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锦鲤误农门

7.数钱

锦鲤误农门 叮咛耳畔 1622 2019-05-08 23:00:08

  晚饭后,一家人收拾停当,都回屋睡下了。

  “吱呀”一声,房门被从外推开了,三丫悄悄地进来了。

  “大姐二姐。”三丫轻声唤了一声。

  大丫迅速起身,下了炕把三丫拉进房,又把门关上。

  “爹睡了吗?”大丫悄声问。

  “睡了,我听见爹打呼噜了才过来的。”

  大丫把煤油灯点上了,豆大的火苗照亮了一方小天地。

  余欢把被子里装钱的包袱拿出来,三姐妹围了过来,脸上都带着兴奋的光。

  二丫拿着一个银锭子,放到嘴边咬了一口,压着兴奋的声音:“这就是银子啊!咱们自己挣的银子!”

  三丫抓着一把铜板,平时没有什么表情的脸上难得有了些色彩,她冲着余欢说:“余欢姐姐,我们真的能攒下钱了,不用怕被爹抢走了。”

  大丫抹了下眼角,跟余欢道谢:“余欢,这都要谢谢你,你教给我们的法子才赚了这么多钱。卖编法的钱都是你的,我们卖络子和手链的钱也分你一半。”

  余欢摇摇头:“编法是你和婶子一起去卖的,钱我要一半,你们卖络子的钱我不能要,那是你们自己的劳动所得。”

  “那怎么行?这可是余欢姐姐自己想出来的编法。”三丫不同意。

  “是呀,要是没有余欢姐姐的法子,我们一文钱都留不下。”二丫也不同意。

  “你们听我说,我现在身体不便,还需要你们照顾,要是没有你们,我就算会再多的法子也没法儿去卖,更不要说自己编了,我现在就只有吃饭的力气。就当是我给你们付的伙食费,给我多做点好吃的就行。”

  余欢见三姐妹还想推辞,连忙伸手阻止了她们的话,继续说:“我知道上次给的钱被你们爹要走了,你们要是不要这些钱哪有办法给我吃好喝好?而且照顾我也挺占用时间的,要管我吃喝拉撒洗澡穿衣,要是换别人我也得付钱啊,所以都别推辞了。”

  三姐妹对视一眼,最终点了头。又把所有的铜板一枚一枚细细数了,用细麻绳穿起来,分成了十小吊钱。

  大丫数了差不多七两银子又拿了五吊钱,一起放进了余欢的钱袋里。“我家没有称,我估么着给你拿了七两银子,你的伙食就交给我了。”

  余欢点头应了。

  四人把钱分好,都藏在了余欢的身边的炕柜里。三丫又悄悄溜回了她爹娘的房间。

  第二天一早,大丫按余欢教的方法给她煮了一碗瘦肉菜粥,又招来了潘大康的跳脚大骂:“死丫头,买点肉都不舍得给你爹吃,我是你爹,家里有什么都得孝敬你爹。”

  大丫轻声反驳了一句:“这是余欢的钱买的,是给她补身子的。”

  潘大康直接扇了大丫一个耳光,压低了声音骂道:“她给钱是应该的,咱们对她有救命之恩,还得照顾她几个月呢,她也不差钱。我告诉你,别傻乎乎的,她现在得指着咱们呢,给我们吃点好的不应该吗?”

  大丫捂着脸抽泣,陈氏搂着大丫低着头不敢吭声,二丫三丫拉着大姐的衣角低头掉眼泪。

  潘大康更是火大,“你们大清早哭哭啼啼的给我找晦气呢,我还没死呢,哭什么丧!还不去做饭!那么多活呢,天天就吃闲饭,又馋又懒。”

  大丫赶紧擦了眼泪,让二丫给余欢去端水洗漱,自己进了厨房做早饭,还得重新给余欢煮一份粥,之前的那份已经被潘大康端走吃了。

  余欢看到大丫肿起来的脸就猜到是潘大康动的手,忙问大丫是怎么回事。

  大丫含含糊糊地不愿意跟余欢说,二丫口快告诉了她原委。

  余欢轻叹一声:“你们以后做饭都做一样的吧,你们三个正是长身子的时候,吃食上也得好一些,你们娘也得补补身子,放心,我钱够,而且以后我再想想别的编织法子,到时候还能挣钱,你们的嫁妆就都不用担心了。”

  大丫被说的羞红了脸,二丫三丫却高兴了起来,她们长这么大,吃鸡蛋的次数都数得过来。她们的娘生完她们连月子都没做过,更不用说吃好的了。

  村里像她们爹那样的懒汉也有两三个,一般懒汉一家子都懒,过得也特别差,里正为了村里的名声和自己的业绩都会劝诫。

  可是潘家有个任劳任怨的陈氏,还有三个勤快的姑娘,日子也过得去,里正才不会多管人家的闲事。

  所以这些年潘大康没有长辈管,在家又没人敢反驳他,便越发只管自己好吃好喝,却让妻女食不果腹,衣裳也是补丁摞补丁。三姐妹本是最娇嫩的年纪却一脸菜色、皮肤粗糙。陈氏更是显老,看起来像潘大康的老妈子一样。

  但这是潘家的家事,余欢没有立场多言。当事人都不愿意反抗,旁人又怎能牛不喝水强按头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