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爱殇之情

初见

爱殇之情 鞠易 752 2019-06-23 15:34:52

  清晨,第一缕阳光照进蒙兰的门窗。

  “主子……主子……”陌染咚咚咚的敲着蒙兰的门。

  蒙兰极其不情愿的起床去开门,“干什么,不知道我还在睡觉吗,有什么急事回来再说。”语毕,便要关门。

  “主子,出事了……”鞠易悄悄的说了些什么。

  突然,蒙兰大惊“什么?!”

  “是,二少爷派人来说的。”陌染不用再说下去,蒙兰也知道后果是什么。

  “这个王上,封了茶舍,还想让我嫁给太子,还真是狡猾,这是想拉我蒙家进战场吗。”蒙兰眼里闪过一丝狠戾。

  “不行,我不能在留在这儿了。”蒙兰转身进门收拾东西。

  “主子……你冷静点,万一被老爷知道了……”陌染想拦住蒙兰。

  “顾不了那么多了,我回来再负荆请罪好了。”

  陌染没有在多说什么,只能随蒙兰去了。

  …………

  蒙恬走到书房门前,敲了敲门:“父亲,你找我。”

  一声苍老却有力的声音从书房内传来:“恬儿,进来吧。”

  蒙恬一进去,看见蒙兰的侍女跪在书桌前:“父亲。”

  “嗯,蒙兰那个小兔崽子,一听说王上有意将她许给太子,连夜跑了。”

  “什么。”蒙恬连忙转向侍女:“你们干什么吃的,一个人都靠不住。”

  “少爷恕罪,我们……实在是拦不住小姐啊,她说出门游历,我们……根本打不过小姐啊。”

  “废物。”蒙恬喊了一句。

  一旁的蒙老将军只是冷冷的看着自家儿子。

  蒙恬转向蒙老将军:“父亲,我这就带兵去把兰儿追回来。”说完,便转身要走。

  谁知,就在这时,蒙老将军开口说道:“站住。”

  蒙恬停顿了下来,一脸生无可恋的回过头。

  “这里面,有没有你的帮助啊?”蒙老将军看似一脸慈祥的看着蒙恬。

  “父亲……我只是看见了,没有拦。”蒙恬小心翼翼的说道。

  “放肆!”

  蒙恬立马跪下:“父亲恕罪。”

  “这事……做得还是不错的。”突然,蒙老将军话锋一转。

  蒙恬立马站了起来:“父亲,我就知道你一定不舍得把兰儿嫁出去。”

  “但是……”蒙恬又立马跪了下去。

  “以后,什么事要禀报才能做,听到没有。”

  “是。”

  “起来吧,跪着不累吗。”

  蒙恬立马站了起来。

  “兰儿那个孩子你又不是不知道,她想去哪,谁能拦的住,现在当务之急是把她找回来,这个孩子天生爱闯祸,若是出了什么事,那该怎么办啊。”蒙老将军喝了口茶,淡淡的说道。

  蒙老将军又说道:“我就是担心兰儿的安危。”

  “父亲,你放心兰儿是不会受伤的,她带着陌染呢,玲珑也会再路上接应。听雨楼杀手武艺高强,她是不会出事的,让她出去几天也好,过几天圣上会派人前来商议婚约之事,我正好可以说兰儿游历去了,趁机解除婚约。”

  过了好一会儿,蒙老将军才淡淡的说道:“这样……也好……”

  …………

  “小姐,预计还有一天便可到达咸阳,陌染姐去前方侦查了,一会儿便会回来。”玲珑跪在蒙兰前方,向蒙兰报告着。

  “玲珑,茶舍的事,辛苦你了。说起来,这事也怪我,没有谨慎行事,让你们受苦了。”蒙兰扶了下玲珑。玲珑缓缓站了起来,“小姐不必自责,使属下办事不力,害得主子的情报网全部崩塌。”

  “你们没事就好,那些丢失了性命的弟兄,是蒙家亏欠了他们。”蒙兰眼里闪过一丝愧疚。

  “为主子效力,是我们的天职,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玲珑又跪了下去,蒙兰赶紧扶住她:“这段时间,你们什么都不要想,好好休息,剩下的,我来做。”

  “……是。”

  …………

  深夜......

