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爱殇之情

元旦

爱殇之情 鞠易 2836 2019-07-30 23:01:17

  转眼,已经入冬,临近元旦节,咸阳一时热闹起来。

  早早起来的听雨,一边摆弄着花花草草,一边和同样早起的温暖聊天:“你知道吗,每到元旦,父亲便会亲自下厨,做好多好多好吃的,我哥呢,便会把整个院子挂满红灯笼,各式各样,对了,我母亲会包红包给我们这些晚辈,我呢,就负责捣乱......”正说得兴起,转头一看,看到温暖的表情,立马住了口。

  “抱歉啊,我忘记你家......”

  “无妨,这种万千宠爱的日子,我曾经拥有过,可如今失去了,再也得不到了。曾经没有好好珍惜,现在想来,只有惋惜,我失去了这个世界上最容易拥有,也是最难以拥有的东西。”温暖低下了头,身体微微颤抖,听雨知道,她是在强忍着不让眼泪留下来。

  听雨还想再说些什么,可什么也说不出来,只能伸出一只无处安放的手,想要握住温暖的手,却只是落在她的肩上:“别伤心了,从今以后,我的家便是你的家,我的亲人便是你的亲人,你不必见外,我父亲母亲都可喜欢女儿了,可到我这一辈,就只有我这一位女子,若是你来了,我父亲母亲一定非常开心。”

  “谢谢你,听雨。”温暖握住了听雨的手。

  “不客气。”两个人相视而笑。

  ............

  “太子,你这是要出去。”赵高一进门便看到嬴政更衣,立马上去帮忙。

  “今天元旦,我这个做夫君的,自然要陪太子妃逛逛。”嬴政邪魅一笑。

  “啊......蒙,不对,太子妃在咸阳?”

  嬴政什么都没有说,只留下一个背影。一旁的赵高还没有反应过来。

  过了一会儿,赵高才对嬴政背影喊道:“哎,太子,你要早点回来,明天是你的登基大典。”

  没有回应,赵高也不知道嬴政有没有听到。

  ............

  听雨先带着温暖和陌染回了趟蒙府,蒙府刚刚成立,但经过蒙恬的精心装修,一切已经妥当,也早早的挂好了灯笼。

  随后,便被蒙老将军无情的赶了出来:“和你大哥逛街去吧。”

  再出门的时候看见了刚刚回府的蒙毅,立马冲了上去:“二哥,我想死你了。”

  “蒙兰,你从我身上下来。”蒙毅一脸嫌弃的推着听雨。

  “不嘛不嘛,二哥,我想你了,抱一会,就一会嘛~~”听雨继续撒娇道。

  蒙毅一脸生无可恋:“蒙兰,就你这样的,以后谁敢娶你。”

  “切,你一说我就来气,你说,天下女子万千,那个嬴政怎么就非娶我。”说到这,听雨立马就焉了,从蒙毅的身上跳了下来。

  “有人看上你就不错了,还是一国之主,你有什么不知足的......”蒙毅还没有说完,蒙恬立马打断他:“毅儿,少说点,父亲还在找你。”

  蒙毅看了看听雨的脸色,立马说道:“我胡说的,我先去找父亲了啊,拜拜。”说完。便要一溜烟的跑了。

  听雨紧紧的握住拳头:“蒙毅!你说谁没人要。你说谁嫁不出去。你有本事别跑,站住!你看我怎么收拾你。”说完,便追了上去。

  温暖看见这一幕,只觉得伤感,多久之前,自己也与自己兄长这样打闹过,可是,再也不会了......

  ............

  听雨一出门,便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文正?”

  文正转头看向了听雨。

  “你怎么会在这?”听雨问道。

  “元旦佳节,我出来逛逛,很奇怪吗?”文正笑着说道。

  听雨看了看后面跟着的温暖和陌染两人,说道:“那......我们一起吧。”“好。”文正依旧笑着说道。

  听雨在经过文正身边的时候,悄悄的自言自语了一句:“正愁没有人做苦力呢。”

  “什么?”

