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倔强的苟花花

第173章 我们的相识就是一种缘分

倔强的苟花花 旗木子 2390 2020-03-18 12:25:32

  阳阳在准备同父母讲自己要上教会学校的时候,房间里的龙跃阁和小花正在说着这件事儿。

  阳阳不知道的是,爸爸早就已经知道了他一年就把高中课程读完并申请到教会的大学去学习的事情了。

  龙跃阁那么爱阳阳,怎么可能因为阳阳在外上学就放任自流呢。

  虽然阳阳要求自立,不愿意接受家里人的安排和照顾,但是这并不妨碍龙跃阁暗中保护和掌握阳阳一切。

  阳阳非常聪明,九岁就读完小学的全部课程,上了中学,要不是后来经历了绑架,换上了自闭和抑郁症,想来现在的阳阳已经大学毕业了。

  龙跃阁知道阳阳早就学完了高中甚至是大学的课程,但是既然儿子没有想要告诉他,他就当不知道。

  但是,当他发现了儿子阳阳已经申请了教会学校的时候,他觉得儿子的想法已经不是他能理解的了。

  龙跃阁想过要劝说阳阳,阳阳从小到大都非常的听话懂事,也听别人家说过他们的孩子各自不听话,逆反,难教育,可是他的儿子阳阳却从来没有过。

  正是因为阳阳太早慧,太优秀,他和小花常常自豪骄傲的同时又会感到不安。

  很多事情,阳阳太有思想了,他们做父母的,根本就不知道阳阳在想什么,他要做什么。

  但是龙跃阁不想去强迫阳阳放弃什么,因为他觉得,孩子还小,只有十七岁,他的未来很多是可变的,无论是思想还是理想,何必要闻虎变色呢。

  所以他要先同小花打预防针,防止小花这边听到儿子要献身神教而崩溃。

  “阳阳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果然小花听了龙跃阁的讲述以后,哭了。

  如果奉献神教,那么就代表着阳阳要到世界各地去传授上帝的福音,甚至去到非文明,贫困甚至是荒芜的地方去拯救很多黑暗的人性和愚昧的民族,他的一生都将永远成为神的儿子。

  这样的人生不是谁都能接受的。

  小花只想让阳阳平安快乐的生活,她不想让阳阳走那条奉献自身的信仰之路。

  “小花,孩子长大了,我们能做的只有支持,何况,他的未来很长,未来是充满了变数的,我们何必现在就阻止阳阳的脚步呢?”

  龙跃阁拉着小花的手。

  “我.....也知道,只是.....舍不得”

  小花泪眼婆娑的看着龙跃阁。

  “无论他在哪里,都是我们的儿子,而且,我会保证我们儿子的安全,无论他将来去哪里。”

  龙跃阁轻轻的为小花拭去眼泪。

  生命就是这样,孩子总会长大,离开家,离开父母,无论多么的舍不得。

  .........

  阳阳是带着父母的祝福和支持踏上自己的理想之路的,他没有想到父母会支持他,因此心里充满了感激。

  小花眼含热泪看着如阳光般俊朗是的儿子带着微笑向她挥手告别之后,转身离开。

  这个时候,机场的玻璃窗外,刚才还下着小雨的天空......突然间....薄云推开,一束七彩的阳光折射进来,直直的照射在阳阳远去的背影上,仿佛有了.....一双透明的翅膀.......。

  ........

  希儿和望儿以阳阳哥哥离开父母,怕妈妈孤独为由,留在了小花这边。

  霍黑虽然舍不得,但是看到两个孩子已经决定了,又想起机场送别阳阳的时候小花的伤心,也就同意了。

  武林知道希儿和望儿要搬到小花那边住,就问霍黑,是不是因为她的缘故。

  霍黑否定以后,武林才安心,毕竟她害怕是因为她和霍黑结婚了,两个孩子心里失落才搬走的。

  小花也给武林打电话,告诉她不要胡思乱想,现在最重要的是马上给霍黑生个孩子。

  “他都两个儿子了,还生啊,我不想要孩子”

  武林在电话里大声的抗议。

  怎么没结婚的时候都逼她结婚,现在结婚了又都逼她生孩子,为什么自己总是这么不自由呢!

  小花当然不能告诉武林希儿和望儿不是霍黑的孩子,这个秘密永远都不会说,只能诱导说,你想想,生一个你们俩的孩子,不是更有趣?

  武林听了这话,还真觉得挺有趣的。

  所以说话的艺术博大精深,一件事就看你怎么说了。

  霍黑一直就把希儿和望儿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他结婚了也没想还要孩子的事情。

  所以当武林说想要一个孩子的时候,霍黑还反对来着。

  后来武林生气了,不理他好几天,霍黑才在小花的提醒下,理解了每一个女人都想要做妈妈这句话。

  ......

  没有人知道希儿和望儿是怎么想的。

  他们心灵相通,有些情感他们自己知道,他们希望慢慢的消化,忘记,而现在,他们不愿意面对霍黑,至少在他们还没有办法不胡思乱想的时候,不去面对霍黑,所以他们搬到妈妈小花这边生活,虽然他们也不愿意面对龙跃阁,但是好在他们是住校的,不必经常见面。

  ......

  小花告诉龙跃阁老四还有一个亲哥哥叫司光,在机场找过望儿一次,被自己冲散了,她没有告诉龙跃阁,望儿已经知道了他的身世和老四的死的事情,她不想让他们在以后的生活中,彼此尴尬和多疑。

  她知道龙跃阁这么多年早就已经把希儿和望儿当成了自己的孩子。

  但是望儿会不会怨恨龙跃阁杀死了自己的亲生父亲,小花不知道。

  那夜,小花同望儿的彻夜长谈,她只看到从来不流泪的望儿一直在流泪,也不知道是因为心疼小花的痛苦遭遇还是痛苦亲生父亲老四的死。

  而自从希儿和望儿找了理由离开了霍黑跟自己生活以来,小花就感觉到希儿和望儿变了很多,也不知道是不是她敏感,两个孩子现在给她的感觉就是.......伪装。

  老四的亲哥哥司光再也没有出现过。

  龙跃阁联合警署的朋友暗中挖了很久,都没有消息。

  就这么人间蒸发了。

  ......

  小八斤两岁了,欧阳典为孩子取名龙杰。

  两岁的小八斤龙杰最大的爱好就是电脑,以及所有的智能的电子产品。

  虽然只有两岁,龙跃阁和小花已经深刻的领悟到,这个儿子他们根本就管不了了。

  雅儿比小八斤大几个月,长的又瘦又小,欧阳典很挫败,自己的妻子莲子和小女儿的体重问题现在是他家里的头等大事。

  革命一直在进行,但是一点也没成功。

  莲子不知道欧阳典的郁闷,她只知道自己很幸福,她的脸上每天都幸福洋溢的,欧阳典经常带她出现各种晚会,鼓励她接触更多的人,鼓励她社交。

  甚至让莲子负责花阁艺术学校的一些日常事务。

  全新的领域,全新的生活,开启了二十岁的莲子绚丽多彩人生视野。

  每当她和欧阳典一起出席某些盛大的场合的时候,人们都会用讳莫如深的眼神儿看莲子。

  毕竟在欧阳典身边的这个女孩子太年轻了,即使知道她是欧阳典的夫人,人们也难免是各种好奇和八卦。

  甚至在舞会上,还有一些夫人,有意无意的询问她是怎么认识欧阳典的。

  莲子就按照小花事先教她的话来打发她们。

  “我们的相识就是一种缘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