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锦鲤误农门

20.春婶儿

锦鲤误农门 叮咛耳畔 1618 2019-05-12 15:39:18

  娘儿仨一起在余欢屋里的炕桌上吃了饭,周氏便帮余欢煮了药烧了水,让陆锦良给提进余欢的屋里倒进了浴桶里。

  这浴桶是当年陆奎在世的时候做的,章大夫订的浴桶明日才能送来,便只能先用这个。

  余欢坐在板凳上脱了衣服,扶着桶沿慢慢挪进了浴桶,还好这个桶不高,余欢手脚并用还能爬进去。

  热热的药水刺激着腿部神经,余欢被这丝丝刺痛扎得差点跳起来。都说良药苦口,这泡的药也威力巨大啊,余欢内心哀嚎,却只能强忍着继续泡。

  “欢儿啊,泡的时间差不多了,该出来了啊,要娘帮忙不。”门外周氏出声提醒。

  “娘,不用,我自己行。您和小弟快去休息吧,水明天早上再倒就行。”余欢可不好意思在别人面前赤身裸体,再狼狈也得自己出来。

  “好,那你有事就喊我啊。”

  余欢又手脚并用地爬出浴桶,坐在板凳上擦干穿衣,等挪回炕上才感觉双腿轻松了好多,不再那么僵硬沉重了。

  余欢便又按摩了一会儿才躺下睡去。

  第二日,陆锦良早早地就去找了里正,吃早饭的时候就跟余欢汇报情况:“村西边都是好地,都有主的,就村北边山脚下有八亩地可以卖,可那地是沙土地,不好种粮食;还有村东边那片荒地也是可以卖,可那地里石块特别多,不好开荒。”

  余欢一听沙地就想起了以前吃的沙地土豆,不过这会儿貌似还没有出现土豆红薯之类的东西,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运气碰到。

  那荒地以后倒是可以考虑买,但现在余欢手里的钱得省着花,除了她和周氏的药钱还有三人吃穿都得花钱。

  “娘,嫂子,我待会儿想跟大虎叔去山里,要是能打到野物咱就有肉吃了。”陆锦良懂事地想给家里减轻点负担。

  “不行,那山里太危险,你可不能去。”周氏变了脸。

  “小弟,我和娘知道你懂事,你放心家里有的是活儿让你干。村里哪家有卖小鸡小鸭的,你待会儿去买几只,要是有猪仔也买上一头,它们的喂养可都得归你负责,麦糠和棒渣都留着喂鸡和猪,以后家里吃鸡蛋还有过年的时候吃肉可就指着你了。”

  “真的?咱家也能买鸡仔猪仔了?我一定好好养!我去打猪草、拌鸡食猪食、除鸡屎猪屎,我都能干!”

  周氏看余欢几句话就把小儿子要进山的心思给打消了,心里感觉暖暖的,当家的走了之后这几年从没有觉得日子这么舒坦过。

  等下午镇上订的浴桶送来了,周氏和儿子洗刷了一遍晾干就抬进了余欢的屋里。

  隔壁的春婶儿也送来了十一只鸡仔,十只母鸡一只公鸡。春婶儿的娘家就是专门孵鸡仔卖的,她特意回娘家给买回来的。

  周氏带春婶儿进余欢的屋里拿钱,余欢招呼春婶儿坐下喝水:“真是辛苦春婶儿了,这是鸡仔钱,多出来的十文是给您来回的车马费。”

  春婶儿不接:“哎哟,锦生娘,你可真给锦生找了个好媳妇啊,这才进门一天日子就过起来了,好啊!锦生媳妇啊,婶儿娘家不远,走着就几步路,咱庄户人家也不兴什么车马费,这一家子现在都得指着你,一个铜板也得掰成几瓣花。买鸡仔的钱我替娘家收了,那十文我可不能收。”

  周氏跟余欢说:“听你春婶儿的吧,你春婶儿照顾我们娘俩这么多年,欠的已经还不清了。”

  “说啥呢,邻亲邻亲,说的就是咱这样的,可不得互相照应。”春婶儿又出去帮着安排好鸡笼就回家去了。

  “娘,嫂子,咱家有猪仔了!”陆锦良背着背篓蹭蹭蹭跑进了屋,这微凉的天竟跑出了满头汗。

  周氏赶紧拿了手巾给他擦汗:“你这个跑法儿不得把猪仔颠死了?”

  “哎呀,可别真颠死了。”陆锦良赶紧把背篓拿下来,那小猪仔果然有些蔫蔫儿的。

  “没事儿,先给他喂点水,让它缓缓。”余欢看小弟一脸自责和懊恼,赶紧安慰。

  陆锦良赶紧去院里安顿小猪仔了。到了晚饭的时候那猪仔已经恢复了活力,精力充沛,圈不住它,只能关上院门让它在院里跑。

  吃完晚饭娘儿仨又坐在一起开会,余欢把钱袋里的钱都拿出来摆在炕桌上,周氏和锦良面面相觑。

  “咱们家以后有什么事都一起商量,有什么意见都可以提,只要是对家里好的,咱都支持。这银钱虽然我管,但是怎么花销咱仨都有权知道。”

  “大嫂,这钱都是你的,你拿出来给家里用就已经是你吃亏了,你想怎么用我和娘都不会有意见。”周氏也附和儿子的话。

  “咱们现在是一家人,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我现在有钱就出钱,娘每天还做饭熬药洗衣服,小弟你每天挑水、挖野菜,还帮嫂子拎泡澡的药水,以后还得养鸡养猪,咱们都是为家里出力,所以有事三个人都有权利提意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