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倔强的苟花花

第144章 莲子

倔强的苟花花 旗木子 2323 2019-11-09 10:32:31

  莲子抱着孩子,感觉自己的脸好像发烧了一样。

  好在室内的灯光昏暗,而且她长的比较黑,欧阳典才没有发现。

  孩子的哭声把小花和龙跃阁也吵醒了。

  当他们推门进屋的时候,正看见两个人挨的很近,从门口的角度,看不见他们怀里的孩子,但是可以看见他们好像相拥的感觉。

  小花和龙跃阁同时愣住了。

  欧阳典听到开门声,回头看到的是目瞪口呆的小花和龙跃阁。

  想来,是误会了。

  欧阳典转过身,露出了保姆莲子怀里的孩子。

  “爸爸,你怎么在这里?”,小花惊讶的问。

  “爸爸?”,莲子听到小花叫欧阳典爸爸,下了一跳。

  怎么,这么年轻的男人有这么大的女儿啊。

  看起来跟小花的丈夫一样大。

  实际上欧阳典和龙跃阁也差不了多少。

  “我回来听到孩子的哭声就上楼了”,欧阳典解释说。

  “哦,我也是听到孩子哭声了”,小花边说边走向保姆莲子,从她手里接过孩子。

  “太太,是我的衣服被孩子吐脏了,我就洗了一下,这孩子只要不抱着就会哭,就是晚上睡觉也要抱着睡,对不起,吵醒你们了”,莲子又开始局促不安的紧张样子。

  “没事,我听黑哥说过,这孩子磨人的很,你辛苦了”,小花温柔的对着莲子说。

  莲子觉得眼前这个女人真的太美了,声音也好听,怎么会有这么完美的女人呢?

  “你看,小家伙还笑呢?”,欧阳典看着小花怀里的孩子,微笑着说。

  于是龙跃阁和欧阳典都靠近小花,逗弄着小花怀里的孩子。

  莲子觉得自己今天太幸运了,看见了这世界上最美丽的男子和女子,尤其是他们聚在一起的时候,感觉就像一幅画一样。

  好美。

  孩子最终在小花的怀里睡着了,竟管龙跃阁不同意,小花还是把孩子带回了他们的卧室。

  小花要带着孩子一起睡。

  在床上,小花对龙跃阁怨妇般的眼神视而不见,只是温柔的轻拍着孩子。

  “这孩子都快一岁了,可是比刚出生的孩子都小,而且发育还迟缓,好可怜啊”,小花呐呐自语的说。

  “只怪这丫头命不好,摊上这么不负责任的母亲”,龙跃阁伸手轻抚了一下小花的脸颊,把挡在脸上的一绺头发拿开。

  “是啊,所以我们以后要好好待她,不要让她感到没有人爱她,没有人要她,她不是多余的”,小花看着孩子瘦小的小脸,轻声的说。

  龙跃阁看着小花瞬间失神的眼睛,就知道小花又是想到了自己的童年。

  心里很心疼。

  越过孩子,翻到小花的身后,紧紧的抱着小花。

  就这样,两个人躺在床上,龙跃阁抱着小花,小花抱着孩子,慢慢的入睡了。

  而这边欧阳典也回到自己的卧室,想着刚才孩子小小的样子,不禁想到小花的小时候。

  苟勒儿怀小花的时候身心担惊受怕,所以小花是早产,欧阳典想,也许当初的小花生下来就跟那个孩子一样,又瘦又小。

  唯一的妈妈还是不能自理的,欧阳典甚至不敢深想,当时的女儿该是多么的可怜。

  虽然小花没有说,但是欧阳典后来通过调查,了解了儿时小花的苦难,他的心,每想一次就抽搐一次。

  很痛很痛。

  由于心痛,睡不着,欧阳典便出了卧室,来到楼下,从酒柜里拿了一瓶酒。

  带着悲伤的情绪喝酒,很快欧阳典就醉了。

  当他踉踉跄跄的爬上楼,还没到卧室门口就跌倒在了走廊的地毯上。

  莲子的房间和欧阳典的房间都在二楼,因为习惯了孩子在身边,突然孩子被小花抱走,莲子觉得心里空空的,怎么也睡不着。

  在床上辗转反侧的莲子突然听到走廊“嗵”的一声。

  莲子本来没有理会,但是随后她听到了一个男人微弱的声音。

  “勒儿,勒儿”,似乎是压抑的痛苦声音。

  这个声音,莲子惊的一下子就坐起来了。

  “是他”,虽然认识欧阳典时间很短,但是他的声音,莲子已经深深的刻在了心里。

  其实岂止是声音,欧阳典的所有,都已经深深的刻在了莲子的心里。

  莲子几乎是没有思考的,就冲出了房门。

  昏暗的走廊里。他看到了跪趴在地上的欧阳典。

  “先生,你怎么了?”

  莲子第一时间冲到了欧阳典的身边。

  她震惊的看到欧阳典的脸上全是泪痕,莲子不知道为什么欧阳典会这么痛苦。

  莲子只知道看到欧阳典这么痛苦,自己的心竟然如刀割一般,生疼生疼的。

  她的心竟然比当初父亲把她卖给妓院还令她心疼。

  身材矮小的她,根本扶不起高大健壮的欧阳典。

  她想喊人。

  可是还没等她喊,欧阳典突然转过身,紧紧的把她抱住。

  莲子的脑袋瞬间就一片空白了。

  接下来莲子已经忘了,欧阳典是怎样把她抱到卧室里,怎样发生了一些让她永生难忘的事情的。

  她的身体和脑袋一样,都呆傻静止了。

  当阳光透过遮挡的窗帘星星点点的投射到卧室的时候,莲子才清醒过来。

  巨大的幸福感升腾在她的心中,感受到欧阳典埋在她颈窝间均匀的呼吸声,莲子多希望这一刻能够成为永远。

  只是她知道,这个幸福是不真实的,这种不真实的幸福,就好像是她偷来的一样,她越清醒,心里就不安,越害怕。

  莲子12岁就被亲生父亲卖到了A国的妓院里。

  由于她又瘦又小,长的还黑,所以卖的价钱很低。

  妓院老板很嫌弃她,就这个样子,不会有客人愿意要她,于是就当买了一条狗,在妓院里打杂。

  也许等她长大了,会有客人愿意买她的初夜。

  就这样,莲子在那个恐怖的地方担惊受怕,度日如年的生活了六年多,直到她十八岁。

  她被妓院老板卖给一个客人初夜,而这个客人却因为嫌弃她长的难看没有要她,并生气的要求老板退钱。

  老板因此迁怒于她,把她暴打一顿,准备扔给下等妓院。

  如果真的到了下等妓院,莲子知道,她更加会生不如死了。

  在自杀和逃跑的选择下,莲子选择了逃跑。

  而莲子被抓回来暴打,准备挑断脚筋的时候,正赶上霍黑回到A国处理自己生意上的事情。

  陪着朋友麻古玩乐的时候,被冲出来逃命的莲子抱住了大腿。

  也许是在小花身边久了,变得善良了,霍黑竟然鬼使神差的买下了这个满脸是血的小丫头

  霍黑救了莲子以后,就直接对她说:”你可以回家了”。

  但是莲子哪里敢回到那个家,更没有地方可以去,求着霍黑留下她,而霍黑想到自己雇人照顾那个孩子的保姆因为累,不想干了,就想到,可以让莲子照顾孩子。

  就这样莲子就留下了,同霍黑回到M国,专门照顾孩子。

  莲子在m国照顾孩子的这大半年的时间,是她人生中觉得最幸福的时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