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爱殇之情

解毒

爱殇之情 鞠易 2455 2019-09-20 23:08:34

  没多久,一抹明亮的色彩冲了进来,正是君无邪。

  他弯着腰气喘吁吁的说不出话来,一旁的文正冷着脸说道:“站那干什么,还需要我请你吗?”

  君无邪心中一百个委屈,有苦说不出,从郊外赶到这里那里那么容易,可站在眼前的是谁,他敢惹吗。于是立马冲到床边,抓起床上人的手把起脉来,没过一会儿,便神情复杂的看了看床上的人。一看惊呆了,这着实是个美人啊,眼睛只不过多停留了一会儿,君无邪便感觉到屋内的温度直线降低。难道是这丫头寒毒又发作的原因?正这样想着,背后传来凉飕飕的感觉,文正的声音淡淡传来:“再盯着她看,我把你眼珠子挖出来。”

  君无邪吓得连忙收回眼神,继续把脉,过了一会儿,转身向文正禀报道:“她确实中了寒毒无疑,不过幸好这位小姐习武,体内有内力镇压,毒性没有侵蚀五脏六腑,寒毒解药药材极为难得,不过你放心,我一定上刀山下火海也一定帮她寻来。”

  听他说完,文正才安下心来,走到床边,替她掖好被子。君无邪刚想开口询问,轻风走了进来:“公子,听雨楼陌染求见。”

  “陌染?”文正好看的眉皱了皱。

  “是。”

  “让她进来。”

  没多久,一名倾国倾城的女子走了进来,虽然穿着男装,但仍然挡不住她的美貌,陌染拱手向文正与君无邪行礼:“听雨楼陌染拜见文公子。”

  “无需多礼。”文正依旧淡淡的说道。

  “今日前来,小女是想带回楼主听雨。”陌染现在还心有余绰,听完文府下人的禀报,着实把她吓了一跳,楼主名门闺秀,才貌双全,怎能住在其他男子家中,万一有人图谋不轨,即使没有,传了出去,楼主还做不做人了,所以这事她连老爷都没有禀报。

  “不行。”文正立马拒绝道。

  “为何?”陌染疑惑道。

  “她身中寒毒。”

  “什么?!楼主没事吧?”陌染吓了一跳。

  “已经压制住了。”

  “谁做得?”

  “现在还不知道,正在查。”

  陌染气的,要让她知道是谁给楼主下的毒,她非把那人碎尸万段不可。

  过了一会儿,她似乎又想到什么:“多谢文公子救楼主,来日必当感激不尽,但,楼主毕竟是待字闺中,若是此事传了出去,恐有损楼主名节,所以,小女还是把楼主带回去吧,文公子放心,我们听雨楼人才济济,医者更是无数。”

  “不行。”文正还是拒绝了。

  陌染一听,怒了:“文公子如此阻拦,可是有什么目的。”

  “是,我仰慕听雨楼主已久,如此好的机会,我怎会错过。”文正脸不红心不跳的说,一旁的君无邪与轻风节操碎了一地。

  “你,无耻之徒。”陌染说道。

  “轻风,送客。”

  一旁的轻风反应过来,走到陌染面前:“陌姑娘,请。”

  陌染抽出剑,架到轻风的脖子上:“今日我不带走楼主,你们就别想活着离开这个屋子。”

  轻风面无表情的看着陌染,一个闪身就闪到了陌染的后面,陌染立马轻功向后退了一步,转身看着轻风,于是,两人打了起来,一旁的文正冷眼旁观。

  没一会儿,轻风就被陌染制服,随后,陌染转身看着文正:“我再说一遍,把楼主交出来。”

  文正轻笑了一声:“你真的确定,你能打得过我吗?”

