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锦鲤误农门

10.陆家

锦鲤误农门 叮咛耳畔 1601 2019-05-09 15:46:31

  吃晚饭的时候潘大康在屋里细细地问了大丫余欢教她们赚钱的事情,又问了余欢有没有说什么时候还能教新编法。

  三姐妹都摇头,新编法也不是那么容易想出来的。

  大丫为了让潘大康改主意给她推掉陆家的亲事,不惜保证以后再也不藏私房钱。

  潘大康开始动起了脑筋:那陆家现在只有一个体弱多病的寡母周氏和十岁的小儿子,大儿子今年得有二十了,还生死不明。以前陆家当家的陆奎活着的时候家境还不错,可是他三年前死了之后,家里就只靠五亩薄地支撑,家里没有壮劳力,日子可不好过。就算咬牙出了二十两彩礼,估计也是负债累累,以后说不定还要亲家帮衬。

  现在大丫还没及笄,原本潘大康觉得把她嫁了能得这么大一笔聘礼很划算,但她现在学会了挣钱的法子,还能给家里挣两年钱,到时候再说门好亲,总比说给陆家合算。

  可是他今天都应了黄媒婆。那陆家寡妇说的死者托梦的说辞虽然有些荒唐,但死者为大,谁也不敢反驳。

  虽然那陆家人口简单,势单力薄,可是他们陆家村所有姓陆的可是都沾亲带故的,算是附近数一数二的大宗族。遇到这种出尔反尔的事,族亲可是都会给撑腰的,他可不敢招惹啊!

  潘大康躺在炕上想了很多,突然想到了余欢的身上,或许可以…

  余欢可不知道潘大康已经开始打她的主意了,她现在正为三姐妹担心呢。

  对于下午潘大康对她们动手的那一幕,余欢很震惊和愤怒,懦夫和渣男的拳头才会对着自己的妻女!余欢对陈氏的懦弱也很是鄙夷,不都说为母则刚吗,就算出嫁从夫,至少也该知道护着自己的孩子吧。

  二丫的小脸都肿得老高,还透着红血丝,一看就是下手极重。

  三丫更是被吓着了,挤在了大丫和二丫中间,死活不敢留在爹娘的房间睡。

  大丫幽幽地说:“我把钱都给了爹,他应该不会再把我卖给陆家了吧?”

  余欢不知怎么去安慰大丫,她从小生长在提倡女子独立的现代,对于古代女子在家从父、出嫁从夫的观念无法感同身受。

  同样,如果余欢劝大丫独立的话肯定会吓到她,而且也不符合这时候的律法。古代父母对儿女的亲事甚至买卖都是有绝对话语权的。

  今晚三姐妹注定睡不踏实。余欢半夜还听到大丫翻身的声音,还有三丫似乎做噩梦的低呼声。

  天刚朦朦亮,大丫就起身穿起了衣服。

  二丫三丫可能昨晚没有睡好,现在还睡得沉。

  余欢被惊醒了,昨天她也有些被潘大康的暴虐吓到了。

  大丫做好早饭端进来的时候,二丫和三丫也被潘大康指到这屋吃饭了,说是他要跟陈氏谈事情。

  “大丫,你没有想过找你姥家想想办法吗?”余欢忍了好久还是问了出来。潘家上面没有了长辈,那陈家的长辈或许可以说上几句话。

  大丫突然顿住了,喃喃低语:“二妗子泼辣,姥姥和二舅都不敢不听她的话;大舅一家在镇上做小买卖,与二舅那边关系不好,基本不回村里;大姨和三姨也都因为爹的关系好几年不上门了……”

  余欢一听又默了,这潘大康还真是个极品啊,那陈氏娘家也是各个不正常,除了包子就是冷漠的。

  “那个姓陆的家里人品如何?”余欢又问,她觉得如果婆家人和善,就算相公不在家貌似也不是不能接受的吧,如果几年后那大儿子还没回来也可以和离再嫁嘛。

  “我家隔壁西边第二家是刘五叔家,他家二儿媳妇就是陆家村的,我娘也跟她打听过,说是那家爹以前是个木匠,有手艺,家里也赚了些钱,可是他大儿子走了之后两三年他就去世了;现在就剩下个有病的婆娘和十岁的小儿子,说是那个娘是秀才的闺女,性子挺和善的,那个小儿子也挺懂事听话。可是一家子没有个壮劳力,就算有积蓄这几年也差不多花光了吧。”

  二丫接着说:“听说他家大儿子以前会打猎,征兵是替了他爹,他走的时候十五岁,这会儿都二十了吧!而且他小时候订过亲,是柳树村的,那个未婚妻过了两年没等到他回来就退了亲,嫁了人了,嫁的也是陆家村的。”

  余欢听了觉得那家除了现在没有壮劳力穷了点,其他还可以,至少人品还不错,只要踏实过日子,穷不算什么。可是庄户人家除了有手艺的,比的就是谁家壮劳力多、种的地多、打的粮食多,所以那陆家在农村真就数不上了,更何况人家姑娘嫁过去很可能就是守寡的。

  一顿饭吃得气氛低沉,大丫更是基本没吃下几口馒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