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爱殇之情

清醒

爱殇之情 鞠易 2531 2019-07-29 16:42:49

  听雨将自己关在屋内关了好几天,无论谁劝解也无用。

  玲珑走到陌染面前说道:“楼主这样,也不行啊,已经两天没有吃东西了。”

  陌染盯着房门说道:“心病还须心药医,楼主从小洒脱,如今要嫁给一个从未谋面的人,下半辈子还要从勾心斗角的王宫中度过,她怎会妥协。”

  “那怎么办……”玲珑急得快哭了出来。

  陌染低头思考了一下,凑在玲珑耳边说了些什么:“你这样……”

  ............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蒙府嫡女蕙质兰心,贤良淑德,有母仪天下之范,遂赐婚于当今太子嬴政,其登基之时立为王后,因蒙小姐年幼,且出门游历至今未归,特准五年后进宫,还望蒙老将军可以辅助太子,稳定政局,锄奸臣,用贤臣,铸造太平盛世,钦此。”

  跪在地上的蒙老将军用沙哑的声音说道:“老臣......接旨......”

  待人们走后,蒙恬扶起蒙老将军:“父亲......”

  蒙老将军叹了口气说道:“唉,如今,事情已成定局,怕是难以挽回了。”

  “父亲,真的没有什么办法了吗?”

  “五年,已经是王上恩赐了,他知道我并不想进入朝廷斗争,也不舍得将女儿嫁过去,可是他也有他的无奈之处啊,身为帝王,有哪些事情是顺心的。”蒙老将军还沉浸在失去故友的心痛中。

  没过多久,陌离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一位穿着夜行衣的女子:“老爷,少爷,玲珑回来了。”身后的女子跪下向蒙老将军行礼:“听雨楼玲珑,拜见主子,少爷。”

  “玲珑来了,快起来。”蒙老将军说道。

  玲珑站了起来:“主子,自从小姐听到了圣旨的内容后,便茶饭不思,天天自己呆在屋子里,我们担心小姐再这样下去身体会撑不下去,所以来希望主子可以前往咸阳。”

  “什么,她这不是糟蹋自己吗,这个兔崽子,看我到了咸阳我不宰了她。”蒙老将军气的哆嗦起来。

  随后,蒙老将军喊道:“来人,收拾东西,赶往咸阳。”

  蒙恬在一旁说道:“父亲,你的身体......”还没等蒙恬说完,蒙老将军喊道:“我还没到走不动路的年纪,再说了,婚都已经赐了,今日不去,来日一样要去,我还要等嬴政那个小兔崽子来请吗?”

  蒙恬连忙打住自家父亲:“父亲慎言……”

  “慎什么言,小兔崽子,还想娶我闺女,仗着自己是太子了不得了,别说是太子,就算来日当了君王,就算是玉皇大帝,他要敢对我闺女不好,我照样打断他的腿。”

  蒙恬与玲珑在一旁满脸黑线......

  ............

  等到蒙老将军来到咸阳时,片刻不停的赶到听雨楼,到了听雨的门前,看着门紧闭,二话不说的示意侍卫把门踹开。

  陌离走到前,一脚便踹开了,一群人走了进去,看到的景象是:听雨完全忘记了自己是个女子,大大咧咧的坐在书桌前,书桌上的书已经转到了地下,摆在桌子上的,是一个又一个盛着佳肴的碟子,而那个本应该不吃不喝,茶饭不思的听雨正大口吃肉,大口喝酒。

  听雨吃惊的看着闯进来的一堆人,同样,进来的人也吃惊的看着她。

  蒙老将军最先反应过来,转头看了看惊呆的陌染,陌染吓得连忙摆摆手。蒙老将军转眼又狠狠的瞪着自家闺女,听雨被自家父亲盯得发毛,咬了口手中的鸡腿,吞了下去,呆萌呆萌的看着自家父亲,就像在讨好自家父亲一般,果然下一秒众人看到的景象便是蒙老将军拄着拐杖,围着桌子追可怜的蒙小姐,嘴里还喊道:“你个小兔崽子,你知不知道你老子我担心死了,你是不是故意想气死我,你知不知道我这几天连夜赶路,差点累死,你看我不打死你。”

  可怜的蒙小姐只能一直喊着:“父亲,我错了,你别打了......父亲......饶命啊......爹.......爹......”