  “没什么。”听雨一副做贼心虚的模样,临走的时候,蒙恬又有军务处理,所以,只能委屈委屈这位文公子了。

  几人走了刚没多远,便看见江辰,他的身边还有一位蒙面女子,虽然蒙着面,但却看得出是一个美貌女子,身上穿的绫罗绸缎,显现出高贵华丽的气质。

  听雨看见两人相视而笑,无言的默契,无言的甜蜜。再回头看了看温暖,温暖眼里闪过一丝绝望,但很快,恢复平静,但听雨知道,她是在忍,也是在掩饰。

  此时,江辰也看到了听雨等人,赢曦一眼便看到了王兄,刚想开口,却看见文正做了一个闭嘴的手势,江辰赢曦立马会意。

  听雨走上前,带着讽刺的意味说道:“将军好雅兴啊。”

  江辰没有说话,一旁的赢曦转过身问江辰:“你们认识,她是你朋友?”

  “算不上朋友,只是,这位江将军,曾让我帮忙,找一个对他至关重要的人。”至关重要,这几个字,听雨说得非常重。

  嬴曦非常敏感:“谁?”

  “这个......是江将军的私事,我便不必说了吧。”听雨一脸为难的说道。

  嬴曦听了之后便不开心了:“有什么不能说的,再过几日,我便要嫁给江辰将军了,人们都说夫妇一体,夫妻之间有什么秘密。”

  温暖听到后,只觉得无边无际的绝望,她只是在怪自己,为什么,自己对他还有幻想,为什么,自己就是不能放下。

  听雨看见温暖的样子,心中只觉得难过,转眼,示意陌染,陌染点了点头。陌染走到赢曦面前,一下便把她打晕了。

  “楼主,怎么办?”陌染搂着赢曦说道。

  “这就要问江辰将军了。”听雨转头看向江辰。

  “她是公主。”江辰幸灾乐祸的看着听雨淡淡的说。

  “管她小姐公主呢……等等,你说她是什么人?”听雨呆了一下。

  “公主啊,当今太子唯一的妹妹,先皇唯一的女儿。”江辰整整袖子,一脸无辜的看着听雨。

  “你不早说!”

  “你也没问啊。”

  听雨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

  一边的文正,江辰看好戏的笑了起来。

  就连温暖也掩嘴笑了笑,陌染手足无措。

  随后,听雨转身对陌染说:“先把她带到听雨楼吧。”

  “是。”

  听雨又转身拽着江辰走到一边:“你怎么会跟公主在一起。”

  “她就是秦楚两国的和亲公主,本来一起在宫中参加元旦宴,结果太子没来,便早早结束了,她非要拉上我逛灯会。”江辰小声解释道。

  “那她说马上就要嫁给你又是怎么回事?”

  “她胡说的,我只是一个将军,她是秦朝唯一的公主,就算她喜欢我,你们的太子也不会同意的。”

  “那可不一定,这个公主是否真对你动心了不说,她是太子的唯一妹妹,在太子心里可是很有分量的,自己选的夫君,也不一定没有用啊,毕竟,每一个人,都希望自己的妹妹可以幸福吧。”

  “不一定,你们的这个太子,可不是普通人。”说完,下意识的看了看文正,不过听雨并没有在意。

  “对了,我差点忘了,站在我面前的可是太子妃,明天的王后,说的话在太子心里一定有分量吧。”江辰不怀好意的笑着看着听雨。

  一提这事,听雨就来气:“你找打是不是。”

  “不敢不敢,我还有把柄握在楼主手里呢。”

  “你知道就好......对了,你需不需要跟温暖解释一下。”见江辰提到温暖,听雨突然想起来,连忙看向温暖。

  江辰也看向温暖:“罢了,她现在应该很恨我吧,也不一定听得进去。”

  “可是......”

  听雨还没有说完,便被一股力量拉了过去:“啊......”

  回头一看,是文正,立即怒了:“你干嘛!”一边喊道,一边想要挣脱。

  “你是不是忘了我。”文正问道。听雨还没有听懂:“你说什么?”

  “我花费时间在这陪你逛灯会,可你在这聊个没完,你有没有想过我,嗯?”文正的语气十分暧昧,一下把听雨问懵了,文正看着听雨的表情,有好笑,有可气,还无奈:“陪我逛灯会,听明白了吗?”