  “我不确定,但,我想试试。”陌染抬起剑,对着文正,突然,文正起身,来了个空手接白刃,一旁的君无邪看得两眼冒光,能看到文正动手,死而无憾了,正想着,陌染倒在了地上,她捂住胸口只觉血气上涌,随后,吐血在地。

  “还比吗?”文正高高在上的站着,看起来温文尔雅的样子,只是面无表情,似乎刚刚打架的不是他一样。

  陌染还想挣扎着起来,但最终还是倒在了地上。

  “轻风。”

  “主子......”轻风受伤不轻。

  “先将她送回听雨楼,然后自行领罚。”

  “......是”连个女人都打不过,轻风内心非常恼怒,自己这么多年的武功是怎么练的。

  随后,文正向听雨房间走去,见君无邪还在看:“还看,要不要我们比试比试。”

  君无邪一脸苦哈哈的表情:“你开什么玩笑,我能打的过你吗?”

  “那还不快走。”

  君无邪连忙跟上。

  俩人来到听雨的屋子里。

  “她何时能醒过来?”文正问道。

  “明日。”

  “好了,你可以滚了。”

  君无邪:“……”不带你这样重色轻友的。

  …………

  第二日,听雨醒了,觉的全身无力,顿时火气升了起来,要让她知道是谁下毒,她一定把他碎尸万段,还要扒一层皮,再在锅里油炸一下。

  正想着,文正走了进来。

  听雨:“文公子,这件事,多谢你了,只不过我住在你们家也不太好,没事我就先回去了,这两天多有打扰,抱歉。”说完,起身便要走,结果,身子一软,塌了下去,幸好文胸眼疾手快的接住了她。

  “就这样,还想走?”文正挑挑眉。

  “我……”听雨想反驳,结果头晕眼花。

  “你的毒没有解完之前,你就老老实实的呆在这,哪也不许去。”文正将她抱了起来,放在了床上。

  听雨惊呼了一声,等到接触到了床边,连滚带爬的爬到床的另一侧,一服防狼的架势。

  文正失笑:“我对你那身材,不感兴趣。”

  “你……登徒子……”听雨瞪了他一眼。

  文正也没再说些什么,只嘱咐了她几句,然后转身离去。

  文正走后,听雨立马开门,刚想走出去,结果两个侍女拦住了她,听雨一看两人一副凌弱的样子,风一吹就倒的身体,一看就不会武功,这就好办了。

  “你们干嘛,让开,我不想伤人。”听雨厉声说道。

  两个侍女相互看了看,渐渐的向听雨靠近,一副要干架的样子,听雨连忙后退,带着防范的心理:“你们要干嘛,你们别过来,再过来我喊人了......”虽然她们没有武功,可自己现在中毒,不一定能对付的过来。

  突然,那两个侍女一下扑倒在听雨腿上:“小姐,你可怜可怜我们吧,公子说了,如果你不留下来,我们都会被赶出去的,小姐,求求你了。”

  听雨已经风中凌乱了,她没想到文正会用这招,太可怕了这个男人......

  ............

  另一边的文正,正在与君无邪喝着茶,一想到听雨现在的表情,嘴角淡淡的扯出一个弧度,一旁的君无邪惊奇道:“好久没见你这么开心的笑过了,不会是真的动心了吧。”

  文正连忙收起笑容:“我看你是最近闲的实在是没事干了吧,怎么样,要不要去边疆待一会儿,我看,军医这个职位挺适合你的。”

  君无邪连忙收回自己嬉皮笑脸的样子:“不不不,我不是还要帮你照顾那位姑娘,对吧。”

  文正冷笑了一声。

  “不过说真的,这下毒的人是真的狠,要不是你及时用内力镇压住,她早就命丧黄泉了。”君无邪说道。

  “我不会放过他的。”文正眼里闪过一丝狠厉。

  一旁的君无邪心里想到:还说没有动心,一副动她就碎尸万段的样子,看来,以后那个人的日子不好过了。

  已经是第七天了,听雨已经无聊的每天除了吃就是睡,除了睡就是吃,听雨觉得自己身体已经恢复的1差不多了,抗议过好多次,可文正依旧没有要放自己走的意思。

  ............

