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倔强的苟花花

第145章 要怎么补偿

倔强的苟花花 旗木子 2173 2019-11-09 23:35:25

  莲子知道,如果欧阳典醒来,一定会认为她不怀好意。

  莲子非常害怕,当这件事被公开,被人知道,大家会怎样想她,霍黑一定会第一时间把她扔回到m国的妓院里去。

  因为害怕欧阳典醒来会发现什么,莲子冲到浴室,洗了一个澡,然后就战战兢兢的蜷缩在房间门后面,仔细的倾听着走廊的动静。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的时间,莲子听到走廊里有了佣人来回走动的声音。

  跟着,她敏感的听到欧阳典房门开了。

  脚步声,是欧阳典的脚步声,很慢,很慢。

  让莲子心脏紧张的要静止的是,这个脚步声停在了她的房间门口。

  莲子害怕极了,她怕欧阳典突然打开房门,质问她。

  冷汗和恐惧令莲子浑身颤抖。

  幸运的是,脚步声停顿了一会儿,就走开了。

  莲子不敢出去,她害怕。

  又过了好久,管家来敲她的门。

  她不得不开门了。

  管家的脸色很不好,见她开门,直接训斥道:“你还真不懂规矩,主人都醒了,你还睡,马上给我收拾好,下楼去”

  莲子感到身体抖的还是很厉害,但是不敢耽误,急忙穿好衣服跟着管家下楼。

  “睡醒了吗?”,霍黑站在客厅里,看着下楼的莲子,生气的问。

  “对不起,对不起,老爷,下次我不敢了”,莲子使劲的低着头,不敢看客厅的任何人。

  “黑哥,平时小莲带孩子根本睡不好,就多睡一会,干什么这么凶神恶煞的”,小花抱着孩子走到莲子面前,轻轻拍了莲子一下,以示安慰。

  离得近了,才发现莲子一直在发抖。

  “小莲,你怎么了,病了吗?”,小花邹起眉头,伸手摸了一下莲子的头。

  莲子的额头冰凉冰凉的,而且都是汗。

  这时候,客厅的人才发现,这个小保姆的脸色很不好,脸色发白,连嘴唇都是白色的。

  霍黑看了看莲子,邹了邹眉头,有些不高兴的说:“正好要带孩子去医院检查,随便也给你看看,别有什么病,传染给孩子”

  管家叫过来一个佣人接过小花怀里的孩子,安排司机带着孩子和莲子去医院。

  欧阳典坐着沙发上,盯着局处不安的莲子。

  酒醉三分醒,虽然对昨晚的人没确定,但是今天早上他醒来,就知道,这不是梦了。

  还有一个紫色的头绳。

  如果他没有记错,这个头绳是......那个小保姆的。

  欧阳典不知道要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

  懊悔,自责,羞愧等等,很多情绪。

  他从卧室出来,第一时间想要去问这个叫莲子的小保姆。

  欧阳典使劲的回想,只有一些片段,其他的事情,他真的想不起来了。

  如今看着浑身颤抖的莲子,他的心沉了一下。

  这么想的时候,欧阳典更加的羞愧了。

  这时候霍黑接了一个电话,因为有事情,不能带孩子和莲子去医院了,让司机带着去医院。

  “我带着去吧,我今天没什么事”,欧阳典从沙发上站起来说。

  欧阳典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这么主动。

  ......

  在去往医院的车上,抱着孩子的仆人坐在前面,莲子只能硬着头皮坐着欧阳典的旁边。

  这味道令莲子的情绪更加的紧张,整个脑袋晕乎乎的。

  欧阳典看着女孩蜷缩着身体,使劲的靠着车门,好像很害怕离他近一样。

  “看来她真的很怕我”,欧阳典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这件事要怎么办呢?

  欧阳典觉得这车里的气氛太压抑了,便往女孩的身边挪了挪,试图通过聊天让莲子先放松。

  欧阳典觉得,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也许应该听听女孩的意见,看看莲子要怎样的补偿。

  “嗯,你,叫小莲,是吗?”,欧阳典尽量声音柔和的问。

  莲子感受到来着欧阳典的靠近,她非常害怕欧阳典问她昨晚的事情,因此对于欧阳典的靠近,更害怕了。

  她现在脑袋嗡嗡响,根本就没听到欧阳典问她什么。

  她满脑子想的都是“不要问我,不要问我”。

  也许由于太紧张,莲子竟然把心里不断重复的话说了出来。

  “不要,不要问我,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对不起”

  欧阳典听到莲子前言不搭后语的话和紧张的样子,心里突然,明白了什么。

  鬼使神差的,欧阳典从裤兜里拿出了那个紫色的头绳。

  “这个,是你的吗?”,欧阳典把头绳在莲子的眼前晃了晃。

  莲子看到紫色的头绳,吓得一哆嗦,她不知道要怎么解释,怎么办?

  欧阳典看到莲子看到这个头绳以后,惊吓过度的表情,突然有些.....心疼。

  明明是吃了亏的,还这么....害怕。

  好像比他更想隐瞒发生的事情一样。

  欧阳典把头绳放回裤兜里,转过头看着吓得脸色煞白的女孩。

  “你别紧张,好吗?”,欧阳典伸出手握住了女孩的手。

  这只手,如同这个人一样,瘦小枯干的。

  不知道为什么,这只手让欧阳典想起了病重的苟勒儿那个时候的手。

  也是骨瘦如柴的。

  莲子突然被欧阳典握住手,吓了一跳。

  那只大手非常的温暖,一直暖到她的心里。

  不知道为什么,莲子想到了昨天晚上,这只温暖的大手.....。

  她的脸突然烧的厉害。

  欧阳典感受到当他握住女孩冰凉的小手的时候,女孩的身体霍然就停止了颤抖。

  他的心没由来的,紧了一下。

  “嗯,我都知道了,是,我,不好,你,别害怕”,欧阳典还是觉得他应该道歉。

  要怎么补偿,补偿这个女孩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