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锦鲤误农门

94.极品苏家

锦鲤误农门 叮咛耳畔 2113 2019-08-26 10:57:30

  面前的苏家院门大开,院门口挤满了看热闹的村民,甚至还有人趴在院墙上往里看。

  余欢被陆锦良拉着也挤进门口,站在人群里跷脚看,院子里一片狼藉。

  “小弟,这是谁家啊?”余欢低声问陆锦良。

  “这是苏家,那个是苏家的爷奶,地上躺着的是苏家的三婶儿,抱着苏三婶儿的是她大儿子苏大麦和大闺女苏大米,后面在哭的那个小丫头是苏大麦的二妹苏小米,旁边站着的那几个是大麦哥的叔伯大娘。”陆锦良指着苏家的众人一一给余欢介绍。

  那个苏奶奶苏钱氏长得短小精干,吊着三角眼一脸刻薄相,正在指着苏家三房的几人破口大骂,言语脏污,让余欢叹为观止。

  “一家子不安分的贱蹄子,克的老三现在躺在炕上!你们日日就会偷奸耍滑,现在小贱蹄子竟然都会偷东西了!”

  “真是良心让狗吞了,不孝敬我们做长辈的,现在还要一大家子养着你们这些贱蹄子!识相的就该去白河一头扎下去,省的连累我们一家子!”

  ……

  苏钱氏跳脚唱骂,好像是苏家三房欠了她多少银子似的,完全不像是在骂自己的亲孙子亲孙女,骂儿媳妇倒还罢了,自己亲生的孙子都被骂贱蹄子,难道不是她的血脉?

  更让余欢觉得心寒的是苏家老爷子在旁边看着苏钱氏叫骂竟然一声不吭,只闷头吸着烟袋锅子。

  “我二妹没偷东西!我们天天吃不饱饭,那个鸡蛋是昨天锦良他娘看二妹饿得发晕才给她的。爹上山打猎伤了腿你们都不给请郎中,二妹把鸡蛋留给爹吃,你们看到了就说鸡蛋是偷你们的!”苏大麦大声反驳。

  余欢一听还有自家婆婆的事儿呢,转头看了陆锦良一眼。

  陆锦良连忙点头大声说:“是,是我娘给的,昨天娘去大虎叔家给小虎送生辰礼,看到小米在河边陪着大米洗衣裳,就给了她鸡蛋,本来是给了俩,大米不要,最后就只让小米要了一个。”

  人群里想起了纷纷的议论声,都是谴责苏钱氏的,没搞清楚状况就冤枉自己亲孙女偷窃,还把儿媳妇打得躺在地上起不来。

  苏家人都朝陆锦良看了过来,眼神不善,但他们知道陆家是村里的大族,而且陆锦良家里前段时间开荒的事情全村皆知,他们不敢得罪。

  苏家大房媳妇苏林氏尖着嗓子说:“哟,这可真是误会了,老三家也没说明白,我们哪儿能知道呢。”

  “这可不是误会!我们一开始就说明白了,你们都不信,还说我娘不会管教孩子,打我娘的时候大娘可是也动手了,别以为我们没看见。”苏大麦气愤地道。十二三岁的少年正处在变声期,声音中还带着一些稚嫩。

  “这就是你娘教的你怎么跟长辈说话?没教养的东西!”林氏气得指着苏大麦大声呵斥。

  “我娘可不会天天指使小辈干活儿,也不会指着小辈儿的鼻子叫骂!我哥每天要砍一家子的柴火,还要下地跟着大人干活儿,我从去年开始就得帮娘洗一大家子的衣裳,还得做饭,你们家的豆子哥他们天天就知道出去耍,米花姐涂脂抹粉什么活儿都不会干,你们就会欺负我们家!呜呜……

  我爹打猎拿回来的银钱都进了奶奶的账,我家一文钱都没有留过,爹躺在炕上都四天了,你们就不给请郎中,呜呜……还不给干粮吃,天天就给稀汤!呜呜……”

  苏大米哭诉完就大哭起来。或许是一直以来所受的委屈在这一刻被激发,她不想再听娘的话忍下去,不想再受这些所谓的亲人的压榨。

  余欢暗暗为苏大米点赞,能够突破亲情的桎梏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人本性并不都是软弱的,很多时候人只是愿意把自己的忍耐和软弱留给自己的亲人,而往往最能让人受伤的就是那些所谓的亲人。

  但是现在是苏家的家务事,就是里正都不好贸然插手,别人也不好去管,也只能看他们自家如何处理。

  要是苏家三房能够想明白,那最好的方法就是分家出去单过,远离这一大家子的麻烦精。看起来苏家三房应该都是勤劳肯干的人,只要愿意劳动,那以后肯定就能养活自己。

  只是现在苏老三受伤卧床,不知道情况如何,若是他情况不乐观,那这一家子可就更艰难了。

  院子里的骂声一直没有停止,苏三婶儿头发散乱,脸上带着巴掌印肿的老高,躺在地上连哭的力气都没有了,这一家子却没一个人去帮忙扶起来。

  “爹!”苏小米的一声大喊把大家的目光引到了西屋的门口,苏老三趴在门框上,显然是从屋里爬出来的。

  “爹,娘,你们这是容不下我们一家子了吗?算起来我从十六岁就跟着老猎户上山打猎,孩子娘从进咱家门就起早贪黑伺候一家子吃喝,大麦大米五六岁就跟着干活儿,这些年我们一家子没吃过白饭吧?怎么我在炕上躺了四天你们就这么折腾他们娘儿几个?”苏老三悲声质问自己的爹娘。

  余欢看的很心酸,本来她一个外人跟苏家也不熟,她并不想管这事儿,但想到如果周氏知道了自己给的一个鸡蛋给小米家引来了一顿打,那周氏肯定要难受了,虽然那个鸡蛋也就只是苏家向三房发难的借口,但照周氏的性子肯定会觉得愧疚。

  为了周氏,余欢想帮苏家三房一把,也算为了苏大麦兄妹几个的勇气。

  想了一会儿,余欢在陆锦良耳边低语了几句,最后又问:“记住了吗?”

  陆锦良脸上露出一抹喜色,点点头应道:“嫂子放心,都记住了,我去去就回。”

  说完,陆锦良就转头挤出人群跑走了。

  苏钱氏因为亲儿子的质问更是恼羞成怒,指着他大骂“不孝”“白眼狼”……

  苏老三面对自家亲娘的泼辣毫无招架之力。

  余欢看不过去了,拨开前面的人上前去帮苏大麦先把苏三婶儿扶起来,让她坐在一张板凳上。然后又去转头冲人群里请人帮忙扶一下苏老三,他是个大男人,自己也不好上手扶他,而且也没那么大的力气。

  人群里出来两个大哥帮忙把苏老三给扶进了他们三房住的西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