  过了一会儿,蒙老将军毕竟老了,跑不动了,便气喘吁吁的坐在了听雨刚刚坐的地方,听雨在对面喘着气。

  蒙老将军用拐杖敲了敲地面,说道:“跪下。”

  听雨连忙跪下,斜眼看了眼排排坐看好戏的陌染陌离两人,蒙恬一进咸阳便被喊去布置未来的蒙府了。一旁的陌染陌离两人感受到了自家小姐的目光,双双冲她笑一笑,转过头看向外面。

  开玩笑,陌染传错消息,这个时候怎么敢在说话,万一蒙老将军将矛头指向她,她不就完了,上一次小姐教训了官宦世家,俩人就说了句:“小姐还小,不懂事。”老爷便将矛头指向陌染陌离两兄妹,骂个没完没了......

  自此以后,陌染陌离再也不敢帮自家小姐求情了......

  听雨见两人无动于衷,狠狠的瞪了他们一眼,又转过眼看向自家父亲。

  “父亲,亲爹,我真不是故意的,我也是知道玲珑去找你了,我怕你来了之后骂我,我只能吃饭了。”听雨委屈巴巴的说道。

  “怕!你还知道怕!你要知道怕,你就一开始不会耍小性子了。”

  听雨听见父亲的声音有所缓和,连忙跑到父亲身边,抱住父亲,卖乖道:“亲爹,你闺女没有要气你,只是自己想静一静。”

  蒙老将军将身子一转,躲开了听雨,“哼”了一声。

  听雨连忙也转了过去:“爹爹......爹爹......”往往听雨一撒娇,蒙老将军便没法了。

  “闺女啊,爹是为你着急,你说你五年后就要进宫了,不能时常和爹爹见面,怎么想爹爹心里就难受啊。”说着说着,蒙老将军便老泪横秋的。

  听雨心一暖,立马抱住蒙老将军:“爹,你要是不想,女儿便不嫁。”

  “怎能不嫁,圣旨都已经下了,事情已成定局了。”

  听雨一下沉默了下来,爷俩就这么坐着。

  ............

  等到玲珑送走了蒙老将军等人,听雨收拾了一下,重新做回原来的听雨,坐在书桌的面前。

  “温暖找到了吗?”听雨当然没有忘记自己对江辰的承诺。

  “找到了,但是......”陌染欲言又止。

  听雨看了陌染一眼:“说。”

  “......我们的人找到温暖时......她正在被不明的势力追杀,我们的人将她救回时,她身受重伤,正在昏迷,恐怕......命不久矣.......”

  “什么!”听雨急的站了起来。

  “她现在人在哪?”

  “在密室。”

  “带我去见她。”

  “是。”

  ............

  密室中,一位静好的女子安然的躺在床上,听雨想:怪不得会让名震列国的江辰将军倾心,如此美丽的女子,自己见了都会心动。

  无情看见听雨进来,连忙行了礼,说道:“伤口在心脏偏左,差一毫米,便会丧命。”

  “查到是谁了吗?是谁会对一个手无寸铁的女子下此毒手?”

  “还不确定,但听口音,是楚国人,他们用的武器,似乎......是楚国丞相楚然的暗影,不出意料的,应该就是楚然。”

  “如今的天下,还真是不太平。”静默了一会儿,听雨才淡淡的说道。

  就在这时,陌染走了进来行礼:“楼主,江辰将军来了......”

  “来的还挺巧,走吧,我们去看看。”

  “来的还有......太子嬴政。”

  “什么?”刚要出门的听雨转身一脸震惊看着陌染。

  听雨先来到了江辰的房间,一进门,江辰便连忙迎了上来,两人互相作揖:“听说,楼主已经找到了温暖。”

  “是。”

  “她怎么样了?”

