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消失的边缘

消失的边缘 皮皮李 1608 2019-05-05 18:32:29

  “啊~”突然的一阵叫喊像巨大的浪头,掀开布帘翻卷过来。沐雅猛的一惊,睁开眼,看着自己的四肢,东一只西一只的摊在床上,被切断了一般,一点也不听身体的调动。“啊~”又一声叫喊,这次听到声音里充满了莫名的愤怒,像是飞机引擎划过般的轰鸣一样,让人感到震颤。

  父亲佝偻着身子扶在铁门栅栏上,像是要把一整天沐雅叱责他的那些话,甚至脑子里闪现的那些恶毒的想法,渗透到他的每一滴血液和细胞里,透过这一声声的叫喊,从嗓子里变本加厉的喷射到全世界的角落,那真是让人畏惧的一种力量。

  沐雅斜了一眼挂钟,快12:00了,老房子隔音不太好,父亲这样叫喊必定影响到左邻右舍的人。“爸,这么晚了,别闹了,大家都睡觉了”沐雅上前想要劝回父亲,可父亲并没有理会她,继续摇晃着门上的栏杆“爸,你跟我进去!”沐雅用力挽住父亲的胳膊,猛的将父亲往屋里拽回来一步,然后正要抢手过去把木门关上,父亲挣脱下来,“滚开,你谁啊?”从身后一巴掌抡在沐雅耳边,将她几乎扇倒在地上。

  沐雅用指尖轻轻触碰上一侧的脸颊,痛,涨得发烫,这是真的,真正的一巴掌打在了自己脸上……四周安静得可怕,墙壁门窗都随着摇晃的地面化为了渣土飘散开去……发自身体里的一点点碎裂的声响伴随着耳鸣渐起,好像自己半身的经历和记忆也随之在暗黑里离褪去,沐雅蹒跚了几步,也不知到了哪里,酸楚的泪水填满了脚下的沟壑,父亲佝偻的背影在彼岸边冷漠的伫立着,手里挂着一鸟笼,里面雀跃着那只他唯一还说得出名字的“小九儿”,沐雅想要喊住父亲,告诉他,笼子里的哪里是“小九儿”?“小九儿”10年前就去世了,可已觉力不从心。踯躅间,身后的一声呵斥猛的把她又拉回到这股容易让人麻木遗忘的奇怪味道里。

  “喂!我说你们干嘛呢?我忍了很久了……”

  隔壁的王阿姨第一个堵上门来点燃了左邻右里的抱怨,如期而至的斥责塞满了门外“几点了,让人睡觉吗?”“孩子明天早上得早起考试呢,干嘛呢这是!”“我们家也有老人好吗?”“管得住管不住啊?”……沐雅收拾了打转的的泪水,开了门出去跟大家挨个赔礼道歉。

  面对邻居的责问,沐雅除了赔礼以外,始终一句话也没有说,她明白自己没有道理,没有资格,也没有勇气还任何一句话出来,解释也好,辩解也罢。这些大多是看着自己长大的叔叔阿姨们,在他们眼中,沐雅是个听话的乖孩子,乖孩子犯错了就应是眼前这个沉默不语,深知罪孽的胆怯样子才对,才能尽快让大人们消了怒气。也许是大家伙看见她那红了一半的脸颊,和些许没有来得及收拾干净的酸楚,面对沐雅的连连低声赔礼,倒都瞬间都收起了“刀子嘴”来。“小孙,你爸这个情况也不是一两天了,也知道你的委屈……但你们总得有个办法,这么小间屋子……哎”

  沐雅回到屋里,轻轻的把门带上,关了客厅的灯,走到自己的床边靠窗的位置,拉上了布帘,用后跟登掉一只鞋,又蹭掉另一只,然后蜷缩起来,泪水从脚下的沟壑里倒流上来,顺着颈子脸颊从两侧的眼角进到自己的身体里,她感到一股浓烈的酸楚,这一天终归是来到了,父亲收拾起他整整一生的记忆,准备离她而去,留下的只有她眼前这道无法跨越的沟壑,她只有等待,等待泪水一点点的将它填满,或是彼岸的父亲冷漠的远去。脚步声渐进,那是沐雅早已熟悉的踩着鞋跟的趿拉声,门开了,先是木门,然后是铁门……沐雅有些犹豫,她从床尾坐起来,没敢回头朝向客厅,而是紧张的面向窗外,直到身后又归于了寂静,沐雅撩开窗帘将窗户朝外楔开了一个小口,她想要把这个自己曾以为熟悉的小城看得更真切一点,窗外的建筑像是躲在一块巨大的黑丝绒下,看起来如同隐形了一般。雪花随着风势,像溯海的浪头,在空中韵律的起伏着,把整个黝黑的苍穹都牵动起来。街道上,行人已经绝迹,只有偶尔一辆汽车,载着意犹未尽的狂欢,呼啸而过,沐雅在漆黑的窗外,看见一只耷拉着尾巴的狗,一瘸一拐的徜徉在路上,像极了车站台上那则寻狗告示里描述的样子。忽然,一股冰凉的风迎面撞了进来,沐雅一个激灵,缓过劲来却发觉,屋子里那股容易让人麻木遗忘的奇怪味道消散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