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六界之众生六道

第十一章:过往

六界之众生六道 玖久九氿 3921 2019-05-16 03:15:00

  自从那次事后,叶子卿和云灵的关系竟莫名其妙的增进了许多。

  转眼已经过了腊八,叶子卿一大早就把云灵从床上喊起来。

  “啊!这才什么时辰啊,这么早叫我起来干嘛!”早起的云灵一向格外暴躁,随手从床上抄起一个枕头,朝叶子卿扔去。

  叶子卿一脸淡定的接住枕头,“姐姐,今天是腊月二十四,该去置办些年货,收拾收拾,准备过年了。”

  过年?云灵并不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词,但他们血族一直以来都没有这种习惯,如今来人界才晃过神,这好像是人类最重要的一个节日。

  这还是自己第一次体验人类的节日,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云灵坐在床上缓了半晌,“过年啊,知道了。”朝叶子卿伸出手,“枕头给我。”

  拿回枕头的云灵准备下床换衣服,突然意识到有什么不对,扭头看向依旧站在门口的叶子卿,问道:“你怎么还不走?”

  叶子卿嬉皮笑脸的说道:“姐姐继续,完全可以当我不存在的。”

  云灵眉头狂跳,这风流的性子什么时候才能在她面前收敛一点?强行忍住拿枕头再砸一下的想法,和颜悦色的跟叶子卿说:“乖,出去,除非你的年货不想买了,不然咱们就在这耗一天。”

  好不容易等到叶子卿磨磨蹭蹭从她的房间离开,云灵暗自在心里庆幸,幸好自己从来都没有裸睡的习惯,不然早就被那谁看光了。

  如果换个人打扰到她休息,她估计会直接把那人打的连妈都不认识吧。哪会像对叶子卿这样,云灵望天,默默地给自己找了个理由:嗯,对,一定是因为叶子卿长得好看。

  穿好衣服擦完胭脂,云灵走到大厅,发现叶子卿手里端着两个碗。住在这里那么多天,也没看见府里有个下人,偌大的府邸只有他们两人,格外清冷。

  看着云灵过来,叶子卿笑了笑:“正好你出来了,要是过一会儿,面就要凉了。”

  云灵坐下,拿起筷子尝了一口,有些惊喜的说道:“这是在哪家买的啊,味道不错啊。”

  叶子卿无比自豪的说道:“什么哪家买的,这是小爷亲自下厨做的,当然好吃。”

  “你还会煮面?!”云灵很是惊讶,毕竟他们两个平时的一日三餐都是在外面解决的,厨房仿佛只是一个摆设。

  “喂喂,你那是什么表情,小爷我可是全能啊”看见云灵反应,叶子卿很是不满。

  云灵感叹道:“啧啧啧,真的没看出来,想你这样的公子哥,不是应该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吗?”

  “其他人能跟小爷比吗?”叶子卿不屑的说道。

  “那你要不要考虑一下,咱们以后早餐就不在外面吃了。”云灵试探性的问道。

  叶子卿笑了一声:“当然....”

  云灵充满期待的看着叶子卿。

  “当然不可以。”叶子卿话锋一转,“你当随随便便就能吃到小爷亲手煮的面啊。”

  云灵很是郁闷,无比哀怨的看了叶子卿一眼。

  叶子卿在心里狂笑,他算是抓住这个女人的弱点了。

  这叫什么?

  对!欲擒故纵!

  年关将近,家家皆是喜气洋洋,忙碌了一整年,难得有机会能好好休息,北边的战火也因过年而短暂停歇。杭州似乎完全不受战乱的影响,街道上一片祥和热闹,人们脸上洋溢着快过年的喜悦。

  来往如织的人群似乎有点令云灵不太自然,云灵皱着眉头,微微用宽大的琵琶袖掩住口鼻。

  “怎么了?”叶子卿注意到身边人的不对劲。

  云灵摇摇头,示意自己没事。

  叶子卿表情突然变得凝重起来,“你莫不是染了风寒吧。”解下身上的大,二话不说披在云灵身上,“跟你说了多少遍,大冬天的多穿一点,虽然这里没有北方冷,但也是很容易得风寒的。”

  云灵有些无奈,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跟叶子卿解释自己没得风寒,,总不能跟他说,自己陡然一下子闻到这么多人味,肚子饿了,刚刚抬手也只是为了遮住一时没控制住而变回原样的牙齿吧。

  只好说一声“知道了”,乖乖的披着叶子卿的衣服。

  “诶诶诶,子卿,你过来看,这个东西好有意思啊。”云灵盯着一个有转盘的小摊子两眼放光。

  叶子卿看了一眼,“这是糖画,转到什么画什么,也可以加钱自己选。怎么?想要吗?”

