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倔强的苟花花

第176章 不能在逆来顺受了

倔强的苟花花 旗木子 2397 2020-03-21 16:26:55

  “你真不记得我?”

  欧阳硕斜着眼睛不满的的瞪着莲子。

  多少女人漂亮性感的女明星都追逐爱慕着他,他身份如此高贵,相貌如此英俊,谁不喜欢他啊,谁不是看过他一眼就忘不了啊!

  现在这个扔人堆里都找不到的普通臭小丫头竟然不记得自己。

  肯定是装的.....

  当初在欧阳典的婚礼上,他可是穿了一套耀眼的红色西服,把新郎欧阳典的风头都压了。

  当然这是他自认为风头压过了他二哥欧阳典,实际上是他的父亲欧阳锋看到他竟然在欧阳典的婚礼上穿了一身火红的骚包西装,气的够呛,直接把他骂了一顿,“不知场合,不分轻重,丢人现眼”,就连一直护着他的妈妈殷媚都忍不住瞪他。

  但是这些小插曲,欧阳硕已经忘了,对于心里强大的他来说,自我感觉一向良好。

  正巧他参加这次欧阳家族的例会无聊至极,当他看到呆头呆脑的莲子就想着要解闷儿。

  莲子对身边这个痞痞的男人印象很不好,记忆中儿时在A国的妓院做工时,进出妓院看到的都是这种类型的男人。

  摇头晃脑,得得索索的。

  “怎么家族会议里还有这种恶心的人啊”

  莲子心里暗想。

  欧阳硕见莲子沉默,以为她在回忆遇到自己的过程,正等着莲子突然想起自己之后的欣赏的眼神儿呢!,却惊愕的看到莲子逃也似的.....迅速的换了座位。

  额......怎么看起来很.....烦他的感觉.....

  欧阳硕生气的斜瞪着莲子。

  “长的难看还没有礼貌,真是.......”

  欧阳硕闷闷的想。

  他听母亲殷媚说过,莲子原来是欧阳花家的保姆,后来不知道用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黏上的欧阳典。

  否则欧阳典那么优秀,怎么轮的上她。

  例会结束以后,欧阳典和大哥欧阳京商量着什么。

  欧阳典看到莲子坐在后面的角落里望着自己,微笑着向莲子招招手。

  欧阳硕就看到莲子的脸色瞬间就绽放了笑容,高兴的跑过去抱住欧阳典的一只手臂,紧紧的抱在胸前。

  莲子仰头看着欧阳典的眼睛里都是痴迷和爱恋。

  欧阳硕觉得心里不舒服,从小欧阳典就是他母亲口中的别人家的孩子,他永远都比不了欧阳典。

  后来欧阳典找回了残疾妻子,日夜照顾,他还幸灾乐祸的想,自己什么都比不上这个二哥,至少将来自己的女人能是健康漂亮的,这点比他强。

  后来欧阳典的妻子病故了,欧阳典一度消极,女儿又被绑架,又传出撕票,整个人颓废的很,他还嬉笑着同母亲说,欧阳典这个人算废了,看到了吧,你儿子才是天子骄子的欧阳家族的王子。

  结果......现在欧阳典的女儿欧阳花幸福美满,事业不靠欧阳家族也独占熬头。

  而欧阳典竟然又结婚了,结婚也没什么好高兴的,还不是就找了个保姆做妻子,够他笑一辈子的了,可是现在看到这个女人眼睛里都是欧阳典的样子,欧阳硕竟然突然非常......嫉妒。

  印象中没有一个女人对他.....有过这种崇拜痴迷的眼神儿。

  好像更多的都是喜欢他的钱......

