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锦鲤误农门

2.穿越

锦鲤误农门 叮咛耳畔 1567 2019-05-06 20:56:59

  为了尽快了解自己的处境,余欢开始跟二丫三丫聊天套话。

  俩小丫头最远去过镇上,知道的事儿不多,顶多让余欢了解了一些村里和她们家里的情况。

  小南庄是个穷村子,靠着山,村里人很少上山,顶多在靠近山脚的地方挖野菜割猪草,村里有两个猎户偶尔会进浅山打打山鸡野兔。

  村里有二三十户人家,都是杂姓,大多是不分家的大家户,所以村子的人口不少。

  村子离镇上有十多里路,每个月逢四九是镇上的集市,乡下人买卖东西都是去赶集。

  种的庄稼主要是棒子(玉米)和麦子,都是旱地,估计地理位置比较偏北方,面粉是细粮,一般人家种出来的麦子都会卖掉,棒子才会留下磨成棒子面和棒子渣自己吃。

  二丫她们家姓潘,那渣爹叫潘大康,娶妻陈氏,三个闺女:大丫今年14岁,二丫11岁,三丫6岁。上面已经没有长辈,早就单独立户。

  潘大康已经给余欢留下了渣爹的印象,二丫一点都不避讳揭自己亲爹的底:潘大康爱喝酒,喝醉了就发酒疯打她们;还特别懒,家里地里的活基本不伸手;因为陈氏没生出儿子,潘大康对妻女从没好脸色,打骂都是家常便饭。

  陈氏从余欢醒来后就没说过一句话,二丫说自己的娘除了干活就是伺候爹,对爹的打骂都不会反抗。

  大丫因为是长女,又有个渣爹和包子娘,特别早熟,虽然也害怕爹,但是还会维护娘和妹妹,所以三姐妹的感情很深,也算是成长不易的患难之情。

  二丫比较活泼,刚刚跟余欢聊多了就近乎了,叽叽喳喳很爱说。

  三丫胆子小,一直紧贴着二丫,时间长了才放松了一些。

  直到天色暗了下来,贴了窗纸的窗户已经透不进来一点光了,房门才被推开。

  大丫端着两个黑色的粗瓷碗走进来。二丫连忙把炕桌搬到余欢面前,又点了煤油灯。大丫放下碗,一碗水煮白菜,一碗棒子面糊糊。

  三丫看着那碗棒子面糊糊咽了下口水。看来这棒子面糊糊已经是她们家顶好的伙食了。

  还不等余欢推让,大丫就开口了:“余姑娘,你慢慢吃,我们在爹娘那屋吃饭,有什么需要的就喊我一声。”说完就拉着妹妹们出去了。

  余欢不知道自己昏睡了多久,确实是饿了,把没有油水的饭食吃了个干净,果然只有饿才能治挑食的毛病啊,余欢暗自感叹,想自己爬山前最后那顿午饭自己还各种挑剔呢。

  饭后,一家子收拾停当准备休息。余欢刷牙都是大丫给她找的杨柳枝,不习惯也只能凑合了。

  大丫二丫跟余欢睡一个屋,三丫去了她们爹娘的屋。

  大丫吹灭了油灯,躺在余欢身边,转头对她说:“余姑娘,村里郎中说你从山上摔下来除了外伤还受了内伤,有些药只能去镇上开,我爹说明天去镇上回春堂给你请个好大夫。你现在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就是全身疼,不过我还受得住,谢谢你们了,明天你爹走之前你问我拿钱。还有,你可以直接叫我名字,不要那么客气。我还没谢过你的救命之恩呢。”

  “好,余欢。你也不要客气,如果有别人看到肯定也会救你的。”

  “那我可以叫你余欢姐姐吗?”躺在大丫另一边的二丫坐起身问。

  “当然,二丫妹妹。”二丫咯咯的笑声在黑暗中很是悦耳。

  等身边的呼吸声平稳了下来,余欢才有时间整理自己纷乱的思绪。

  自己灵魂都已经穿到了这具身体里,那会儿从山顶跌落应该是已经出了意外。

  同行的朋友肯定受了惊吓,自己的父母和姐姐知道这个消息肯定很难过。一想到父母闻听噩耗的反应,余欢就心疼不已,白发人送黑发人何其残忍,但是自己却无能为力,只能期望姐姐能安慰爸妈。

  余欢对于穿越有些心慌慌的。这具身体不知来历,不知姓名年龄,自己没有一丝关于她的记忆。

  在古代这种治安不好的环境下,一个姑娘孤身一人出行是不多见的。

  潘大康说已经请里正帮忙打听附近村子里有没有谁家走失了姑娘,过几天才能看看有没有消息。

  余欢在陌生的时空、陌生的村落、陌生的身体里不知如何安放自己的灵魂。她不知该如何面对上天赐予的第二次生命,自己是否该泰然接受,是否还能回到自己原来的世界,想来是不太可能了吧。

  余欢在这些纠结的思绪中睡去,梦中她梦到了爸爸妈妈和姐姐,他们在梦里对她笑,又对她哭,她梦到了一家四口一起去郊游,梦到了刚六个月大的小外甥,梦到了生活了二十几年的家,还梦到了毕业后爸爸为了她上班方便给她买的小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