  听雨来到文正书房。

  “文正,我的身体已经好多了,你看,我都能提两桶水了。”听雨特地提了两桶水过去。

  文正看见听雨手上的两桶水,满脸黑线:“放下。”

  ............

  听雨站在门外,好不容易等到文正回来:“文正,我的身体恢复了,那个......我东西准备好了,陌染一会就来接我,这几天,多亏你的照顾,谢谢你了。”

  文正低头看了看听雨身上单薄的衣服,自动屏蔽了听雨的话,连忙将自己的衣服脱下披在了听雨的身上,眉头紧皱:“怎么穿这么少,万一冻着引起寒毒怎么办。”

  听雨懵了:“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站门口说什么,进去说。”说完,拉着听雨进了门。

  听雨瞬间疯了:“文正,你放开我......你放开我,我告诉你,你这是囚禁,我要告你,我要告御状,你放开我......”

  ............

  终于有一天,听雨拍案而起:“我要回家。”

  “可以。”

  听雨没想到这次文正会答应的这么爽快,生怕他反悔,连忙想要拔腿就跑,刚走到门口,却听到文正的声音传来:“赢曦公主即将嫁给楚国将军江辰,这个消息你还不知道吧。”

  听雨身体一顿,转过头问道:“什么时候的事?”

  “三天前,太子亲自下的旨,据说,赢曦公主跪在殿外求了好几日。”文正玩弄这茶杯说道。

  听雨第一反应就是想到温暖,她现在会有多难过。

  “我可以帮你,不过前提是你,要留下。”

  “文正,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我就是查不到你?你为什么要帮我?你知道我想干什么吗?还有,为什么你一定要我留下来?我要提醒你,我已经有婚约了,你这样,不怕惹麻烦吗?”听雨就不明白了,为什么他总是阻拦自己离开。

  “听雨楼主恐怕想多了,把楼主留下来,是有一件事,希望与楼主合作。”文正脸色一沉。

  “何事?”

  “既然楼主问起,我也就不多瞒了,不知楼主可曾听说过风影楼?”

  听雨点点头,当然听说过,风影楼,杀手组织,只要是风影楼盯上的人,没有暗杀不成功的,而且,从来没有人见过风影楼的人,极其神秘。

  “我便是风影楼楼主。”

  听雨大吃一惊,万万没想到,不过也怪不得自己一直查不到文正的任何信息。

  没过多久,文正看了看听雨继续说道:“如今先王薨世,太子根基不稳,丞相吕不韦专权,几次三番找我风影楼麻烦,我找听雨楼主,也是为了这件事。”

  听雨沉思了一会:“他吕不韦专权关我何事,朝廷的事我一个小小的听雨楼恐怕不便插手吧?我管不了,也不想管,文公子另寻他人吧。”说完,听雨便要走,却听见文正说了一句:“可吕不韦不一定会放过你。”

  听雨停下脚步。

  “这一次的毒,是他下的,对吗?”听雨冷冷的问道。

  “是。”

  “果然,吕不韦真如传言一样,做事果断狠辣。”听雨说道。

  “听雨楼主,你我同为江湖中人,为何不强强联手,扳倒吕不韦呢?”文正问道。

  “可是......我与权倾朝野的丞相作对,我又能得到什么好处呢?”听雨转过身,与文正对视着。

  文正一愣。

  “我只希望听雨楼不再出任何事,我的手下可以安安稳稳的,不再有牺牲,可你们,一个接一个,想把我推入朝廷这个无底深渊,你是,吕不韦是,太子亦是,你们到底怎样才能放过我,放过听雨楼!”最后一句,听雨接近喊的说了出来。

  文正沉默着,直到听雨走到门口的时候,他才反应过来:“我言尽于此,如何选择,由你自己决定,今日天色已晚,你早点休息,如果明天你的决定还是一样的话,我绝不会再拦你了。”说完,便走了。

  待文正走后,储存许久的泪,终于还是不争气的流了下来,听雨坐了下来,轻轻抹掉了泪滴,而此时门外的文正,看着烛光照映在门窗上的那抹纤细影子,心微微痛了一下,有那么一瞬间,文正觉得自己快要呼吸不过来。快走吧,不要再留在这里,远离咸阳,远离宫廷,远离.......我。

  ............