  “情况不太好,受了一剑,能不能挺过来,只能看她自己的造化了。”

  “还请楼主全力救治,江辰定当感激不尽。”江辰作了作揖。

  “将军这是说哪里话,人是我救回来的,我定当保她周全。”听雨走到茶桌前坐了下来。

  江辰也跟了过来:“多谢,以后若有用的到江某的地方,江某定当竭尽全力。”

  “你不去看看她吗?”听雨一边斟茶一边问道。

  江辰犹豫了一会儿,淡淡的说了一句:“算了……她现在……应该也不想见到我把。”

  听雨将茶推到了他面前,沉吟了一会儿,终究还是问出了口:“我能问问……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吗?”

  江辰看了看眼前的绝世女子,拿起茶杯一饮而尽,似乎在壮胆:“我与温暖幼时便相识,长大后互相心爱慕,正当我要求婚之时,却得到有人上报温将军私自屯兵,意图造反,于是王上下旨将温家灭门,我曾想过帮温家证明清白,可一直没有线索,我想尽力保住温暖,可她偷偷的跑了,我没有办法,只能亲自出来寻她,正好楚、秦两国联姻,我奉命出使秦国,便来到了贵国。”

  “原来如此,温暖也是个可怜人。”

  江辰只有苦笑:“是啊,都怪我没用。”

  “这也不能怪你,毕竟,朝廷就是这个样子,真相根本不重要。”

  “我还有事,将军随意……”

  “劳烦楼主了。”江辰站起来作了作揖。

  听雨刚要出门,回头冲他一笑:“不客气,我们是朋友嘛。”说完,便走了。

  听雨走到赢政门前:“民女听雨,拜见太子。”

  “进来。”

  熟悉的声音响起,听雨顿了一下,仔细的回忆,却总是想不起。

  于是便推门进去。

  跪下对着屏风后面的人行礼。

  “听雨楼听雨,拜见太子。”

  “平身。”通俗易懂,简短,连多一句也不说。听雨越来越觉得熟悉。

  听雨站了起来,抬起头看,只看见一个影子映在帘子上。

  但听雨总觉得这个影子如此熟悉,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却始终模糊。

  “不知太子今日前来,所谓何事。”听雨恭敬的说道。

  “楼主是个聪明人,应该知道孤今日来的目的。”赢政斟了一杯茶说道。

  “民女……不知,还请太子明示。”

  “听雨楼如今与茶舍合并,天下的情报,没有听雨楼得不到的,况且听雨楼暗影无数,各个武功高强,如此看来,听雨楼是要谋朝篡位了,楼主,我说的对吗?”赢政声音越来越冷。

  听雨立即跪了下去:“太子,定是有人诬陷,我们听雨楼清清白白,从未有过谋逆之心,还请太子明察……”

  “孤为何要信你?”

  “太子……”

  还没等听雨说完,赢政又说道:“你知道为何即使如此,孤却迟迟没有动你们吗?”

  “太子……需要一股自己的江湖势力。”

  赢政笑了一声:“果然,能当听雨楼楼主的人,一定不是普通人。”

  听雨朝赢政拜了拜:“听雨楼今后,愿听太子调遣,只要太子……保听雨楼无忧……”

  赢政在屏风后转了转茶杯:“你凭什么认为我会帮助你?”

  “就像民女刚才说的,您需要一支自己的势力,铺助你稳定政局,而听雨楼……是您的最佳选择,听雨楼需要的,是您的庇护,这样,民女与太子您,都受益,不是吗?”听雨淡淡的说道。

  “你……说的没错,可人人皆知,听雨楼背后是蒙府,我能信的过吗?”

  听雨一想到自己与太子的婚约,便说道:“太子与我家小姐的婚约,太子足够信的过了吗?”

