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锦鲤误农门

14.同心相印

锦鲤误农门 叮咛耳畔 1665 2019-05-10 21:52:32

  吃过午饭,几人又开始忙活,二丫也跟着帮忙。

  大丫见余欢针线比自己还好,便让她自己缝,自己去给余欢做绣鞋,想先做出鞋面让余欢自己绣花。庄户人家的姑娘很少有会绣花的,能自己绣个简单的帕子就了不起了。

  陈氏一下午就做好了两床被芯,按这个速度八床被子很快就能做好。这是陈氏的建议,陪嫁八床铺盖是娘家看重,余欢既然有这个条件就按最好的准备。

  余欢对那大红大绿的喜庆被面实在不懂欣赏,只能入乡随俗,只是让陈氏帮她用全白的棉布先做了被芯,外面再做被套,这样方便以后拆洗和换被套。陈氏虽未见过这样式的做法,却把余欢的要求执行得彻底。

  晚饭前潘大康就醉醺醺地回来了。他把二十两聘礼还给余欢的时候,余欢给了他一两银子,算是买他嘴巴消停。所以这几天潘大康对她们备嫁的事没有什么微词。

  陈氏赶紧把那些被面和棉花抱到仨闺女的房间,怕潘大康发酒疯。但潘大康今天貌似心情不错,回了屋倒头就睡,让她们几人都松了口气。

  晚饭之后,点了油灯,又做了会儿活,余欢就招呼大家睡了。这油灯太暗,太伤眼。

  就这样几人紧赶慢赶忙活了七八天才把被子、嫁衣、盖头和绣鞋准备好了。

  余欢想到去了陆家之后没有人能帮自己去镇上跑腿,就又请大丫和陈氏帮她去买些糖点、绢花、红绳之类的小物件。新嫁娘去了婆家要给小辈送礼,除了自家的那个小弟,还有陆家同族的弟弟妹妹甚至子侄辈。男孩给几个红绳串的铜板,女孩给朵绢花,小的还得分点糖吃。

  大丫她们走了之后,余欢又想起一件事,叫了二丫和三丫过来,说教她们一种新的络子编法。这是余欢前两天突然想起来的,这种络子叫同心相印,这种不仅可以做各种挂件,还可以编成大的挂在房里,很适合办喜事用。

  这种编法有点复杂,直到大丫她们回来,二丫和三丫才差不多学会了。

  大丫说她特意去回春堂跟章大夫说了让他明日一早过来,章大夫之前出了趟远门,今天刚回来。余欢这才想起来,前两天忙得把章大夫复诊的事给忘了,这都两天没药吃了。

  余欢赶紧跟大丫道了谢:“幸亏你提醒,我都忘了。”

  大丫摇摇头,张了张嘴,没说话。

  余欢自然注意到了,这几天大家一直很忙,余欢也忘了之前被逼替嫁时的憋屈,看来大丫还是有些耿耿于怀。

  余欢拉了大丫坐下:“大丫,还有几天我就要出嫁了,我在你家住了这些天也算我们的缘分。替嫁的事你就别多想了,我已经想开了,有句话是这么说的‘你之砒霜,我之蜜糖’。这门亲事于你是火坑,于我却是避风港,你就放心吧。”

  大丫认真地看了余欢的表情,终于憋不住抱了余欢的腰大哭起来:“呜呜呜,余欢,你以后一定好好的!”

  余欢轻拍着大丫的后背,让她慢慢发泄出来。这到底是个心善的姑娘,虽然因为自己的恐惧推了余欢替嫁,可到底自己心里存着对她的愧疚。这些天她帮余欢忙东忙西、忙进忙出,何尝不是憋了口气想弥补自己对余欢的亏欠。

  现在余欢的开解终于让大丫敢放下那份愧疚了,她只希望余欢以后能顺遂快活。

  下午大丫也学了同心相印的络子,她到底是年纪大一点,学得很快。

  余欢在看她们打络子的时候突然心灵福至,又想起了一种手链的编法,不过这个有点复杂,余欢便先尝试编了才让大丫学。

  大丫直到晚饭前还有些会出错,余欢便安慰她慢慢来:“这两种编法我都不卖,别人一两年也研究不出来,你们慢慢学,多卖钱以后还能攒着,你们懂的。”余欢说着特意看了二丫一眼。

  看二丫惊喜的表情就知道她懂了。二丫对还有些茫然的姐姐和妹妹说:“余欢姐姐的意思是说不告诉咱爹她教咱新编法的事。这两种络子和手链能卖得更贵,以后咱们还能攒私房钱。”

  三姐妹都兴奋地笑了起来,却不敢大声。

  余欢说:“我听说陆家村离你们这儿还是有些远的,在山的另一边,坐牛车都有两三个时辰。我们以后可能见面的机会不多了,你们一定要学会养活自己的本领,就算父母靠不住,也要好好爱护自己。若是有什么事,可以托人捎信给我,若我能帮的,一定帮。”

  姐妹三人早已收了笑,都不舍地看着余欢,眼睛都红了。

  余欢抹抹眼角,笑了:“看我现在说这些干嘛。倒是你们现在有件紧要事要做,就是要重新找个地方藏私房钱了。”

  三姐妹又被逗笑了,便开始冥思苦想。

  “我觉得厨房最安全,爹从来不进厨房。”最后三丫的这个主意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肯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