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消失的边缘

消失的边缘 皮皮李 1868 2019-05-05 18:30:52

  一个多月前沐雅报名参加的阿尔滋海默患者家属联谊会就在今天上午举行,原本是打算带父亲出来一起走一走,听说会上会有安排老人的一些康乐活动,但父亲近几日的状态的确有些糟糕……,无奈只能自己先去看看了。但愿能遇到李医师再聊聊父亲这些日子的状况吧,沐雅心想着出了单元门。走出阴暗的楼道,空气凝得像半透明的液体,浮在低空,沐雅缩了一下脖子,把大衣领子立了立,颔着头如同在水中破浪而行一般,把寒气从身子两旁荡开。社区的热力站开足了马力,腾起的白烟忽的被风吹落在路面上,又挣扎着卷起散开来。

  在这个北方的小城,沐雅生活了36年,城市里每一条路就如同在父亲的那间老屋一样,她熟悉得闭着眼睛也能走下去,每一条路上的经历和故事,出现过的人,说过的话……现在看来就像时间在这里开了个小差,让她对这些记忆保持得如此完整又清晰,这让沐雅在相当长的时间里感到一种安全。她乘上了10公交车,大约有3站地的时间,她望着车窗外划过的那一幕烂熟于心的景象,幻想起如果自己当年也像哥哥一样有勇气,也有本事离开这里去到大城市生活,又会如何?听说那里住上十年二十年也还能有觉得新鲜陌生的地方和时候。那里有走不完的路,认识不完的人,和那些多到永远也记不完整的回忆,真是一种无法想象又让人觊觎的奇怪感觉啊!

  联谊会在医院门诊楼的6层,这里就是父亲看病的神经内科。沐雅出了电梯就已经看见站满了走廊的失智老人和家属,有推轮椅的,也有搀扶着的,每个老人周围都立了个的家属,好些人看起来都比父亲的状态还要严重一点,沐雅这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么多失智老人聚在一起的景象,她恍然间意识到自己独自一人健康的伫立在这人群间,会有多么惹眼,于是扯长了脖子,却并没有看见给父亲诊病的李医师,而自己身边好像总也少了个可以与人交流的凭证似的……便越发觉得不自在起来,面对那些患者家属的笑脸,沐雅疑惑自己是否还能礼貌的给人回以同样的微笑。转了一圈沐雅实在忐忑自己孤伶伶的突兀,会不会影响了其他人的心情,于是在有人招呼大家伙进房间的当儿就不显眼的遛出来了。

  出了门诊楼,天还是阴沉沉的,浑浊的空气里裹挟着消毒水的味道弥漫开来。公车站就在医院门外十来米远的位置,快到大门口时,沐雅隔着围栏看见了一趟回程的10路公交汽车驶向站台,正想疾步追赶过去,可巧这时头顶绽开了一横晴空,沐雅顿时只觉得太阳从云缝中伸出了一只手,拽住自己,一把将她从这寒冬腊月丢进了温润的春天里,让人挪不动脚……沐雅眼看着车门关了,远去,才又慢慢的迈开步子,“不要再窘迫下去了,为何不在这巧遇的春风里显出一点享受的模样来?”一个声音告诉沐雅。她又放慢了脚步,比之前更加从容,更加自在,好像刚才消毒水的味道里也让自己感受到了一种混合着阿巴斯甜的幸福感。沐雅停下脚步在院门的通道让了一个推自行车的大叔进来,又特意的扭头看向了医院门口小岗亭里的保安,二十出头的小伙子,一副娃娃脸冻得绯红又透亮,沐雅冲着他笑了笑。刚刚的车站台上,一个跟自己差不多年岁的女人捏着一摞纸片,焦急的往灯箱上糊了一张就匆匆离开了,她的背影显得那么狼狈甚至滑稽,不知在赶什么,去哪里?沐雅走上站台,她看见刚才灯箱上贴的,原来是则寻狗的告示,哎,将才的贴纸的该是狗狗的主人了吧。多可爱的狗狗,怪不得着急,可怜呢。

  按沐雅的经验,下一趟10路汽车至少也是15分钟后才可能过来了,所以倒不如趁着这一缕久违的阳光,如沐春风的走上一站,身子还暖和一点。

  路上的行人比来的时候多了,衣服的色彩也缤纷了不少,沐雅随着三三两两的人,循着交通灯跳跃的节奏,穿过一条条斑马线,从长兴街穿到五一广场,从五一广场穿到兴达百货……这才是这个城市回馈给她生活了36年的样子,她把回去的公车线路揉成了一团,扔了,好久没看看这个城市了。上班的白领,上学的孩子,买菜的阿姨,还有一对穿戴时尚的情侣,从商场出来,他们亲昵的依偎着,旁若无人的轮番舔舐着一只蛋卷冰淇淋,好像整个城就是个梦幻中的大气球,他们就是梦中仙侣,乘着气球,飘上半空……沐雅突然想起小时候父亲骑车带着自己和哥哥四处去找露天电影看的场景来。那时候他们总是到各个单位大院里瞎转,循声而至,方圆几公里之内,一个晚上总能发现一个放电影的地方。

  沐雅看了看时间,不到10点,她想好了,去电影院吧!就在兴达百货的四楼,现在人不多,选最后一排可以在沙发软座上好好的躺上一个来小时,看一部不太用动脑子的动画片或者喜剧片也行,或者就只是坐着也行。从现在到中午,她可以堂而皇之的告诉父亲,告诉张姐,告诉所有人,她去联谊会了,不会有人质疑的。她已经很久没有这么肯定的知道自己要去这个城市的什么地方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