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倔强的苟花花

第142章 霍黑带回来的孩子

倔强的苟花花 旗木子 2241 2019-11-08 13:29:59

  这天晚上,小花陪着欧阳典在花园里散步,初夏的夜晚,微风徐徐,轻抚在脸上,很舒服。

  这样的夜晚,令欧阳典想起了妻子苟勒儿

  “如果你妈妈还活着,我们一家三口,就象这样在一起散步,该有多好啊”欧阳典轻抚着小花挽着自己手臂的手,有些伤感的说。

  小花紧握了一下父亲欧阳典的手,父亲的伤感她都知道,:“爸爸,妈妈非常爱你,因为爱你,所以顶着一切的压力也要生下我,保护我,我常常想,妈妈在天堂里,每天看到您这么不快乐,她会不会很难过”

  欧阳典苦笑了一下,轻轻的摇了摇头,:“我对不起你妈妈,还有你,让你们受了那么多的苦”

  “爸爸,我们从来不觉得我们受了苦,我和姥爷、妈妈在一起,其实很幸福,可能在生活上会有些困难,但是我知道妈妈虽然不会说话,但是她深深的爱着我,姥爷虽然有时候怨着我,但是他一直辛苦的养育着我,爱着妈妈,让我成长,所以我很幸福,真的,爸爸,我一直觉得我的童年是幸福的”,小花想起儿时,妈妈的拥抱和深深的凝视,心里很温暖。

  “你的妈妈是一个非常善良的女人,是我,是我没有保护好她,我不应该把她送到疗养院,我非常的后悔,她一定是感到了害怕,觉得我抛弃了她,才会离开我的”,每每想起,自己当初把勒儿送到了疗养院的事情,欧阳典都会无比的自责。

  “不怪你,是我被绑架,生死未卜,你又要照顾阳阳,又要设法找我,才会暂时把妈妈送到疗养院的,其实,爸爸你也知道,妈妈因为一直看不到我,身体和心理已经都很不好了,即使她不在疗养院,见不到我,妈妈也会感到绝望,而离开我们的”,小花一直为爸爸欧阳典感到心痛,妈妈的离开,对他的打击太大了,而且在欧阳典心里,总是无限的放大自己的问题,总是觉得对不起苟勒儿和自己,这样的痛苦折磨,小花非常担心爸爸的心里痛苦会影响他的身体健康。

  “怪我,就是怪我,是我对不起勒儿,我错了”,欧阳典又开始重复,每当谈到苟勒儿的问题,他就会陷入自己的内疚思想,不断的沉沦。

  小花觉得,现在的欧阳典,自己必须想个办法了,她不想让父亲一生都在自己的内疚中活着,父亲还这么年轻,他可以开始更好的人生的。

  只是这些话,小花不会在对父亲说了,因为欧阳典很固执,他根本就不允许任何人来劝他忘记苟勒儿,或者说是替代苟勒儿。

  很多时候,当事人自己走不出来,别人也拽不出来。

  ........

  小花和龙跃阁安排几次看似偶然的相亲,可是父亲欧阳典好像真的是对女人屏蔽了一样,连点基本的对女人的热情都没有,这样让小花觉得很挫败,到底要怎么样帮助欧阳典,走出来呢。

  .........

  这天晚上,霍黑带着一个年轻的女人回到了家里,最主要的是这个看起来又黑又瘦的年轻女人怀里还抱着一个很小的孩子。

  小花和龙跃阁正在饭厅吃完饭出来,正好看见,霍黑正吩咐管家给女人和孩子安排房间,并嘱咐相关的事情。

  “黑哥,怎么回事?”,小花很好奇,霍黑竟然能带回家一个女人,虽然女人容貌不出众,但是这么多年了,毕竟霍黑是第一次带女人回家,最主要是还有一个小婴儿,是不是......

  也不怪小花想的多,这情景,确实引人联想。

  霍黑看着小花和龙跃阁有些兴奋的表情,顿时无语了,白了他们两个人一眼以后说:“你们就这么想让我找个女人吗?,你们做梦吧,我是不会离开你们的,特别是你,龙跃阁,我要永远跟你抢小花,我就不找女人”

  龙跃阁已经习惯霍黑这种玩笑了,笑嘻嘻的说:“我家小花不在乎你多一个女人,小花大度,你不用有负担,随便,随便”

  “想的美,想诋毁我在小花心里光辉的形象啊,没门”,霍黑指挥仆人将都东西拿到房间,转头对嬉皮笑脸的龙跃阁说。

  “别闹,正经说话”,小花推开龙跃阁,走到年轻的女人身边,看她怀里的孩子。

  “这孩子....”,小花仔细看后,发现,这个婴儿的眼睛似乎是有残疾,而且孩子的面色很不好,黄黄的,很瘦,病病歪歪的样子。

  龙跃阁看到小花这么惊讶,也走过来,当他看到孩子的小脸后,沉思了一下,似乎想起了什么,表情有些严肃的抬头看向霍黑,问:“是那个孩子?,她还活着?”

  霍黑点点头。

  小花一头雾水,“这个孩子是谁?”

  龙跃阁走过来,半搂住小花,声音有些低沉,压抑着某种情绪,说:“是季月的孩子”

  小花愣了一下,突然想起,当初的季月确实是坏了孕的。

  霍黑觉得小花肯定接受不了这个孩子,于是说:‘这几天这个丫头总是生病,滨海那边的房子我也要收拾一下,我就想着先让这丫头过来住几天,我明天去医院,带着这丫头,系统的进行检查一下。

  小花很心疼从女人手里抱过瘦小的孩子,抬头看着这个年轻的女人说:‘天气这么热,为什么给孩子穿这么多啊’

  年轻的女人是照顾孩子的保姆,听到小花这么问,很害怕的赶忙回答,:“是医生说的,说孩子身体太弱,不要冷着”

  这个孩子看起来确实又小又瘦的,而且,包了这么多,也没看见孩子的小脸有红热的迹象,说明孩子的体质应该是很弱的。

  小花点点头,抱着孩子走到沙发上,对管家说,“徐叔,冲点牛奶来”

  霍黑和龙跃阁对视了一眼,小花好像对孩子.....

  小花抬头的时候,正好看到霍黑和龙跃阁的对视,有些无奈的说:‘怎么?,难道季月的事情,还要父债子偿吗?,孩子是无辜的,孩子是最可怜的,还没生呢就沦为是季月的手段和工具,孩子不是最可怜的吗?’

  霍黑从来都知道小花善良,但是她没有想到,小花不仅善良,更加的豁达大度,对于一个左次三番害自己的人的孩子,竟然还能这么的包容。

  “你不用想,以后这个孩子就放在家里养着,孩子太可怜了,既然我们救活了她,我们就要负责,我来养这个孩子”,小花抱着孩子开始轻柔的喂奶。

  龙跃阁一听小花要自己养这个孩子,当时脸就黑了,这不是要影响他的福利吗?

  “绝对不行”,龙跃阁突然大声的反对,惹得霍黑和小花都一脸惊讶的看向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