  第二天,听雨一早便走出房间的,果然,就像文正说的一样,没有人再拦着她,在踏出文府的时候,并没有看到文正的影子,只有自己的汗血宝马,听雨心中突然生出一丝失落感,终于要离开这了,这不正是自己想要的吗?

  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听雨翻身上马,飞奔而去。

  直到那抹飞奔的影子消失,文正从门后走了出来,望着她消失的地方,轻声的说道:“再见。”

  听雨并没有直接回听雨楼,而是一人牵着马,走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看着百姓和乐,听雨就觉得一切都已经无所谓了。

  可今天街道上的情景不同,几乎门户禁闭,路人行色匆匆,没有孩子在街上玩耍,跳皮筋,捉迷藏,街上再也没有以前的生龙活虎。

  突然,一个身影突然撞了过来,是一个妇女,拎着一大堆东西,掉了满地:“对不起啊,姑娘。”说完,便弯腰下去捡。

  “没关系。”听雨也帮忙捡。

  “大娘,别走那么快,小心点。”听雨将自己捡起的东西递给大娘。

  “哎,不快还能怎么办,如今这世道,恐怕要乱了,一旦兵变,受苦的还不是我们这些老百姓,姑娘,你自己一个人走在外面小心点。”说完,妇女带着东西走了。

  原来,无论自己怎么躲,还是躲不过这既定的命运。

  ............

  “你就这么让她回去了?”君无邪一口茶水喷了出来。

  “一会儿你给我打扫干净。”文正喝了口茶,淡淡地说道。

  “哎,你个冷血无情的人。”君无邪重新坐在了刚刚的地方。“不过,话说回来,你对她,是不是真的动情了。”

  “君无邪,你再不正经,我就立马赶你出去。”

  “别啊,我错了还不行吗。现在好了,只能等五年后你的皇后回宫了。”

  “五年,太长了。”文正放下茶杯,说道。

  “文正,你要干什么,你别胡来。”君无邪盯着文正说道。

  文正斜瞪了君无邪一眼:“我能干什么。”

  “一看你就没有好事。”

  “我想与蒙家退婚。”

  “你说什么?”君无邪跳了起来。

  “我不想再让她受到伤害了,更不想,让她陷入这权力的斗争中,所以,我要和她退婚。”文正依然淡淡的说道。

  “你要想清楚,目前,在朝堂中,只有蒙家这一大家族足矣和丞相对抗,没有了蒙家,相当于你在朝堂没有了势力,你,想好了吗?”君无邪问道。

  “只要她不愿意,我不会逼她。”

  正当气氛处于压抑气氛的时候,一抹白色的身影走了进来,走到文正面前:“我接受你的建议。”

  君无邪还没有反应过来,文正就已经站了起来,与那名女子对视着:“你想好了。”

  “想好了,毕竟,我不能平白无故的被他欺负,不是吗?”

  两人就这么对视着......

  君无邪走后,屋内就只剩下听雨与文正两人。

  “为什么,又回来了。”文正斟了一杯茶,递给听雨。

  听雨接了过来,品了一口,说道:“我说过了啊,他给我下毒,我咽不下去这口气。”

  “你不是不知忍耐的人。”文正盯着听雨,似乎是想寻找真正的答案。

  “怎么不是,文正,你我才相识多久,别以为你很了解我。”听雨毫不畏惧的回视着文正。

  气氛一下到达了最低点,无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