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消失的边缘

消失的边缘

皮皮李

  • 短篇

    类型
  • 2019-05-05上架
  • 7299

    连载中(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消失的边缘 皮皮李 1637 2019-05-05 18:30:32

  沐雅在一列车厢里惶恐的摸索到一点缝隙凑近了喘息,却又顾忌将才的“鬼影”也许正在车厢外恼羞成怒的搜觅自己……她猛的捂住嘴,逼迫自己小心的从手指缝里吸进一点点空气,只在这漆黑里留下一丝丝怯弱的呼声。车厢外凛冽的风像是跟鬼影合谋了一般替它把一声声怒吼从缝隙间刺进来。

  突然,一串钢铁撞击的拉拽声如多米诺一般哐当哐当的从远处传到脚下,沐雅只觉地板一阵晃动,列车开动了?……一串冷汗从她额头冒了出来,猛的睁眼便醒了。

  “当当当”从客厅传来铁环叩门的声音,不一会儿又几声,沐雅缓过劲来撑起身子,乜着眼,趿拉上鞋子应了一声起去开门。

  这是间大约60来平米的一居室,在一楼,父亲在早年间厂里老屋拆迁时就地置换来的其中一套,大一点的那套在哥哥沐唐结婚前卖掉了,当时留着这套小的是为了方便老两口腿脚,不爬楼梯,但没想到后来周围的楼房可以高得这么厚颜无耻,如今只在冬天留给了这一层小屋下午2个来小时的阳光还照得进来……自从2年前父亲出现自理障碍之后,沐雅辞了工作就搬来住在这里了。现在在客厅靠窗的位置,贴着暖气片临时搭了张单人床,原来晾衣服的杆子上拉了一半布帘。之前为了给父亲腾出点走路的空间,客厅里原先的家具只留了沙发、电视组合柜、一张餐桌和三把折叠的椅子,桌子也是尽量靠在了阳台的一边,贴着沐雅的床沿。

  因为采光不好,屋子里让人觉得昏昏沉沉的,因为今年入冬后就没开过窗了,所以屋子里还散发着一股奇怪的味道,不过人们对于气味,总是容易去适应然后就麻木的忘掉了。开了门,沐雅顺手把客厅的白炽灯点亮了,该死的阴天,一楼就是这个样,大白天的也得点个灯,墙上的挂钟刚过8:00,哎,算下来自己也就迷瞪了不到4个小时。沐雅转了转自己的膀子,按了按,还疼着呢。

  每天早上8:30,护工张姐都会过来家里,跟家政公司的合约里写定的是看护老人,包括协助就餐服药,室内外活动陪护,以及老人的个人清洁,时间到下午1点,沐雅管张姐一顿午餐。但最近几日父亲晚上总折腾人,整宿整宿的不睡觉,有时候是找东西,翻箱倒柜的找,也不说找什么。有时就黑着灯对着窗户站在那半天,他说窗外有人喊他出去玩,一开始怪慎人的,后来沐雅也就习惯了。昨晚却真是气人,可能是自己尿床了半夜睡着不舒服,起来走到沐雅床前,冲着她毫无征兆的就一拳打了过去……半夜4:00多了起来给父亲换床单,换裤子,又哄着他上床睡觉,他躺在床上嗷嗷的喊,时不时还笑几声,直到天蒙蒙亮了倒才踏实下来。所幸的是,这几天趁父亲上午睡觉的时间,张姐体谅的寻摸了一些家务来干,洗洗老人的衣服,拖拖地板归置一些杂物什么的,其实也没有多少事情,但屋子里好歹有个人在,沐雅也才可以安心的再补个早觉。

  张姐是沐雅找到的第三个护工了,也是最令人满意的一个,第一个是比沐雅稍年轻的妹子,也姓张,那时还是住家的,后来不到2个月,工钱都不要了就请辞了,第二个干了差不多半年,最后两个月的时候连着跟沐雅要涨工钱,那时候沐雅还上着班,心算下来合着一个月工资基本都得开给她,加上父亲本身也是越来越排斥护工,脾气越来越乖张,所以沐雅和哥哥沐唐商量后,每月由哥哥出点费用给沐雅补贴,就让亲闺女接手了。

  张姐一边抱怨这鬼天气冷得让人想死,一边从头上绕了两圈摘下毛线围巾搭在进门的一个椅背上,挂了外套换了拖鞋。

  “又一夜吧?”

  “嗯”

  “你休息吧,我盯着”

  “不啦,今儿得出去一趟”

  沐雅从厨房暖气片上提了一袋鲜牛奶,倒进碗里呷了一口,虽说现在这些牛奶早不是她还能回忆起的味道,但她还是满意这种温度恰好的感觉,让她片刻觉得似乎20年前的一束阳光照进了这里,让整间屋子又充满了光彩。

  用完早餐,沐雅感到这室内的空气又燥热得逼人起来,她走到窗前挂起一个鸟笼,把收拾出来的一些面包碎屑撒了进去,里面的一只禾雀歪着头像不认识似的盯着她。窗户上不均匀的结了一层霜,沐雅用手指头调皮的涂画了个洞,然后把整个手掌也摁在了玻璃上,一阵清爽顺着手臂沁入心脾。

  “哦,外面降温了,多穿点,说晚上下雪呢”张姐提醒道。

  “嗯,我中午就回来了。”沐雅从门旁的挂钩上摘下一件驼色大衣出了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