳妇,你别跟她一般见识,她那人就是那样,什么事都见不得别人比过她。”春婶儿的儿媳妇松枝嫂子安慰余欢。

  “嫂子放心,我没往心里去。”说着转头又与大家说笑,给小娃娃分糖吃。

  来看新媳妇的都是与锦生家比较亲近的人家,大多是陆家同族的嫂子们,也有几个是别姓的。

  余欢了解到陆家村的情况比小南庄好一些,人口和面积都有其两三倍,算是周边里比较大的村子。原本陆家村没有这么大也没有别姓,几十年前开始陆陆续续有逃难过来落户的,便形成了现在的规模。

  村里能种的地都集中在村西头,陆家村临着白河,灌溉方便,靠山靠水也算能混饱肚子。

  男人农闲的时候去镇里打短工,但是能找到活儿的很少;女人们顾家,有手巧的也会打络子卖,也有几个会绣花的。一家子一年,多的能挣五两,少的连一两也没有。

  余欢又问私塾的事儿,嫂子们都乐:“咱们村划拉划拉识字儿的也就两三个,你家婆婆在咱村就算是有学识的了。哪家也没有余钱供娃子读书啊,肚子都要填不饱了。这十里八村好像就听说竹生媳妇她娘家村里有个秀才先生,离得咱这儿老远。”

  余欢心里叹息,这文化水平太低了啊,她还打算让陆锦良念书呢,没有私塾可不方便,要不哪天自己先找本书看看这时代的字儿,如果自己能认识也可以自己先教他认字。

  中间春婶儿来跟余欢说帮工找好了,三个垒猪圈和鸡圈,一个翻菜地,约了后天,一天就能搞定。

  余欢赶紧拉春婶儿坐下喝碗水,递了水,又递帕子,又道辛苦,伺候的春婶儿心里熨贴。

  松枝嫂子在旁边打趣:“各位婶子给家里小子相看媳妇可得照着锦生媳妇这样的找啊,这么贴心,倒是比的我们都是笨手笨脚的了。”

  春婶儿笑着睨她一眼:“嗯,我原本觉得找了你这儿媳妇已经是顶顶好的了,现在锦生媳妇一来,你可真不够看了。”

  松枝嫂子也不恼,只陪着乐呵呵地笑。

  余欢想果然是一个贤妻旺三代,徐家这婆媳俩都是好相与的,人家的日子过得就是痛快。

  周氏提了水壶进来添水,大家都笑着夸她好福气。周氏乐得咧嘴笑。

  松枝嫂子说:“周婶子这才两天就变样儿了,一看年轻了好几岁。”

  周氏不好意思:“你这孩子还打趣我,我这是心里痛快,日子过起来了,这都是我家媳妇儿的功劳啊。”

  彼此又说笑了一番,才都散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