  看着不爽的欧阳硕起身故作姿态的来到欧阳典的身边,摆出自认为最迷人的笑容说:

  “二哥,刚才你讲的计划我觉得很有可行性”

  欧阳硕说完还用眼睛的余光瞥了一眼欧阳典身边的莲子。

  这回还记不住我,臭丫头,我可是欧阳家族里最年轻,最帅的小王子。

  结果.....就看到莲子根本就没有看他,还是一心的靠在欧阳典的身边,痴迷的好像白痴一样的摆弄着欧阳典的大手。

  欧阳典的手特别漂亮,那可是世界钢琴王子的手啊,莲子觉得自己男人的这双手就是艺术品。

  不止这双手,欧阳典身上任何地方对于莲子来说都是艺术品。

  欧阳典正和欧阳京在讲一个项目开发的事情,就看见平时都躲着他走到弟弟欧阳硕摇头摆尾的凑过来,竟然还破天荒的.....探讨....自己的计划书。

  被打断谈话的欧阳京不悦的斜着眼看了一眼欧阳硕,这个弟弟真是欧阳家族的唯一的......一个奇葩。

  文武都不行,吃喝玩乐数第一。

  “那你说说你二哥计划书里都说了什么?”

  欧阳京可不相信欧阳硕能认真的听什么计划书,这么凑上来,没准又是要钱。

  “咳咳.......”

  欧阳硕.....莫了。

  什么计划书,他一句也没听,凑上来存粹就是闲的。

  欧阳典和欧阳京对视一眼,心里了然,就知道这小子是没话找话,他能来开会还是继母殷媚逼着来的,哪里会听什么计划书。

  这个弟弟看了快三十年了,已经放弃了。

  烂泥扶不上墙......

  欧阳京鄙视的瞪了旁边一点也不觉得难为情的欧阳硕,转头看着欧阳典身边的莲子说:

  “弟妹,你说说欧阳典在会议室讲的计划书”

  莲子非常敬重欧阳京这个大哥,听到大哥欧阳京问自己,马上不摆弄欧阳典的大手了,认认真真的开始背诵欧阳典讲过的计划书。

  竟然.....几乎一个字都不差.....

  震惊,恐怖

  欧阳硕目瞪口呆。

  欧阳京早就见识过莲子对于自己丈夫欧阳典狂热的痴迷,每次欧阳典会议上讲的东西,莲子都能记得几乎一模一样。

  但是欧阳硕没见过啊,直接石化。

  “太可怕了,难道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爱情的力量吗?”,太不可思议了。

  那个臭丫头不是大字不识的保姆吗?,怎么.....这么短的时间,记忆力这么厉害,堪称奇迹啊。

  欧阳典宠溺的摸了摸莲子的长发,对着欧阳硕摇摇头,拉着莲子走了。

  欧阳京也没搭理呆如木鸡的欧阳硕,在秘书的陪同下走了。

  在空空的会议室里,欧阳硕第一次感觉到.....脸红了。

  耳边仿佛又响起了莲子那个臭丫头甜甜的背诵的声音。

  这个声音怎么那么讨厌呢!

  欧阳硕郁闷的想......

  殷媚看见回家的欧阳硕一声不响的皱着眉头回到家,直接就回到自己的房间,连晚饭都没下楼吃。

  “难道是欧阳家族例会里有人针对他”

  殷媚看着儿子欧阳硕这样的状态,心里想。

  能给自己儿子脸色的只有欧阳京和欧阳典这两个人,其他人都要顾及她的身份和面子。

  自己的儿子纵使有一万种不好,

  在殷媚这个母亲眼里也都是小毛病,儿子可是这世界上自己唯一的依靠。

  想起自己的丈夫欧阳锋,对待三个儿子天差地别的态度,殷媚就觉得心寒和生气。

  欧阳家族的生意那么大,所有重要的职位都是欧阳京和欧阳典来负责和主管。

  原本还只有一个欧阳京,欧阳典前几年沉迷感情,不足为虑,可是这几年竟然也回归家族企业了。

  这是一点机会也不给自己的儿子了。

  可怜自己的儿子小,不争不抢的,自己一个女人,虽然嫁给了大自己十多岁的丈夫,也不见丈夫欧阳锋对自己有多疼爱。

  这么越想,殷媚越觉得等有一天欧阳锋老了,死了,自己和儿子欧阳硕可能会一无所有,后半生都要靠着那两个人的施舍才能过活了。

  看来,她不能再这样逆来顺受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