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锦鲤误农门

9.亲事

锦鲤误农门 叮咛耳畔 1594 2019-05-09 09:16:45

  大丫听到声音立马放下木盆,又把门关上了。

  余欢疑惑地看着突然变得有些慌乱的大丫,不解。

  大丫看出了余欢的疑惑,诺诺地说:“是黄媒婆。”说完脸就红了。

  余欢恍然,估计是给大丫说亲事来的。

  二丫三丫端着针线笸箩进来了,嘻嘻笑地看着大丫。

  二丫打趣她:“大姐,黄媒婆是来给你说亲啊,嘻嘻,不知道哪家的小伙子有福气娶我大姐。”

  大丫拍了拍二丫的胳膊:“臭丫头,竟然打趣起我来了。你过了年都十一了,也大了,有的话可不能随便说了。”

  二丫马上求饶:“哎呀,我的好大姐,我这不是就在你们面前说说嘛,出去我不会乱说话的。”

  余欢想大丫这样的就是正宗的古代姑娘了吧,成亲这种话说说都觉得是有碍名声。

  三姐妹说笑过后就躲在房里打络子,这种时候她们是不能露面的。

  潘大康没多一会儿被同村的人叫回来了,很快黄媒婆的大嗓门低了下去。

  堂屋里嘀嘀咕咕的说话声一直没断,在房间里听不真切。

  突然潘大康高声骂了一句:“你个四六不懂的娘们,闺女的亲事我说了算。”

  陈氏竟然回了一句:“那是咱闺女一辈子的大事啊,你不能把她往火坑里推啊。”

  黄媒婆也提高了音量:“大妹子,你这话可就是打我的脸了啊。这十里八村谁不知道我黄媒婆保的媒都是好姻缘,你这说火坑是啥意思?!”

  陈氏为了家里仨闺女以后的亲事不敢得罪黄媒婆,但是也不想给大丫应这门亲事,只能陪小心说:“黄大姐,我当然知道您的好名声,实在是那陆家的情况…您说那陆家大小子都走了四五年了,谁也不知道啥时候回来,这怎么谈亲事啊?”

  黄媒婆撇撇嘴:“实话告诉你们,那陆家大小子的娘前几天收到她当家的托梦,说要尽快给他家大小子说门亲,而且要尽快迎娶进门,给那大小子守住家,这样他很快就回来了。人家还明白地指了方位,就是你家这块儿。我踅么了半个村就你家合适。”

  “这…是不是有点荒唐了?”古人对死者很敬畏,陈氏这话已经很出格了。

  “你给我闭嘴!我看这是那陆家跟咱家的缘分。”潘大康已经被陆家出的聘礼拨动了心弦,这十里八村可找不出几家这么丰厚的。

  陈氏被潘大康瞪得不敢吭声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黄媒婆得了潘大康的应允喜滋滋地走了。

  大丫被潘大康喊出了房间,过了一会儿又哭着回来了,进门就扑到炕上埋头大哭。

  二丫三丫急得不知道怎么安慰。

  陈氏推门进来,也抹着眼泪。

  “大丫啊,你爹都答应了,你就往好处想想吧,说不定那陆家大小子就回来了呢。”

  大丫抬起头,哭着说:“走了四五年一点音信也没有,他是被征兵入伍的!上战场的有几个能活着回来的,就是回来也是缺胳膊断腿的!我嫁过去是直接守寡啊!”

  “唉,他家就是想冲冲喜,说不定就回来了,要不能给二十两的彩礼钱?咱这种庄户人家聘礼有二两就不少了。”陈氏因为潘大康应了这亲事,不敢再反驳,只能来劝闺女。

  “二十两就把我卖了?!也不管我是不是守一辈子寡!我现在也能挣银子,二十两我也能攒出来,我…”

  “咣当”。

  大丫还没说完就被推门声打断了,她这才意识到自己愤不择言,挣银子的话让潘大康听见了。

  娘四个面对潘大康本能地有些怕,因为秘密要被发现更是慌乱。

  “行啊,学会藏私房钱了,做了什么大买卖,都能挣二十两银子了!二丫,你说!”

  二丫哆嗦着不敢说话。

  潘大康上前抓住她就打了一个耳光,又把她甩到了地上,然后回头盯住了三丫。

  三丫早就被吓愣了。

  大丫赶紧喊住了又要动手的潘大康:“我说我说,我把钱都给爹,爹你别让我嫁到陆家去行不行?”

  潘大康抓住大丫的胳膊,狠声说:“你先交待私房钱的事儿,亲事的事你爹我还不用你来教!”

  大丫哭着说:“我们跟余欢学了新的络子编法,能多卖钱,一个集就能挣二两银子,我以后多挣钱给爹,爹别把我卖给陆家!”

  潘大康转头看了余欢一眼,眼珠子转了转,又对大丫说:“去把银子都拿出来,陆家的亲事再说。”

  大丫爬到炕上,从炕柜里拿出了攒的银子,加上卖编法子分的一半银子,两个集就挣了十一两半,除了最近的吃食花了些,还剩下十两多。

  潘大康接过来掂了掂,又抬头看了余欢一眼,眼底有些暗光。

  余欢对潘大康的目光很是不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