  蒙兰听到了好像一队人马正在靠近,她悄悄用内力感知,暗叫一声不好,连忙摇醒身边的玲珑,让她把大家都叫醒。“对方人多且都是高手,硬拼肯定不行,只能智取。”蒙兰冷静下来。

  “小姐,你先走,我来断后。“玲珑说道。

  正在这时,陌染回来了,”主子,前面发现一队人马,看样子,不像是普通人。“

  “我有办法了......”蒙兰在鞠易的耳边说些什么,眼里闪过一丝狡猾。

  …………

  “少爷......少爷......”赵高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少爷......前方似乎有人,而且好像是两拨人,我们......还要继续向前走吗?”

  “难道是丞相耐不住性子了,不对,丞相向来稳重,不是十拿九稳的把握他不会动手,况且现在刺杀我,对他并无好处。”身穿玄色衣服的男子坐在一匹汗血宝马上,身上透漏出与生俱来的王者之气,眉宇间透漏出冰冷,只需一眼,便可迷倒万千女子,可脸上却如同写着生人勿入。

  “嗖......嗖嗖......”几发箭向赢政的车队飞来,却并没有伤到一人。

  “保护少爷......快......”侍卫们将赢政团团围住,站在山坡高处的蒙兰嘴角勾起一个妩媚的微笑,“就是你了。”语毕,瞄准赢政又是一箭,这次是真的对着心脏去的,幸好赢政眼疾手快,用剑挡住了。

  “少爷?!你没事吧。”赵高连忙挡在了赢政的前面。

  “看来,是有人非要我前去不可了。”说完,便上马飞奔而去,“少爷,等等我。”随后也追了上去.

  “少爷,一个人也没有啊。”等赢政到达,那里还有蒙兰的踪迹,早已经人去笼空,只剩下一个个的帐篷。

  “敢耍我,找死。”赢政身上发出的气质与当日的蒙兰简直一模一样,只是他还没有想到还有更大的礼物在等着他。

  “少爷,你看这是什么。”赵高拿过来一个用上好的兰田玉刻成的一个心形吊坠,在吊坠的后面,刻着“兰”字。赢政拿了过来,嘴角勾起了邪媚的笑容,看来,一直生活在勾心斗角中的自己,如今被居然一个女人给耍了,有意思。

  随后,他收起吊坠,用深沉的声音下令道:“准备战斗。”一句话将所有人都弄晕了,但当然不敢问些什么,只好准备。

  …………

  而另一边的蒙兰,坐在马上,悠闲的一边走一边想着:公子,真对不起,若还有机会相遇,我一定会好好感谢今日的救命之恩的。

  陌染却还是意难平,“主子,我们这样真的好吗,总感觉对不起那位公子,万一他们要有个三长两短的......”

  “放心好了,我用内力感觉过他们的武功,对付那队人绰绰有余。对了,这次我是秘密出行,除了听雨楼的人,便没有别人知道,应该是听雨楼出了内鬼,怪不得,听雨一直隐藏的那么好,却还是被盯上了,给我查,掘地三尺也要给我挖出来。”

  “是,对了主子,接下来我们去哪儿?”

  “咸阳。”

  “主子,万一……”

  “你这就不懂了吧,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再说了,我也想听雨了,正好去看看她。”

  还未等陌染回答,便传来一声轻笑:“姑娘果然是女中豪杰,竟然将我也算机过去了。”

  陌染等人立马警觉起来,蒙兰四处观望,突然,还未等蒙兰找出声音出处,一抹玄色落在她的眼前。

  “今日我也算救了姑娘一命,俗话说得好,救命之恩,应当以身相许,不知姑娘意下如何。”赢政的嘴唇轻启,深沉的声音传到蒙兰的耳朵里。

  蒙兰稳了稳神,轻轻说道:“我觉得不如何,我们一码归一码,你救了我,我感激你,滴水之恩应当涌泉相报,日后若是有用的到的地方,我定当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姑娘果真爽快,不知姑娘芳名,日后定当登门拜访,找你报恩。”

  “你叫我陌染便可。”

  听完,赢政笑了笑,他信就怪了,他从小便看惯了阴谋诡计,蒙兰的小伎俩他还不知道。

  “哎呀,那就遗憾了,我刚刚捡到了一个心形吊坠,上面刻着“兰”,如此看来,这不是陌染姑娘的了。”赢政拿出吊坠,在蒙兰眼前晃来晃去,蒙兰一惊,摸了摸脖子,果然,她从小带的吊坠没了。

  “这是我的,你还给我。”蒙兰伸手去够,可赢政太高了,根本够不到。

  赢政故意将手抬高:“姑娘明明叫陌染,却为何刻“兰”字。“我喜欢,不可以吗?”蒙兰说道。“可以,不过,万一我回来找你帮忙你不认账怎么办,不如,这个就给我当作信物把。”

  “不行!”