  这回听雨明白了,感情这人是嫌自己浪费他的时间啊,下意识点了点头,后来又摇了摇头,回头看着温暖和江辰。

  文正在听雨耳边说了句:“让他们有一点自己独处的时间。”说完,便拉着听雨走了。听雨不知道怎么回事,脸刷的一下红了起来,可能是刚刚离得太近,空气不流通的原因,听雨这么想。

  此时,咸阳所有的灯笼已经点亮,显得格外热闹。

  咸阳,秦朝最伟大的城市,已经点亮。

  “你说,江辰会不会娶那个公主。”听雨和文正走在前面,江辰和温暖走在后面,拉出了一定的距离,听雨问道。

  “我怎么会知道。”文正朝前走着,看也不看听雨说道。

  “唉……”

  “你叹什么气啊。”

  “就是觉得,温暖好可怜……”

  “管的挺宽。”

  “这怎么是管的宽呢,温暖是我朋友,她受委屈,我当然要替她讨回公道。”

  文正眼神暗淡了一下,但只是一下:“朋友……”随后,自嘲的笑了笑:“这个词,对我来说,真是奢侈。”

  听雨听到这句话,停住了脚步,转向文正,带着怜悯的神情看着他:“真可怜,来,我安慰安慰你。”一边说,还一边摸了摸他的头。

  文正静静的看着他,心中却起了波澜,一种不知道的情愫涌了出来。

  听雨刚要把手收回,却被面前的文正一把抓住:“那……我算是你的朋友吗?”

  “当然。”

  不知不觉中,文正的嘴角已经微微上扬,松开了手:“我可没有把你当朋友。”

  听雨顿时觉得气不打一处来:“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文正勾了勾手指,示意听雨靠近点,听雨瞪了他一眼,靠近了一点点,文正又勾了勾手指,听雨又走进了一点点,文正又勾了勾手指,听雨不耐烦道:“你有完没完,本小姐没有那么多时间陪你玩。”

  文正这才靠近她耳边说道:“我把你当兄弟。”说完,便走了,只留听雨一人在原地:“文正,谁是你兄弟?你才是男......你不拿我当女人,我还不拿你当男人呢。你有本事你别跑,你给我站住。”

  “我没跑,你过来啊!”文正回头冲听雨喊道,听雨立马追了上去,此时,俩人都不知道,此时的他们,像两个小孩子。

  至少,在江辰和温暖眼里是这样的。

  他们渐渐落在了听雨,文正的后面。

  温暖心中泛起了些许回忆,记得上一个元旦,便是和江辰一起,就似听雨,文正这样,互相喜欢,却没有一方先说出口,可是,今年的元旦已然物是人非,自己与他,终究是过往,如今心中,只有家仇。

  江辰在一旁看着温暖,见她的表情,从欢喜变到仇恨,想开口解释,却不知如何开口。

  两个人一直默默无言。

  直到:“温暖……你好点了吗。”江辰实在受不了温暖这样冷着她,她可以打他,骂他,讨厌他,恨他,可他却接受不了她的冷漠。

  “有将军对我家的照顾,我很好,多谢将军。”温暖头也不转的冷漠道。

  江辰呻吟了一会儿:“温暖......你听我解释......”

  “没什么可解释的,我累了,要先回去了,如果你追上了楼主和文公子,帮我跟她说一声。”说完,温暖转身往回走,江辰伸手拉住了她:“温暖,我真的没有......”

  还没有等江辰说完,温暖便将他的手拂了下来:“江将军,我说过了,以前的事我已经忘了,我不想再想起以前的事了,还望将军,也早日忘了吧。”说完,便走了,只留江辰一人待在原地。

  “忘......谈何容易......”

  ............

  前面的听雨与文正追追打打,闹够了,俩人走进了醉仙楼,点了一桌子菜,还点了几瓶酒。

  没一会儿,听雨就醉了:“文正,我跟你说,还有五年,我就要嫁人了,到时候,就再也见不到你了。”

  “是嘛,那娶你的那个男人,挺倒霉的。”文正为自己和听雨斟满了酒。

  “怎么说话呢。”听雨嘟着嘴,瞪着文正。因为不胜酒力,脸上生出了一抹红润。文正看着,心中升起一种不知名的情愫。

  文正看着听雨竟然一时失了了神,听雨觉得奇怪,他一直盯着自己干什么,自己脸上有东西吗?这样想着,还摸了摸自己的脸。

  文正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回了神,尴尬的说道:“你很不想嫁给他吗?”