  赢政又笑了笑:“何以见得。”

  “蒙兰小姐,自始至终是老爷最宠爱的女儿,她嫁给了太子,老爷定然会竭尽全力辅助太子。”

  “可是,我五年后,便会与你家小姐完婚,夫妇一体,她的便是我的,我的便是她的,包括你们听雨楼……”

  “……太子,您可以等我们小姐五年,可吕丞相可会等你壮大自己的势力……”

  “哈哈哈……孤就喜欢跟聪明人合作,今日天色不早,叨扰楼主多时,孤先回宫了。”赢政站了起来。

  蒙兰俯身在地行礼:“不敢,听雨恭送太子。”

  赢政从屏风后走了出来,经过听雨身边时,看了看俯身在地的听雨,嘴角露出一抹高深莫测的笑容。随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赢政走后,听雨才抬起头直起身子,一下子瘫坐在了地上:“靠,累死老娘了......啊,腿麻了……”

  陌染进来走到听雨旁,连忙扶起听雨:“楼主,温暖醒了……”

  “真的,快,带我去看看……”于是,听雨一瘸一拐的朝着密室走去。

  走进密室,便看见原本便很美丽的女子,配上一双灵动的眼睛,显得更加楚楚动人。

  只是,这双灵动的眼睛因为经历过灭门,经历过背叛,因为失望,绝望,而显得空洞,失去了光彩。

  她看见听雨和陌染进来,立马谨慎起皱起好看的眉:“你们……是什么人。”

  陌染说道:“这是听雨楼楼主,是她救你回来的。”

  “救……我?”

  “是。”听雨开口说道。

  “为什么?”

  “交易。”

  “你和谁的交易。”

  “江辰。”

  温暖听到江辰两个字,顿时僵住了,许久,才说了句:“不要把我交给他,我求你了。”

  “为什么?”

  “我恨他。”

  “你为什么恨他。”

  “……是他,是他上书王上,污蔑温家,是他派人追杀我。”温暖越来越激动。

  听雨连忙稳住她:“怎么可能,刺杀你的,另有其人。”

  “什么?”

  “不可能……不可能……”温暖的情绪又激动起来。

  “我知道了,我知道你们之间发生的事情,可......现如今,唯一能保护你的,只有他。”听雨没办法,只能按照她的思路走,说道。

  “与其让他保护,我还不如去死。”温暖接近喊的说道,看见听雨沉默下来,她用尽全力想要坐起来,陌染看到,连忙上前扶她。

  温暖抓住听雨的手说道:“我求你了,我可以为你当牛做马,报答你的恩情。”

  “不必,你先暂且在听雨楼安顿下来,你若是不想见江辰,我不会让他进来的,你放心。”听雨握住温暖的手,说道。

  “......谢谢你。”

  ............

  听雨从密室出来,从楼上向下望,看着形形色色的人进进出出,突然在人群中看到江辰的身影,她看向他时,他也看向了她。她示意让他上来

  “她好像对你有些误解,不愿意见你。”江辰虽已猜到结果,但眼睛还是暗了暗,沉默着。

  “你还有什么没有告诉我的?”听雨见他不说话继续说道。

  “背后的人以我的名义上书王上,还将刺杀温暖的人伪装成我的人。”

  “你不去跟温暖解释一下吗?”

  “不了,她现在,应该很恨我。”

  说完,沉默了片刻,又继续说:“谢谢你。”

  江辰报答了听雨,第二天,一位小童来到听雨楼,交给了听雨三四张地契还有一封信,还都是咸阳黄金地段的。

  “这个江辰出手真是阔绰。”听雨感叹道。

  “那......这些地契。”陌染问道。

  “都留给温暖吧,她一个女子,没有家庭依靠,这些地契留给她,她还可以当嫁妆。”听雨一本正经的说道。

  “......”明明是善举,可陌染总觉得,好想笑。

  “那封信留下。”正当陌染要走时,听雨突然想起来说道。

  听走到窗前,拆开那封信,静静的看着。

  “听雨楼主,见信如吾,此次前来咸阳,还有重要一事,不日便要进宫,若来此,恐牵连听雨楼,烦请楼主照看好温暖,江辰感激不尽。我已经错过她一次,不想再错过,等我回来,余生我会照顾她,谢谢你,听雨,教会我何为爱,如何去爱。”

  听雨看完,靠在窗边,看着蓝天白云。久久,嘴角勾出了微微的弧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