  “为何?”

  “就是不行。”

  “我就要。”

  “你......”

  “咳......那什么......少爷,时候不早了,我们该启程了。”远方的赵高虽然非常不想打扰,也不敢,但确实有非常紧急的事情。

  赢政懂赵高的意思,可蒙兰一直不肯松手,突然,赢政脸贴近蒙兰的脸,像是要亲上去一样,旁边的陌染反应过来,刚想动手,蒙兰吓得后退了几步,嗖的一下,赢政不见了,只留下他的声音:“我叫文正,有缘在见。”

  一向冷静的蒙兰突然不冷静了,冲天喊道:“啊,你竟然敢轻薄我,下次不要让我见到你,见一次,我剐一次,该死的。“可转念一想,自己的吊坠还在他那,下次见到他,一定不会放过他,文正,我记住你了,你给我等着。”

  “主子,咸阳来报,楚国将军江辰于两日前抵秦,意图不明。”轻风在赢政耳边说道。

  赢政一边将吊坠收入袖中,一边问道:“江辰?就是那个平定南疆之乱的将军。”

  “是,他们自从入境之后便再也没了踪迹,恐怕正在密谋着什么。”

  “最近听雨楼那边有什么情况?”

  “据密探来报,听雨楼的主子正在赶往咸阳,而且......最近吕不韦好像也盯上了听雨楼。”

  嬴政沉默片刻:“轻风,你带领一队人马前往鲁地提亲,赵高,随我即刻返回咸阳。”

  赵高和轻风立即回答道:“是。”

  …………

  待蒙兰等人抵达咸阳时,已是正午,然而,蒙兰一刻不敢休息,一进城门,立马直往赶去听雨楼。

  蒙兰来到听雨楼门前,此时的听雨楼门庭若市,蒙兰等人走了进去。

  一位妩媚却不失清纯的女子走了过来:“几位贵客里面请。”

  蒙兰将自己腰间的一块无瑕的白色玉佩,拿出给妩媚看了看,妩媚脸色一变,随后看了看四周:“小姐,请随我来。”随后引领着蒙兰等人上了最顶楼,走到一个房间面前:“楼主,小姐到了。”

  话音刚落没多久,门便开了,走出一位倾城女子:“小姐,进来说。”

  蒙兰与陌染,玲珑走了进去,听雨对妩媚说道:“妩媚,你去把小姐的行李和手下安顿下来。”

  “是。”妩媚领命后对听雨作揖便下去了。

  听雨关上门后,蒙兰将头帽摘了下来,听雨随即转身跪到蒙兰面前:“属下听雨,拜见小姐。”

  蒙兰连忙将听雨扶了起来:“快请起,听雨,鲁地一别,已有五六年了,这几年你管理听雨楼,辛苦了。”

  听雨一边站起来,一边哽咽的说道:“不辛苦,如今还能再见到小姐,听雨死而无憾了。”

  “最近外面的人有什么情况。”

  “最近太子的人监视的越来越紧,而且......除了太子的人,最近丞相吕不韦也派人监视我们的一举一动,密探来报,楚国将军江辰于几日前抵达咸阳,随后不知所踪。”听雨回答道。

  蒙兰皱了皱眉:“江辰?”

  “是,三年前平定南疆战乱,被封为护国大将军。”

  “他来干什么?”蒙兰疑惑道。

  听雨低下了头:“这个......还不清楚。”

  “小姐,这段时间,主子吩咐了小姐是听雨楼楼主听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小姐需暂时忘记自己是蒙家嫡女蒙兰,只是听雨楼楼主听雨,小姐放心,此前属下从未示人。”听雨说道。

  “那你......”