  “嗯嗯嗯!”云灵连忙点头。从袖子取出一小点碎银子,问那师傅:“真的什么都可以画吗?”

  云灵小姑娘般欣喜的模样让叶子卿觉得很是新鲜。

  老师傅呵呵一笑,“是啊,姑娘想画个什么?”

  “嗯....”云灵低头思索。

  见云灵还没想好画什么,老师傅提议道:“画只兔子如何,一般小姑娘家都喜欢这个。”

  云灵脑内有了想法,“不要兔子,画只麒麟吧。”

  老师傅手一抖,谁会画这么复杂东西啊!有些为难的说道:“这个....要不给姑娘画只龙或凤?”

  叶子卿失笑,“好了好了,别为难人家师傅了。”转头看向那摊主,问道:“老师傅,可给我来画?出双倍的钱。”

  老师傅听见有更多的钱赚,还不用画那么稀奇古怪的东西,连忙点头,将糖勺递到叶子卿手上。

  叶子卿接过糖勺,略做思索,没过多久,一头栩栩如生的麒麟便被他用糖给勾画了出来。

  麒麟是鬼界的护界兽,叶子卿之前在鬼界阅遍百书,即使复杂倒也是会画的。

  看见叶子卿真画了出来,云灵颇是震惊,看来自己这个便宜弟弟,会的东西好像还不少嘛.....

  老师傅和周围的女子似乎被他这一手给震到了,马上就有一个看起来年方二八的女子红着脸对他说:“能否劳烦公子在画一个,我们会给钱的。”其余女子纷纷在旁边起哄道:“再画一个,再画一个吧。”

  听着她们起哄,云灵有些恼怒,凭什么给你们画?又不是很熟,况且我们也不缺钱。

  叶子卿用余光看了一眼云灵,随即露出一个能迷死人的微笑,“多谢各位姑娘的抬爱,但小生也总不能抢了人家师傅的生意啊。”

  看年轻帅气的公子哥拒绝了自己,众女子只好作罢。叶子卿几乎是被云灵扯出人群的,“诶,小心糖,糖!”

  云灵从叶子卿手中接过糖,道了声谢,又笑着问道:“怎么不也给她们画一个,这可是你俘获众多姑娘芳心的好机会啊。”

  叶子卿略微弯下腰,“怎么?吃味了?”

  云灵嗤笑道:“子卿啊,你未免也太自恋了点吧。”

  叶子卿若有所思的摸摸下巴,“难道以小爷的姿色,都在一起那么长时间了,都不足以让你动心吗?”

  “什么样的男人我没见过,哪会这么轻易就动心。”云灵看向他,“倒是你,你就不打算认认真真找个姑娘定下心来成亲吗?”

  叶子卿调笑道:“姐姐都还没成亲,我急什么,况且,我不就是想在姐姐身上定心吗?”

  “得了吧,在我面前就收起你那一套对付小姑娘的把戏吧,姐姐不吃这套。”云灵不以为然的看了他一眼,“话说,你就没有对一个姑娘动过真心吗?”

  叶子卿眸子一暗,唇边依然挂着不露破绽的笑容,“没有。”

  一点点被埋藏在心底的苦涩逐渐晕开,他敢对人界的女子动情吗?