  “怎么说呢......你愿意娶一个你素未蒙面,更别提感情的女人吗?”听雨看着文正。

  文正没有经过思考的说道:“会。”

  “为什么?”听雨奇怪的问道。

  “因为......这是我的宿命。”文正眼神暗了暗。

  “什么宿命?”

  文正没有再说话。

  听雨已经彻底醉了:“文正......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为什么我就是看不透你呢?”听雨毫无形象可言的趴在文正身上,双手捧着文正的脸。

  说完,趴在文正肩上睡着了。

  “有的时候,看不透,或许是好事。”

  第二天,听雨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了一个陌生的床上,吓得听雨连忙惊坐起来,环视了一周,却什么也没有发现。

  突然,门开了,两个侍女走了进来:“小姐,你醒了,公子已经等候多时,还请小姐随我来。”

  “这是哪儿?”

  “这是文府。”

  “文府?文正带我来的?”

  “是,昨夜小姐喝多了,是公子抱小姐回来的。”恋歌说着,脸上带着暧昧的神情看着听雨。

  听雨的脸“刷”的一下红了起来,抱我回来,文正,你活得不耐烦了是不是。

  恋歌带着听雨来见了文正,一进门,便看到文正端端正正的坐着,面前的桌子摆满了吃的,听雨毫不客气的坐了下来。

  “饿吗?”文正问道。

  听雨只是点了点头。

  文正不断的往听雨碗里夹菜,站在一旁的恋歌掩着嘴笑,笑声传到听雨的耳朵里,只是感到一阵尴尬,连忙制止了文正:“谢谢,我自己来好了。”

  文正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看到听雨两个红润脸颊:“对了,你昨晚喝醉了,我让厨房给你煮了碗醒酒汤,快喝了吧。”说着,把一碗醒酒汤端在听雨的面前。

  听雨连忙端过,一饮而尽,结果呛到了,文正连忙站起来拍着她的背:“你急什么?”听雨的脸更红了,挣扎着站了起来:“昨日多谢文公子收留,如今叨扰多时,我先告退了。”

  说完,听雨转身就要走,结果文正拉着了她:“我昨晚派人去了听雨楼,说你在我府上小住几日。”

  “什么?!你为何这么说?”

  “你中毒了。”

  “你才中毒了呢,你全家都中毒了。”听雨白了文正几眼,结果,突然觉得胸口涌上了几口鲜血,随后,“噗”的一声,全都吐了出来,听雨只觉得虚弱无力,身体摇摇欲坠,意识一点点的下降,文正见状连忙上去扶住了她。

  “谁下的?”这是听雨靠着最后的一丝意识抓着文正衣领说的最后一句话,接着,便晕了过去,倒在了文正的怀里。

  文正顺势把听雨打横抱抱起,吩咐一旁的恋歌:“把君无邪叫过来,一盏茶的时间不过来,他就永远不要来了。”

  “是。”

  文正抱着听雨走了出去,回到听雨昨晚住的房间,文正小心翼翼的将听雨放在了床上,替她盖好被子,听雨中的毒是寒毒,发作之时,身体如同置身于冰窟中,从心脏处延至全身,听雨只觉得寒冷无比,四肢冰凉,文正见听雨痛苦不堪,便将她揽在怀里,用内力替她驱逐寒冷,虽然只能起到一点点的作用,但能减少一点痛苦是一点。

  文正看到听雨痛苦的样子,心中疼痛起来,是自己一步步将她拉入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也是自己一步步的将她推入万丈深渊,是自己害了她。但是,他没有办法,这是他的宿命,亦是她的宿命,从一开始,命运的枷锁便将两人困在了一起,无论怎么挣脱,都无济于事。他只能拼尽全力,不让她收到伤害。

  命运何其残酷,何时放过一个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