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倔强的苟花花

第179章 遭遇危险

倔强的苟花花 旗木子 2333 2020-03-24 15:11:39

  当他们的车拐进酒店的停车场的时候,突然从侧面冲出来一辆车,狠狠的撞在了他们汽车的侧面。

  欧阳欣正好是坐在被撞的一侧,巨大的冲击力和破碎的玻璃瞬间把他撞到对面,脸上划出了很多血,人也昏迷了。

  车里的其他人都被突然的撞击撞蒙了,欧阳典在撞击的一刻,猛的把怀里的莲子紧紧的护住,破碎的玻璃碎片都他的身体挡在了外面,莲子没有一点受伤。

  莲子吓坏了,等保镖和秘书他们过来的时候,才从欧阳典的紧抱中挣脱出来,查看欧阳典有没有受伤。

  当看到欧阳典的侧脸上有许多细小划出的血痕时,莲子心疼极了。

  她恨自己为什么第一时间不是自己抱住和保护欧阳典呢。

  自己真没用,要不是为了保护她,欧阳典也不会受伤。

  当欧阳典焦急的询问莲子有没有受伤的时候,莲子早已经泪流满面了。

  原来欧阳典也是爱自己的,这么危机的时刻,他第一时间想到的竟然是不顾安危的保护自己。

  莲子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感动,恐惧,心疼交织,她只知道紧紧的抱着欧阳典,将自己的身体深深的埋在欧阳典宽厚的胸膛里。

  .......

  欧阳硕在冲击中,头狠狠的撞上了玻璃,出了不少的血,因为晕血,已经吓晕了。

  救护车,警察,保镖,乱哄哄的。

  撞他们的红色汽车上的女人伤势很重,警察调查的结果是该女子醉酒驾驶,导致车辆失控。

  处理伤势,警察笔录.....

  等一切处理都完毕,已经是第二天的黄昏了。

  大家都已经筋疲力尽了,各自回房间休息。

  欧阳典的伤口很浅,简单处理了一下就同莲子回到房间叫了点吃的,然后洗漱睡觉了。

  由于太疲劳,两个人都睡的很沉。

  ......

  菲力和两个保镖的房间在欧阳典房间的对面。

  他安排两名保镖轮流通过门镜看护欧阳典的房间。

  他知道欧阳典叫了一次酒店餐点,然后就没有出过房间。

  菲力通过窗户观察酒店的周边环境,他有些疑惑,这个酒店看起来不错,可是位置很偏僻,最主要的是据他观察,酒店的入住率很低。

  菲力觉得今天欧阳典乘坐的车就很奇怪,以欧阳典的身份,欧阳欣竟然只安排了一辆普通的豪华车接送,竟然不是防爆玻璃,更不是防爆车,这不合逻辑。

  这么想的时候,菲力已经从房间里走了出来,他在欧阳典的房间门口静静的站立,他的听力很好,不用开门,他就能听到欧阳典房里有没有异常的动静。

  菲力在欧阳典的房门前站了三个小时,他能确定欧阳典和莲子在睡觉,同时他也听到了一下开门的动静。

  也许是职业敏感性,菲力觉得有些事情不对劲,当他给守护在欧阳典二楼房间窗外的两个保镖打电话的时候。

  电话却没有人接了.....

  察觉不对的菲力第一时间大力的敲欧阳典的房门

  “典哥,开门,典哥”

  菲力大声的喊

  没有人回应。

  不仅欧阳典的房间里没有回应,就连整个酒店里都没有人回应。

  在这漆黑的夜里,好像只有菲力一个人.....是活的。

  就连他刚才出来房间里的两个保镖也没有任何动静。

  如果不是菲力曾经跟着霍黑出生入死,刀头舔血生存过来的,估计在这样诡异的环境下,都会被吓死。

  “装神弄鬼”

  菲力把枪握在手里,飞起一脚,猛地把欧阳典的房门踹开了。

  随着房门的踹开,菲力冲进房间,卧室的大床上,欧阳典和莲子相拥而卧,静悄悄的。

  卧室的景观阳台玻璃门大开着,初秋的夜里,开着阳台门睡觉,会很冷,但是床上的两个人一动不动。

  要不是能听到两人均匀的呼吸声,菲力都要怀疑两个人遇害了。

  他迅速的走到床边,摇晃了两下欧阳典。

  没有任何反应,看来是被下药了。

  虽然是黑夜,但菲力的视力同霍黑一样,漆黑的夜里也能看清楚,凭借这点,菲力觉得欧阳典和莲子没有体外伤。

  有呼吸,没有体外伤,没有反应,应该是被下了安眠药。

  为了安全,菲力将欧阳典和莲子用被子裹起来,抱到床下。

  看着打开的阳台玻璃门,他静静的蹲在欧阳典和莲子的身边,一动不动。

  过了大概十几分钟后,走廊里有了动静。

  “力哥,力哥”

  五六个身高马大的男人找到了菲力。

  菲力在踹门的第一时间就按下了手机上的紧急按钮。

  他安排在外面的几个保镖就按照他的位置冲了进来。

  “外面什么情况?”

  菲力看到自己手下来了,就站了起来。

  并且在他们的帮助下,把欧阳典和莲子抱回到床上。

  “一个人也没有,见鬼了”

  一个保镖说

  “只怕是装神弄鬼,哼”

  菲力冷冷的说。

  “去弄一辆车,我们得立刻把典哥他们送到医院”

  菲力吩咐几个手下要做的事情,就拿起手机给霍黑打电话。

  此时的霍黑在A国。

  麻古卖了一批威力非常强的炸药给一个叫司光的人,但是还差一半的货款,司光这个人却没了,找不着了。

  麻古找了当初做介绍人的一个道上的朋友,才知道司光的钱都在一个十二岁的孩子手里,这个孩子是司光的侄子,后来那一半的货款是那个小孩子付款的。

  通过麻古的深入调查,手下高告诉他,司光这个侄子很有来头,是当年暗黑组织大帮会的帮主司阳,外号老四的儿子,生母是欧阳家族里赫赫有名的钢琴王子的女儿欧阳花。

  所以当麻古查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吓得马上就联系了霍黑。

  那个司光的侄子,是希儿还是望儿呢?

  霍黑知道消息以后,马上安排了手下,秘密调查。

  调查的结果让霍黑震惊无比,同时心里更是惊涛骇浪。

  自己养了十二年的望儿,自己手把手教导,精心培养的儿子望儿,竟然暗中接手了老四留下来的暗黑残余势力,更可怕的是,望儿竟然在明知司光就是自己亲大伯的情况下,还亲手杀了司光。

  并且冷静的设计和操作了司光的钱和人。

  这还是他和小花全心呵护,全心教育的儿子,望儿吗?

  望儿所有的一切行为,已经远远超出了霍黑的承受。

  他突然觉得望儿已经离他越来越远,正在迅速的滑向深渊。

  他必须要抓住望儿,望儿绝不能同老四一样,他不允许。

  正当霍黑和麻古计划摧毁老四暗黑的残余势力,又不动声色的架空望儿的时候,菲力的电话打来了。

  “谁要对付欧阳典?”

  麻古听完菲力打给霍黑的电话,皱眉问。

  霍黑紧锁眉头,对麻古说:

  “你继续收拾暗黑组织,不管用什么方法,把小岛上的人控制住,另外,安排人给望儿发出消息,你要跟他做武器的生意”

  “好”

  麻古答应

  “我要去趟E国......希望欧阳典的事情,只是欧阳家族的内讧”

  霍黑沉默了一会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