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锦鲤误农门

3.伤情

锦鲤误农门 叮咛耳畔 1583 2019-05-07 08:20:15

  天刚朦朦亮,大丫二丫就准备起身了,院里也传来细微的动静。

  余欢睁开眼睛,想要坐起身,却发现内脏的疼痛比昨天更甚。

  “大丫,我的伤好像有些严重,麻烦你爹尽快帮我请大夫吧,我早点好了也省的麻烦你们。”余欢取出一角碎银子给了余欢。

  “不用银子,你给几个铜板就行,来回坐牛车也就四个铜板。”大丫把银子推了回来。

  “那好,这些都给你爹,路上喝水吃点东西什么的总不能让他自己出钱。”余欢抓了一把铜板给了大丫。

  “好,你好好躺着,我去跟爹说。”大丫接了铜板穿戴好推门出去了。

  早饭是很稀的棒渣粥,大丫尽量把不多的棒渣捞给了余欢,她们自己喝的已经跟水无异了。

  “余欢,我爹吃完早饭就去镇上,我娘和二丫要去山上捡柴挖野菜割猪草,我去河边洗衣服,三丫留在家里陪你,有事可以让她做。”大丫来收拾了碗筷,叮嘱余欢好好休息。

  三丫坐在炕尾编着络子,不时抬头看看余欢,却不说话。

  余欢看着小丫头认真地打络子,小手动作虽然并不熟练,却每一下都很认真。她人小,编的也是很简单的花样,半个时辰才编了四个。

  余欢读初中时,有段时间女生很流行用彩色的线绳编络子、编手链、编各种动物花朵图案的中国结…后来还流行过毛线编织…余欢想或许那会儿凑热闹学来的编织花样可以教给三丫她们,也能赚个零花钱,不过时间有些久远,记得不是很清楚了。

  “三丫,能给我两根线绳吗?我来编一个试试。”

  三丫抬起头,拿了两根线绳,爬到炕头递给余欢,又爬回炕尾继续低头打络子。

  余欢斜靠在墙上,拿起线绳,灵巧地编了一条手链,没有穿洞的珠子或者坠子,只能编一条素的,但是看起来很是精巧漂亮。

  余欢叫了三丫过来,把手链戴在三丫的手腕上。余欢错估了三丫的手腕粗细,手链有点显大,但是仍然让三丫惊喜不已。

  “真好看!”余欢终于听到了三丫的第一句话,声音软软的、轻轻的。

  “你打的络子一个能卖多少钱?这样的手链如果卖的话会有人买吗?更复杂一点的络子能卖多少钱?”余欢问。

  “我打的最简单,五个才一文钱,大姐会难一点的,一个就能一文钱,更难的我们都不会。你编的这个手链没见过,这么好看肯定有人买!你真厉害!”三丫就这样被一个小小的手链收买了,等她听到余欢说教她的时候更是不可置信。

  等三丫自己差不多编好一条手链时候,潘大康带着大夫回来了。

  章大夫诊脉完毕,担忧地说:“你这外伤倒是不打紧,可内伤有些严重,得先用药治伤,内伤半个月也差不多了。你这腿虽然没有骨折却有些麻烦,具体什么情况等下次来我再看一次。一定要好好调养,否则以后会很麻烦。”

  潘大康一听急了,“那这要治好了得多少银子啊?”

  章大夫捋了捋花白的山羊胡,思考片刻,慢慢道:“我先开七天的药治内伤,七天后换药方,再看情况,如果恢复得好,吃半个月的药就差不多了,加上外敷的药,大概得十几两银子。后续调养就看你们的银钱情况了。”

  “这么多!余姑娘,你有多少银子?够不够吃药啊?我家可是没有银钱!”潘大康变了脸。

  余欢淡淡看了他一眼,又转向章大夫,虚弱地开口:“烦请大夫开药吧,能否请您派一个伙计给我把药送来,需要多少路费您尽管开口。”

  “好,这七天的药加诊费六两,你等伙计送药来再付即可,路费不必提,就给小伙计几个铜板意思一下就行了。姑娘安心养病,七日后我再来。”

  “多谢章大夫,另外我有个请求,可否麻烦帮我换些铜板?”

  “小事一桩。”

  余欢从钱袋里拿了两个五两的银锭子递给老大夫,“除了药钱和诊费,剩下的麻烦帮我换成铜板,劳烦伙计帮我带来就行了。”

  章大夫接过银锭子,看了余欢一眼,郑重道:“承蒙姑娘信任,定不负所托。”

  余欢被老大夫的郑重逗乐了,“您老不必如此。”

  章大夫没再说什么,略一点头出去了。他内心却不太平静,来白河镇十余年从未见过谈吐举止如此不凡的姑娘,即使以往见过的大家闺秀都不及其十中之一。

  虽然余欢受伤虚弱,之前或许在外奔波许久有些憔悴,容貌目前看来不是很出挑,身上穿的也只是棉布旧衣,但她眼神清澈、神情淡定,通身气质让人感觉与众不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