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锦鲤误农门

6.回家

锦鲤误农门 叮咛耳畔 1585 2019-05-08 21:27:50

  说完络子的事,孙掌柜又说起手链的事:“那个手链的事儿你们听听我的想法,那首饰铺子的金银吊坠和宝石珠子可是金贵物件,估计不会让你们带回去编,你们要是自己买回去编可是要大成本的。我在镇上也算是有些人脉的,也有交好的首饰铺子掌柜。如果我去跟首饰铺子合作会更方便,也不需要担保。我出十两银子买这手链的编法,首饰铺子那边我绣坊自己去谈合作,你们也不用再去担风险。你们看如何?”

  大丫和陈氏对视一眼,谨慎回话:“孙掌柜说得对,金银物件确实不是我们平头百姓能随便担责任的,孙掌柜想得很是周到。这次的编法就按孙掌柜说的办吧。如果以后还有新的编法我要跟我那妹妹商量一下才能再跟孙掌柜谈。”

  孙掌柜忙应下,又让伙计拿来纸笔写了这次络子和手链编法的购买契约,写明不能再教给别人。”双方签字画押。

  陈氏娘俩又花了不到半个时辰教会了绣坊里的五位绣娘,然后收了孙掌柜付的十五两卖编法的钱和二两成品收购的钱,还有一大包各色编织线绳。

  娘俩特意让孙掌柜把一两碎银子换成了一千个铜板,更是沉甸甸的一大包。陈氏都腿软地走不动道了,大丫强一些,但也是抱着包袱紧张兮兮。

  孙掌柜一见娘俩这架势,理解地笑笑,吩咐伙计雇辆牛车把娘俩送回家,要是要买东西就先陪她们去买东西。

  娘俩连忙道谢,跟在伙计后面终于放松了一些。

  伙计陪着娘俩去买了米面油盐,又买了点猪肉和一只鸡,还给二丫三丫买了一包糖。

  陈氏想给闺女买几朵绢花,被大丫拦住了。吃食可以说是余欢给的银钱买的,绢花可没法儿跟她爹解释,上次余欢给的钱都被潘大康要走了。潘大康可不会心疼闺女,他只会心疼她们乱花了他买酒的钱。陈氏听了闺女的话只得作罢,以后找机会再说吧,总要找机会给闺女买点布做衣服。

  伙计雇了牛车把娘俩送到离小南庄村口还有点距离的地方。是大丫叫停的车,她怕被人看见传到潘大康的耳朵里或者直接被潘大康看见,那肯定会挨一顿骂,雇牛车的几文钱可够他喝一顿酒了。

  谢了伙计和车夫,给了车钱,娘俩快步往家走去,已经快正午了,得给余欢煮饭熬药,大丫怕二丫熬不好。

  娘俩进了院子就看见潘大康坐在院子里晒太阳,一身酒气。

  潘大康听见院门打开的声音,睁开惺忪的睡眼看见陈氏娘俩走了进来。潘大康面无表情地伸出右手,吐出一个字“钱”。

  大丫板着脸把提前准备好的一百文钱放在了潘大康的手里。

  每次从镇上回来都要经历这么一出,陈氏已经麻木了。

  大丫作为长女经历的次数是姐妹里最多的,虽然也有些麻木了,但是这次她内心有些波动。

  这是自己的亲爹啊,不护婆娘、不疼闺女、不管家里,这样的爹为什么是自己的爹?大丫想起了小姐妹杏花的爹,总是对杏花笑呵呵的,不让杏花干粗活,每次去镇上都给她买好吃的,还给她买花戴。爹也是不一样的啊,可是谁也不能自己选爹,这都是命。

  大丫按下心里的波动,快步进屋去了。她进了房间,关上门,把藏在身上的那包银钱快速塞进了余欢盖着的被子里。然后跟余欢说:“我去给你做饭熬药。”又转身出去了。

  余欢看了看坐在炕尾的三丫,看到三丫眼睛里隐隐的不甘,轻轻叹了口气。

  潘大康就在院子里,余欢什么都不能说,这窗户就对着院子,隔音效果可是很差。

  院子里传来二丫的声音,她上午去地里挖野菜了。

  余欢听到二丫问:“大姐,你们回来了?咱们这次打的络子多,卖了多少钱?”

  大丫从厨房伸出脑袋回答她:“这次咱俩打的那个难一点的多,一百个络子卖了一百文,比上一次多了一倍多呢。”

  余欢弯了弯嘴角,这姐俩是故意说给潘大康听的。还好这三姐妹没有随了陈氏的软弱,但是受到的来自于父亲的伤害可是无法抹去的。

  大丫端了菜粥进来,还有一个煮鸡蛋。

  余欢感慨,以前自己有些挑食,可是最不喜欢水煮蛋了,这才几天啊,就已经因为食材匮乏和身体不济而不得不接受了。

  余欢吃了自己一人专享的午饭,又忍着苦喝了药。

  大丫塞了一块糖给余欢。余欢一看,是一种白色发黄的糖块,放进嘴里含了,还好只是淡淡的甜味,要不余欢又得被迫接受一种自己不喜欢的吃食了,她可是不太爱吃甜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