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倔强的苟花花

156章 欲擒故纵

倔强的苟花花 旗木子 2137 2019-11-18 20:05:09

  自从莲子同欧阳典在一个房间休息之后,每到晚上,莲子都磨着欧阳典要到他的卧室,说自己害怕,休息不好。

  欧阳典起初还有所顾忌,毕竟两个人也没有正式的名分,但是架不住莲子的软磨硬泡。

  欧阳典也终于发现,莲子太执着了,你不答应,我就不睡觉,还不让你走,你一说要走,我这边就肚子不舒服。

  其实欧阳典不知道的是,莲子哪里有那么大的能耐和胆子,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小花怂恿的,小花对莲子说:‘如果你不趁着怀孕的机会抓住爸爸,等孩子出生了,恐怕以爸爸的性格,你就没有机会了’

  这句话让莲子,危机感更甚,心里都有了破釜沉舟的决心了。

  事实证明,对于欧阳典这样腼腆内敛的性格来说,这个招数确实很好用,尤其是莲子现在肚子里有了欧阳典非常重视的孩子,眼见着孩子在莲子肚子里面,一点点的变化,甚至是胎动,欧阳典现在对于莲子,可以说言听计从。

  两个人就这样住在了一起,也在相处的过程中,彼此的感情越来越好,特别是莲子,每日都沉浸在幸福中,白天,欧阳典出去工作,偶尔也会带莲子去,让她见识见识外面的世界,所以莲子每天都兴高采烈的。

  这样的心情,直接使得莲子的胃口非常好,不仅胎儿发育很好,莲子身体的各项指标也都非常正常了,而且由于怀孕的原因,莲子肤色白了好多,加上整天笑咪咪的,显得很柔美。

  而小花这次怀孕明显是辛苦了很多,巨大的孕吐来势凶猛,使得小花基本上是吃不了多少东西,但是为了孩子,还得吃,就是吃了吐,吐了吃的状态。

  霍黑心疼小花,就把磨人的希儿带到了自己在另一个别墅,希儿刚开始很抗拒,但是听爸爸说,妈妈怀小妹妹了,不能挨累,就只能忍着想妈妈的心了,谁让他喜欢妹妹呢。

  周末,才能见到妈妈,希儿闷闷不乐的,而且望儿住在训练学校里,也看不到,霍黑又很忙,只有几个仆人在家,除了上学,希儿最高兴的事情就是跟妈妈视频,看看妈妈还是很平坦的肚子。

  小花很内疚,但是也没有办法,她什么也吃不了,而且整天头晕,让周围的人都担心,同样的吃不好,所以她特意不同大家一起吃饭,特别是避开跟莲子吃饭的时间,否则,莲子会一直皱着眉头,用极度同情心疼的眼神看着她,也吃不好了。

  莲子的肚子里可是爸爸欧阳典千盼万盼的宝贝,也是她这一生中可能是唯一的妹妹,所以小花在某种程度上,甚至比欧阳典更在乎莲子肚子里面的孩子。

  龙跃阁在小花的孕吐中,又担心,又内疚,也跟着瘦了好几斤。

  小花非常希望自己这回能怀一个女孩,龙跃阁现在也不在乎男孩女孩了,只希望孕吐快点过去,让小花能够好好吃点饭,长点肉。

  欧阳典一边为莲子能好好吃饭,长点肉高兴,另一方面为小花担心,心疼,整天都忧心忡忡的。

  霍黑也很担心小花,找了好几个中医的大夫,希望能帮助小花,调理调理。

  另一方面,霍黑还有一个很闹心的事情,就是大变样的武林。

  武林现在完全打扮成为一个性感的女性了,除了突然出现在他面前以外,还经常给他打电话。

  霍黑是过来人,他当然知道武林突然转性是因为什么。

  只是他,不想改变,他不想再走一步。

  可是武林是一个凡事只要开头,不成功就永远不会回头的强悍女人。

  面对武林恨不得向全世界都宣布对他的感情的样子,霍黑是真的很无力。

  谈也谈了,“我不想结婚,谈恋爱,我不想改变”,霍黑对武林说

  武林却说:‘可以不恋爱,不结婚,我们就当朋友’

  做朋友可以吧,好,今天朋友请吃饭,明天以朋友的名义约你玩,后来以朋友的名义给你买东西。

  后来逼得霍黑说,我不想跟你做朋友了。

  武林却说,那我们就做情人吧,既然不愿意做朋友。

  总之是,无论你说什么,在武林那里都是无用功。

  后来索性,霍黑就选择无视了,你武林的电话,我不接,你来找我,我假装看不到你,该干什么干什么。

  想着,以武林这么骄傲的个性,总会觉得没面子而知难而退,可是没有想到,武林的抗打性不是一般的强啊。

  只怕是跟霍黑的心里素质有一拼啊。

  .......

  就这样过了两个月。

  早上霍黑从家出来,习惯性的抬头看看对面的马路,一般对面马路都会停着武林的小蓝车,每天武林都会摇下车窗,喊一声,“早啊,黑哥”

  然后就跟在霍黑的车后面,到公司,然后再从车里出来,大摇大摆的走到霍黑的身边,递上她自己自学做的点心什么的。

  虽然难看,但是味道还是可以的。

  而今天早上,霍黑一眼望过去,武林的车没在对面。

  心里暗乐,太好了,没有人跟着了。

  司机看到武林的车今天没来,说,是不是已经等在公司门口了啊。

  霍黑觉得有可能。

  可是到了霍黑的公司门口,竟然还是没有看到武林的车,而且霍黑还故意的在门口停留了一会儿,武林竟然没有出现。

  接下来,事情很奇怪,至少霍黑觉得奇怪,因为武林一个电话也没给他打,午饭也没给他送,水果也没给他送,霍黑一直在奇怪中,没有发现,自己的奇怪。

  可是手下的秘书却发现,今天霍总不开心,中午吃饭,也很少。

  接下来的几天里,霍黑已经完全的看不到武林的任何身影了,甚至听不到武林的任何消息了。

  好像武林突然的就从他的身边消失了一样。

  两个月以来,武林一直是阴魂不散的围绕着霍黑,霍黑由当初的厌烦,到后来的无视,再到习惯,而现在,突然不见了这个人了,也吃不着好吃的点心,可口的饭菜了,(其实就是吃习惯武林做饭的口味了)。

  霍黑只知道武林做菜的口味确实很适合他。

  他不知道的是,他的口味,爱好,都是谁那么事无巨细的告诉武林的。

  谁啊?,还有谁,当然是小花了。

  还有霍黑不知道的是,现在武林突然不见了,也是小花实施的第二步。

  欲擒故纵。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