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倔强的苟花花

第146章 如何补偿

倔强的苟花花 旗木子 2422 2019-11-10 13:11:29

  莲子不说话,只是低着头。

  欧阳典想着也许可以给女孩一笔钱,给她一个好的生活保障,她可以过自己想要的自由自在的生活,这也许能让他心安些,于是便试图的问:“你年龄这么小,想不想去读书,去国外过自己的生活,不用在这里做这么辛苦的事情,你可以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你如果,....愿意,我可以帮你”

  莲子听完欧阳典的话,如五雷轰顶,完了,他要撵我走了,怎么办.....

  几乎没有任何的思考,莲子一下子从座位上滑下来,直接就跪在了欧阳典的腿边,两只手紧紧的抱住欧阳典的小腿,害怕的哀求着:“求求您,先生,求求您,别赶我走,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您打我骂我都行,只要别赶我走,如果您赶我走,我....真的活不了了,求求您了”

  欧阳典被莲子的举动吓坏了,同时惊呆的还有前面的司机和抱着孩子的仆人。

  “快起来,这孩子,你怎么吓成这样,快起来”,欧阳典几乎是把莲子拽抱起来的。

  因为莲子已经吓得浑身瘫软了。

  欧阳典把莲子按扶到座位上,为了安抚她紧张异常的情绪,只能半搂着浑身颤抖的女孩,尽量声音轻柔的说:“不是赶你走,就是问问你有没有自己想要的生活,你不要这么抵触和紧张,我没有想赶你走,只是想你有更好的生活”

  莲子在欧阳典温暖的怀抱里,逐渐的放松下来,但还是担惊受怕的紧拉着欧阳典的一个衣角。

  听到欧阳典的话,使劲的摇头说:“我最幸福的生活就是待在这里,待在您.....你们身边,我不走,我不走”

  欧阳典看到女孩紧紧攥着自己衣角的双手,还有女孩诚惶诚恐的样子,心里不禁疑惑。

  怎么会有人心甘情愿的做佣人的呢,这个女孩到底是经历了怎样的人生啊。

  也许自己应该问问霍黑。

  在去往医院的路上,车上再也没有人说话了。

  莲子贪恋着欧阳典的怀抱,她希望去医院的路再长些,再久些。

  欧阳典困惑着,莲子排斥他的提议,不能用钱来补偿,那到底要怎么办呢?,他该如何补偿呢?

  就这么放任不管,欧阳典还是觉得良心难安。

  到了医院,欧阳典就改为拉着莲子的手了,这个冰凉冰凉的小手,令欧阳典不禁有些不忍和怜惜,便使劲的握了握。

  莲子感受到欧阳典大手的温暖,心里的温度荡漾的眼睛都湿润了。

  “我什么都不要,只要留着你身边,远远的看着你,就好,老天,求求你,可怜我,只要给我一个角落就好,只要能看见他,就好”,莲子在心里祈求者。

  哪怕是从小挨打挨饿,哪怕是在那种可怕的地方,每天担心自己会受辱,莲子也从来没有祈求过,因为她觉得自己命该如此。

  这么卑微,这么渺小的自己,能活下来,能活着,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了。

  怎么还敢奢望。

  可是自从遇到了欧阳典以后,特别是昨天晚上之后,莲子觉得自己太幸运了,她一定是用了十九年的苦难和痛苦换来了这一次的幸运。

  她希望跟老天再祈求一次,用下半生的生命,来换自己能够留在欧阳典家做工的一个机会。

  只要能看见他,看见他就行。

  欧阳典不知道莲子心中的惊涛骇浪,他给孩子看完病,嘱咐佣人看着孩子打点滴,就单独拉着莲子去看医生。

  莲子很顺从,无论欧阳典让她干什么,她都会去做。

  就算欧阳典要她去死,她也会去做。

  欧阳典想让医生看看莲子有没有因为昨天晚上的事情,受伤,毕竟,她还太小。

  检查的结果让欧阳典更加的羞愧和内疚。

  莲子果然有轻度的撕裂伤。

  当然还有重度的贫血和营养不良。

  在回家的路上,莲子感觉到欧阳典的情绪很差。

  这让莲子很害怕,她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的原因,让欧阳典不高兴了。

  回到家以后,欧阳典让管家安排其他人照顾孩子,就拉着莲子上楼了。

  在莲子的房间里,欧阳典拿出医生开的药,压抑着内心的羞愧,看着低头不安的女孩,说:“这个,你,每天想着,上药,洗澡的时候,注意不要感染了”

  莲子把头低的很低,脸上烧的厉害,从欧阳典手里接过药,也不敢说话,只是点点头。

  欧阳典很想说“对不起”,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为了脸面吧,他终于还是说不出口。

  只说了一句:“你,好好休息,这几天不用做什么,就休息就行”

  然后转身离开了房间。

  莲子紧紧的握住药,这上面还带着欧阳典的体温。

  房间的空气里还留在欧阳典的味道。

  她不舍得动,仿佛一动,这一切就都消失了一样。

  ......

  欧阳典下楼嘱咐管家,这几天莲子病了,要静养休息,不要让她干活,而且吩咐厨房,给莲子补充营养,每天饭菜送到莲子的房间。

  管家不问所以,只听吩咐,严格按照主人的话去执行。

  欧阳典离开家,就去找霍黑,他想了解莲子,看看可不可以在其他方面,给予补偿。

  霍黑自从转移和清理了在A国的生意之后,就在龙跃阁的建议下,在m国新开了一家公司,还是以枪支弹药为主,在m国,只要有合法的手续,是允许的。

  欧阳典还没到霍黑的办公室就听到霍黑的大吵大闹声。

  欧阳典非常惊讶。

  霍黑是一个非常沉稳的人,很少情绪激动,今天这是,怎么了。

  几个保镖和霍黑的手下在门口窃窃私语,看到欧阳典过来,都立正站好,恭敬的鞠躬。

  “典哥”,“典哥”

  欧阳典微笑的向他们点头,询问:“黑哥,这是怎么了啊?”

  “典哥,是跟武小姐”,一个手下解释说。

  武小姐,武林,武大小姐,欧阳典知道,那是m国联邦警署唯一的女督查,警察世家,很彪悍。

  “霍黑怎么得罪了她呢?”,欧阳典想想,还是推门进去了。

  办公室里,霍黑看起来有些恼羞成怒的拍桌子瞪眼睛,对着对面坐着稳如泰山的武林大呼小叫。

  看见欧阳典进来,霍黑就象看见救星一样,上前拉着欧阳典评理。

  “阿典,你说说,她竟然不分青红皂白的就扣了我的货,我什么手续都是合法的,凭什么扣着货,两个月不给我”。

  霍黑对面的武林看见欧阳典进来,也站了起来,她认识欧阳典,知道欧阳家族,也知道霍黑和欧阳典是亲戚,想着还是要给欧阳家族面子的。

  于是站起来解释说:“典哥,你知道,现在m国加强安保防御,霍黑这批货实在是杀伤力太大了,我知道手续合法,我只是想问下到底是谁定了这批货”

  “法律规定,买家是保密的,我不能随便的告诉你”,霍黑又开始大声的喊到。

  “是,我知道你有保密的义务,我只是私人希望你透露一下,朋友不应该帮忙吗?”,武林重新坐下来,无所谓的微笑着对着霍黑。

  霍黑看着武林阴险的笑脸,气的肝疼。

  “这么多卖枪支的,你不问别人,为什么就盯着我”,霍黑想到好几次的货物被扣,又无名火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