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倔强的苟花花

第170章 这样的望儿,让她害怕极了

倔强的苟花花 旗木子 2367 2020-03-15 13:52:52

  “找我干什么?”

  望儿冷冷的看着这个男人。

  仔细看,自己真的同这个男人有五分相似。

  四年前的那次偷听,怀疑之后,望儿偷偷上网查过司阳,空白,除了当年司阳自己讲的发家史以外,什么也没有,但是望儿查到了当年妈妈的绑架案,而那时候,他和希儿还没有出生。

  虽然官方说是霍黑救了欧阳花,后来有了他们两个双胞胎,但是当望儿第一眼看到资料上一张老四的相片时,就痛苦的确定了,霍黑真的不是他们的爸爸。

  联想到司阳舅舅那张僵化的脸,一张整容后的脸。

  那么.....司阳舅舅....是他的....爸爸。

  当年,他再小也知道一定是有很不好的事情发生过,而且是这个叫司阳的爸爸做的。

  他记得他有一次装着很幼稚的问妈妈,为什么阳阳哥哥可以同妈妈爸爸一起睡,他为什么不行,为什么霍爸爸从来也不同妈妈和他一起睡。

  当时妈妈眼睛里一闪而过的痛苦和恐惧他都看到了。

  所以.....以后他再也没有问。

  他也警告那个傻乎乎的希儿不许问,否则揍他。

  因为他不想看到.....妈妈难过。

  至少妈妈没有因为他们是老四的儿子而抛弃他们。

  如果他们真的是妈妈的痛苦,妈妈应该抛弃他们的。

  毕竟阳阳哥哥那么优秀,而他们太普通了。

  从七岁那年他发现了那个秘密,四年了,他把他深埋在心里,一直想要忘记,他就是霍爸爸的儿子,霍爸爸太爱他和希儿了。

  可是今天,这个男人把这个血淋淋的秘密撕开了。

  他很生气,因为这个秘密让他恐惧。

  “望儿,你是老四的儿子,你和希儿都是”

  男人的眼睛里划过一丝很深的痛苦。

  他和弟弟老四很小就被文莱买来,在弱肉强食的拼杀中九死一生的存活下来,后来,因为受伤,他被淘汰,分给组织里的人肉炸弹组,等待在任务中为组织而死。

  而弟弟老四,因为身手敏捷,有勇有谋,被文莱收为义子。

  他们兄弟分开的十年里,要不是老四明里暗里救他,他早就死了。

  后来老四安排他在任务中假死,给他办了新身份,他在W国,有了商人的身份,成了老四幕后地下钱庄的老板。

  老四定期会秘密的转很多钱过来。

  他按照老四的要求,买下了W国的一个四季如春的小岛,从设计到施工,投入巨款,历时三年,建成了一座世外桃源。

  四年前,老四告诉他,再过几个月,他会带着他的老婆,还有两个双胞胎儿子跟他一起,到小岛上生活,幸福的生活。

  再也不用刀头舔血,再也不用担惊受怕,他们终于可以在阳光下生活了。

  当时的他很高兴,这个世界上,他唯一活下来的亲人只有这个弟弟了,当他知道他还有侄子,还有亲人,他太高兴了。

  能够同其他人一样,无忧无虑的活着阳光下,衣食无忧,荣华富贵,是他们拼死半生追求的幸福,现在,这一切就要成为现实了。

  可是,三个月过去了,老四没回来,音讯皆无,五个月后,老四在M国和A国的暗黑组织被国家刑警捣毁追杀。

  没有人知道他的身份,他隐藏了起来,为了低调的生活,以图探听老四的消息,他按照老四事先做好的身份,化名司光,隐藏在早已建好的小岛中隐居。

  他隐藏了两年,等了老四两年,没有等到弟弟老四。

  他心里就知道不好了,弟弟可能已经不在了。

  然而他不死心,拥有九条命的老四,不会这么容易死,曾经那么苦,那么多伤,老四都活过来了,他不甘心,他要找到老四。

  他有很多钱,他也有很多在身边的地下组织。

  半年前,他终于调查清楚了,他什么都知道了。

  他的在阳光下同弟弟老四幸福生活的梦想破灭了。

  现在他的心里只有恨,只有黑暗。

  他甚至知道了当年霍黑的手下把老四的尸体埋在了哪里,可是他没去动,他怕霍黑发现他。

  现在还不是时候。

  他绝不会放过霍黑,不会放过龙跃阁,欧阳典,还有那个害死他唯一弟弟的女人欧阳花,但在这之前,他要看看老四的儿子,特别要看看那个酷似老四的儿子.....望儿。

  他敢单独来见望儿,他就有把握能成功的把望儿争取过来。

  然而,这一刻,他说完这一切,这个叫望儿的孩子却面无表情,甚至眼底除了一丝杀意闪过,什么都没有了。

  这不是这个孩子应该有的态度,除非.....

  望儿早就知道了他是老四的儿子,早就知道老四是被霍黑杀了的。

  “哈哈哈哈,好,好,做杀父仇人的儿子,你可真好”

  当他看到望儿眼中的杀意和愤怒的时候,他就明白了,他失望透顶,老四为了他们母子,拼死创造的世外桃源,冒险去的M国,最后客死他乡,尸骨凄凉的扔埋在荒野中,他得到了什么。

  既然你不认老四这个父亲,那么他也再无顾忌,他会让他们所有人在恐惧和痛苦中去陪伴老四。

  ......

  望儿从男人的眼睛里看到了他的疯狂,这样的疯狂,在那个叫司阳的男人看着妈妈小花的时候,眼睛里也是这样的疯狂。

  “我的爸爸是霍黑,你不要在这里胡说”

  望儿收敛起他的锋芒,释放出十一岁孩子的幼稚。

  男人愣了一下,难道是错觉。

  现在的望儿就是一个孩子。

  男人眼神毒辣的盯着望儿。

  他说不准望儿是在跟他玩心机,还是真的他看错了。

  “你不相信,我给你看证据,让你看看你的亲生父亲被他们杀死,他死的很惨,很惨”

  男人的声音因为痛苦,变得沙哑。

  “好”

  望儿沉默了片刻,好像在分析男人的话。

  “我会再找你”

  男人说完,拾起地上的帽子,转身消失了。

  望儿看到,同时转身的还有周围几米以外的五六个男人。

  果然,男人是有备而来。

  望儿的一只手摸着裤兜里的一把尖刀,那是霍黑在他生日的时候送给他的,外形像笔一样,但是按下后面的开关,就是一把尖刀。

  霍黑告诉他,刀不离身,以防不测。

  他刚才想把男人骗到前面的走廊尽头,杀了他的。

  但是他眼睛的余光看到妈妈在找他,他放弃了。

  现在看到男人身边竟然还安排了这么多人,比他身边的保镖还多几个。

  多亏他没有动手,其中三个男人的同伙,就在妈妈小花的旁边。

  而他们的保镖还在更远的地方守护。

  这些年,他们逐渐放松的警惕,而现在,他要怎么告诉妈妈和霍黑,他们有危险这件事呢?

  告诉的同时还不能说他知道了霍黑不是他爸爸这件事。

  他要好好想想。

  因为不知道怎么更合适的说出这件事,当小花找到望儿的时候,发现望儿正在想着什么,她没有打扰望儿,可是当她看到望儿的眼睛时,她的心吓得颤抖了,那是一双阴森冷酷的同当年的老四一模一样的眼睛啊。

  小花觉得浑身冰凉,这样的望儿,让她害怕极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