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倔强的苟花花

第150章 世界上最美的一幅画

倔强的苟花花 旗木子 2194 2019-11-11 19:11:40

  欧阳典面对小花和龙跃阁的震惊,低下头,这样的事情要面对自己的女儿,对于欧阳典来说,原比想象的更难受,特别是欧阳典觉得,自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对不起死去的苟勒儿,也对不起小花。

  小花很震惊,但是震惊的同时又觉得有些高兴,曾经她无论怎么规劝父亲欧阳典,都无法让他走出对于母亲苟勒儿的感情,小花不想让父亲困在内疚里,可是却一直苦于无计可施,而现在无论什么原因,父亲总算是有了一些,怎么说,算是进步吧。

  小花不在乎父亲找什么样的女人,她从来就没有门第身份的界限,她从来都觉得,只要父亲喜欢,什么样的女人,她都会接受。

  而现在,就有这么一个女孩,这么机缘巧合的与父亲有了关系,而且还有了孩子,这算不算一个机会呢,一个把父亲拉出感情内疚悔恨的机会呢?

  小花觉得自己应该趁热打铁。

  “爸爸,我觉得这件事情,莲子是无辜的,莲子肚子里面的孩子更是无辜的,爸爸,你看这件事情,你是怎么打算的呢?”,小花试探的问。

  龙跃阁看了看小花,听小花这话的意思,好像是要逼着欧阳典给莲子一个说法啊。

  欧阳典因为情绪的原因,没有听出来小花语气里的意思,只是以为小花问自己这件事要怎么处理。

  “我还没想好要怎么做,我现在心里很乱”,欧阳典低声说

  霍黑看着情绪低迷的欧阳典,说:“孩子既然来了,你想要,那就留着,等莲子生完孩子,我会给莲子一大笔钱,送她出国,也算对她的补偿”

  “不行,这样不公平,对莲子太不公平了,黑哥,你不觉得这样太残忍了吗?”小花第一个站起来反对

  “那怎么办,难道还要阿典娶了莲子吗?”霍黑有些赌气的说,毕竟莲子是他带来了,现在给欧阳典带来这么大的麻烦,霍黑觉得很过意不去。

  “嗯,这是个好办法”,小花趁机说。

  “什么”“那不行”龙跃阁和霍黑同时说。

  “为什么不行?”,小花站起来说,:“你们也是带着有色眼镜看待女人啊,那这么说,如果我不姓欧阳,是不是我也配不上跃阁啊?”

  龙跃阁和霍黑看着突然生气掐着腰面对他们的小花,都愣了。

  这还是那个温柔如水的小花吗?,怎么这么凶悍啊。

  龙跃阁从来都是宠妻无下限的,看到小花生气了,马上站起来,假装严肃的说:‘我同意小花的意见。我们不能欺负人家女孩子,莲子孤苦伶仃一个人,家人都靠不上,现在既然来到了我们家,这就是我们家庭的一员了,按我说,爸爸,你考虑一下小花的建议,一是,为了给未来孩子一个完整的家,二是,为了人家女孩子的名声’

  霍黑对于龙跃阁这见风使舵的样子,很无语。

  反正他也习惯了,只要是小花的意见,龙跃阁从来都是无条件的支持。

  这么狗腿的人,还指望能有什么建设性的意见呢?

  欧阳典听了小花的意见,没有什么表示,似乎在内心深处,也并没有很排斥这样的解决办法。

  “我问问莲子吧,看看她怎么想的”,欧阳典说完,起身走上楼去。

  留下楼下的三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龙跃阁冲着小花傻笑,小花温柔的对着龙跃阁微笑。

  霍黑可不想吃这两个人的狗粮,直接也上楼了。

  .......

  欧阳典敲开莲子的房门。

  “现在还头晕吗?”欧阳典看了看屋里的布置,问莲子

  莲子很紧张,两只手互相握着,她不敢看欧阳典,只是摇摇头

  看着莲子太紧张了,欧阳典就直接拉着莲子坐到了床上,轻拍了莲子的手一下,安慰她,说:‘你什么也不用想,就好好的保养身体,孩子,恩,既然来了,我们就留下来,我会,我会负责的’

  莲子听到欧阳典的话,震惊的抬起头,“负责”,他说负责吗?

  欧阳典看到莲子震惊的表情,为了确定自己的话,他又说了一遍:‘是的,我会负责,所以,所以,我上来,就是想听听你的想法’

  莲子听欧阳典这么说,更紧张了,她不知道欧阳典说的负责是什么意思,应该不是她奢望的那种天大的好事。

  “你是怎么想的?”,欧阳典微笑着看着莲子。

  莲子的头发因为刚才躺着的原因,乱糟糟的,加上表情呆萌,好像一只小仓鼠一样,很滑稽的样子,这样的莲子,让欧阳典忍不住笑了。

  欧阳典的笑容在莲子的眼中开启了无数的烟花一般,绚丽多彩。

  莲子的脑袋一片空白,她什么都不知道,只是本能的猛地扑进了欧阳典的怀里,“只要不离开你,让我干什么都行”

  看到突然扑进怀里的莲子,欧阳典愣了一下,听到女孩的轻声的话,欧阳典有些疼惜,于是在房间里,欧阳典静静的抱着莲子,两个人谁也没有再说话。

  莲子在欧阳典的拥抱中,呼吸着欧阳典迷人的味道,心里无比的安宁和幸福。

  不知不觉中,欧阳典发现,怀里的女孩已经呼吸均匀了,竟然睡着了。

  欧阳典无奈的苦笑了一下,自己到底要怎么办呢,难道真要与这个只有十九岁的女孩结婚吗?

  欧阳典不觉得自己的身份地位有什么高贵不同的,他只是觉得莲子太小,比自己的女儿还要小十岁,比自己小了将近三十岁,这样的年龄差,在欧阳典是接受不了,他心里想的负责,还是想要给莲子更好的生活,而不是同莲子这么小的女孩,走入婚姻。

  将熟睡的莲子放在床上,盖好被子,欧阳典就坐在了莲子房间的沙发上。

  他真的要好好想想以后了,孩子是一定要生下来的,也许是因为他没有经历过小花的成长经历,所以他甚至有些期待这个孩子的出生,他也许可以在这个孩子的成长中陪伴着他。

  对于莲子,他还是觉得应该听从莲子的意见,他只是想要保护她,等到她想好自己要过的生活,然后,他会支持她,让她年轻的生命活的更有意义。

  也许是因为有欧阳典在的原因,莲子这么久以来,从来没有睡的这么香过。

  第二天早上九点多,莲子才醒来了,还是被饿醒的。

  睁开眼睛的时候,第一眼竟然看到欧阳典坐在屋里的沙发上,正在看着她。

  眼神温和,面如星朗,后面是窗帘透出的阳光,莲子觉得这是世界上最美的一幅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