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锦鲤误农门

12.说定

锦鲤误农门 叮咛耳畔 1720 2019-05-10 11:33:57

  大丫二丫终究是对余欢有些愧疚,一上午都不敢出现在她面前,只指使了三丫来照顾她。

  半上午的时候,章大夫上门来给余欢复诊了。

  “内伤基本痊愈了,年轻就是底子好啊。下一步就着重治腿,现在我已经有些眉目了,先给你开一些温养经络的药,好生调养。”

  “多谢章大夫。还有件事想麻烦您,我想在镇上租个房子短住,不知您能否帮我打听一下?”

  章大夫疑惑地看了余欢一眼,又瞄到旁边的三丫有些不舍和尴尬。

  余欢不想跟章大夫解释太多,毕竟这事儿并不好听。

  “余欢姐姐,你一个姑娘家自己住怎么行呢?你现在必须有人照顾才行啊。你别生我的气,你留下来吧,我来照顾你。”三丫走上前拉住了余欢的手。

  余欢看着三丫真诚的脸,心里微微叹了口气。

  她们若本就是刻薄的恶人,自己或许更好受些。哪像现在,既想对她们冷下脸,却又有些不忍。

  余欢都觉得自己变得矫情了。

  “章大夫就当我刚才什么都没说,抱歉了。”

  章大夫皱了一下眉头:“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余欢摇摇头,笑道:“您老不必担心,我没事。”

  “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说。”章大夫也不多问,对这个感觉投缘的小姑娘他很愿意关照一二。

  “好,如果有需要我一定不客气。”余欢对只见过几次面的章大夫也是觉得投缘得很。

  三丫送了章大夫出门,回来便挪到余欢面前,怯怯地看着她。

  余欢忍不住又软下了心肠,伸出手摸了摸三丫的小辫子。

  “好了,我没有生你的气。我也不搬走了,还要你照顾我。”

  “我知道你生大姐的气,爹吓唬她要是你不替她嫁,就让她自己嫁,还说她嫁过去的话就不再管她的死活。大姐害怕守寡,却让你去守寡。”

  余欢看着三丫认真的小脸,叹了口气。

  “三丫,今天余欢姐姐教你一个女孩子要自强自爱的道理。都说在家从父,出嫁从夫,但我不赞同,我们女孩子也要有自己的主张和原则,若是父亲和夫君可靠,那样还好;可若父亲和夫君都不可靠,一定要学会靠自己。我们有手有脚有头脑,完全可以过好自己的生活。”

  三丫并不是全都明白,但是她觉得余欢姐姐很厉害,她生病、被逼嫁、身边没有一个家人,却都没有哭过,她从没有像娘和大姐那样唉声叹气,即使躺在炕上都觉得她生气勃勃。

  午饭后,余欢让三丫去请潘大康和陈氏,既然话都说出来了,自己总要表个态,为自己争取点利益。

  余欢直接对他们开门见山:“你们收了陆家的聘礼,现在想让我代嫁,我也不是不能答应,但我有条件。”

  陈氏惊喜地抬起头:“好好,你说,什么条件?”

  潘大康瞪了陈氏一眼,等着余欢的下文。

  “第一,把聘礼交给我,这聘礼你们没权利拿。”

  余欢见潘大康想开口,抬手阻止了他:“先听我说完:“我教了你们赚钱的编织方法,可别不知足!我的第二个条件需要你们跟陆家提,我要跟陆家约定三年后若他家大儿子仍未归家,那我要求和离,我要白纸黑字跟陆家签好字据。”

  潘大康低头想了一会儿,沉声道:“这两个条件可以答应你,但是我也有条件,你得再教大丫她们两个编织法子。”

  余欢眯了眼睛:“潘大康,我因大丫的救命之恩和照顾之情答应了替嫁,又教法子赚钱,怎么都能相抵了吧,你可别欺人太甚,你又焉知我的家世不会让你这种农户忌惮?!”

  潘大康心里咯噔一下,这丫头的气势怎么这么强,连那杀过狼的猎户都没有这么摄人的气势,自己都有些腿软了。

  “既然都说清楚了,那我就等着你们拿来聘礼和字据,然后我随时可以去陆家。”余欢不再看潘大康,转头看向窗外。

  次日,黄媒婆专门过来找余欢谈话,说是陆家那边想打听她的腿疾情况。

  余欢也能理解,毕竟谁家也不愿娶一个瘫在床上的媳妇。

  “您请陆家放心,若我过门后一个月腿疾未愈,我自愿求去,并将陆家的聘礼返还。但这一个月内,我确实需要他们的照顾。”

  黄媒婆点点头,对眼前这个不知来历的姑娘有些好奇,虽年岁尚小、面容未开,但那通身的气质可不多见,也不知什么样的人家能养出这样的姑娘。

  “那我去跟陆家商量,你跟陆家提的条件他们也答应了。我倒想问问你,你孤身一人怎么就敢答应嫁人呢?”

  余欢苦笑:“黄婶子,我现在记忆全无,也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寻到我的家人,陆家人口简单,听说陆家婶子和小弟都是品性纯善之人,去了他家比我独身一人强得多,更比嫁到其他人事复杂的家里好多了,以后也算名正言顺地有个落脚地。而且他们不嫌我来历不明、没有娘家帮衬,我还是感激的。”

  一番话说得黄媒婆连连点头,这姑娘是个明理的,这潘家虽救了人家,却也自己推掉了这救命之恩呢,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后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