  在他刚来人界,还没碰上风煜的时候,确实是真心诚意的喜欢过一个人,而且已经与对方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

  但世事难料,同许多人一样,在这个并不安稳的年代,随时都有可能流离失所,家破人亡,无论富贵还是贫穷。

  还记得那是一天下午,叶子卿送她回家,还没走到村口,叶子卿就闻到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并且伴随着阵阵叫喊声。

  回到村子,那姑娘被眼前的景象吓得快哭了出来,满地的尸体,房屋都有被翻过的痕迹。叶子卿牵着她的手,放轻脚步走到她们家门口,隔着一扇门,两人听见屋内传来女子痛苦而带着屈辱的叫声。

  叶子卿一个没注意,那姑娘猛得推开门,竟看见自己的姐姐被两个男人强行按在身下凌辱,而自己的双亲,就倒在旁边的地上,胸前的血洞还在往外泊泊的冒着鲜血,眼睛正死死的瞪着门口的方向。

  叶子卿皱眉,看这样子,应该是山匪到村里烧杀抢掠。

  屋里的男人听见动静,回头看见还有一个如花似玉的小姑娘,吓呆在门口,狞笑着拿起砍刀朝她走过来,叶子卿将其中一人击倒在地,拉着她就往外面跑。

  快跑出村子的时候,突然出现三个个山匪将他们拦住,同身后的山匪将两人围住,人数粗略的估计起来,大概有近百人。开来这是上都下山了啊。

  “男的杀了,女的留下!”

  叶子卿折扇一挥,从包围中破出一小条口子,“你赶快逃,我不会有事的。”蕴含着内力,将她推了出去。

  山匪见到嘴的鸭子飞了,将怒气都撒在叶子卿身上。叶子卿修为不差,但双拳难敌四手,一边打,一边往反方向退。

  兀地一道内力打来,叶子卿堪堪闪躲,心中大惊,这群人里面,竟然有一个是修为练气后期的?!

  褪去人类的伪装,与血族类似,但又不同的猩红色的双眸泛着凶光,双手指甲微微向内弯曲,正与他敌对的那个山匪,顿时浑身汗毛竖起,若是不看,还以为自己对面的是头准备捕食的猛兽。

  入夜,那姑娘还沉浸在失去亲人的现实中痛苦的不可自拔,浑浑噩噩的不知道自己朝着哪个方向走,一直走到了江边。

  隐隐约约看见前方有一团人影一样的黑影在动,猛得吓了个激灵,大着胆子,蹑手蹑脚的走过去。

  “啊!”那姑娘发出一声惊呼,“子卿?”

  叶子卿听见有人在喊他,从一堆血肉中抬起头,看清人后,“你?!”

  “子卿,你在干嘛?”她以为自己受到的刺激太大,出现了幻觉。叶子卿跪坐在一堆尸体中,浑然没有往日那副翩翩公子的形象,嘴边,衣襟上全是鲜血和肉糜,身下的尸体上有明显的被撕扯啃食过的痕迹。

  明眼人都知道发生了什么!

  “我,我,你听我解释。”叶子卿一下子慌了,连忙用袖子擦掉嘴边的血迹。

  她看着叶子卿一副从地狱归来的修罗模样,脚步不自禁往后挪,“你,你别过来。”

  叶子卿试图去拉她的手,“不是你想的那样的,你听我说。”

  她连连往后退了好几步,尖叫道:“啊,我不听,我不听,你不要碰我!你这个怪物!”

  叶子卿的手悬在空中,看她这样子愣住了,嘴唇动了动,最终没有说话,看着她慌忙逃走,差点踉跄的背影,扯出一抹苦涩的笑,不死族,叫的再怎么好听,再怎么有理智,终究是由丧尸进化而来的,是要食人血肉的啊。

  与近百个山匪一战,耗费了叶子卿所有的气力,强烈的饥饿感和空虚感,让他只能用最原始的方法去恢复体力。

  叶子卿抬头,用一只手捂住脸,仰天大笑,笑着笑着,两行清泪顺着满是血污的脸庞流下。心中充满了不知道是对谁的失望。

  当初说有多么爱自己,无论自己变成什么样,她都爱自己。可现在呢?呵,都是狗屁!

  爱情这东西太脆弱了,禁不起任何挑战,人类也是如此,爱他?那为什么连听他解释都不肯?遇见山匪也没见她逃的那么快!

  从那之后,叶子卿把自己的身份隐藏的更好,至于人类女子?玩玩就好,毕竟他们不死族在人类眼中就是个怪物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