  “请楼主记住,从此以后,属下名叫无情。”

  “好......”

  …………

  “拜见楼主。”听雨俯视着听雨楼所有暗影杀手,以及原本茶舍情报网的人。

  天色渐渐变暗,听雨楼早已关门,听雨召集所有的下属来到听雨楼大厅,紫苏.无情还有玲珑站在一旁。

  “从今以后,茶舍与听雨楼合二为一,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大家停下手中的一切任务,精心经营听雨楼。”

  “是,谨遵楼主教诲。”

  …………

  “太子,暗探来报,听雨楼主子抵达咸阳。”赵高走进嬴政的书房,走到嬴政耳边说道。

  “听雨楼的事暂且搁置,江辰有消息了吗。”嬴政将呈折放下,问道。

  “还没有,不过听说,江辰已经来到了咸阳。”

  “继续查,再查不到,我就拿你去喂狗。”嬴政将茶杯重重的一放。

  “是......是......”赵高吓得浑身出了冷汗,说完连忙退了出去。…………

  江辰只带了一个下属走在大街上,突然,刻着听雨楼三个字的招牌映入眼帘:“听雨楼......名字挺特别,我们进去看看。”

  江辰的下属连忙说道:“公子,我们这次秘密进咸阳,公子还是小心点为好。”

  “无妨,反正迟早要亮明身份,早一点,晚一点,又有什么区别。”江辰一脸的无所谓,说完便走了进去。

  江辰走进听雨楼后,一女子迎了上来,还未来得及说话,江辰便早已开口了:“我要见你们楼主,拿着这块玉佩给你们楼主。”

  说完,便向二楼茶间走去。

  女子连忙走到顶楼,敲了敲听雨的房门:“楼主,有一位公子要见你。”没过多久,门便开了,无情和陌染先出来了,对着女子点了点头,便下楼了,女子走了进去,听雨坐在书桌前,正在写着什么。

  “楼主,这是那男子托我交给楼主的玉佩。”女子将玉佩递给听雨。

  听雨接了过来,看了看,没有看出什么,一缕阳光照射在玉佩上,突然,玉佩上显出江的字迹。听雨突然想起前几日无情提起的楚国将军江辰:他怎么会来这?

  随后,听雨起身下了楼走到江辰的茶间,敲了敲门便走了进去。

  江辰只见一位倾国倾城的女子走了进来,放茶杯的手停顿了一下,随后便说道:“真没想到,名满天下的听雨楼,楼主竟然是位女子。”

  “这个玉佩是个好物,还请将军好好保存。”听雨走到江辰对面坐了下来,并听雨将玉佩还给江辰。

  “楼主真是个聪明人,也是个爽快人。”

  “不知,将军此次到访,不知有何贵干?”

  “江海星辰。”

  “什么?”

  “我的名字。”

  听雨反复的咀嚼着江辰的名字:“江海星辰......江辰......是个好名字。”

  “你呢?”

  “听雨。”

  江辰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

  听雨品了口茶,一边放下茶杯,一边说:“将军来此恐怕不只是喝茶这点事吧?”

  江辰笑道:“当然不是。”

  “将军也是爽快人,有话直说便好。”

  “我想,楼主已经知道我是秘密来到咸阳,我也知道听雨楼并不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茶楼,此次来咸阳,一是为了两国联姻,二是为了寻找......一个对我非常重要的人。”说到这,江辰眼神暗淡了一点。

  “所以,将军是想我帮你找人。”

  江辰用极低的声音:“是......”

  “是将军心爱之人吧。”听雨品了口茶淡淡的说道。

  “你好像问的过多了......”江辰狠狠的看了听雨一眼

  听雨根本毫不畏惧:“竟然爱,又有何不能说的呢?”

  江辰显然在压制自己的脾气:“这件事,你们听雨楼到底帮不帮。”

  “不帮。”听雨干净利落的回答道。

  江辰什么也没说,起身便朝门外走。

  “将军不再争取一下,说不定我还会心软。”

  “我从来都不会求人。”

  “我答应你。”听雨放下茶杯,站了起来。

  江辰停住了脚步。

  “我答应你,帮你找人。”听雨走到江辰面前,又重复了一遍。

  听雨与江辰就这么对视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