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倔强的苟花花

第140章 一定不能失去阳阳

倔强的苟花花 旗木子 2114 2019-07-20 23:17:05

  这十年里,只有他们兄妹相依为命。

  而今天,多了一个漂亮的男孩,韦礼安发现了。

  自从漂亮男孩来了以后,自己的妹妹梅尔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开心快乐。

  甚至在厨房做饭的时候都是哼着歌的。

  这样快乐的妹妹,韦礼安觉得很高兴。

  他要永远留着漂亮男孩,为了他的妹妹。

  由于常年的与世隔绝,韦礼安和梅尔并没有觉得阳阳那里不对。

  只是因为阳阳的安静是因为性格如此。

  反而是阳阳这种安静的性格,激起了梅尔的母爱。

  她大部分的时间都真的把阳阳当成了她的儿子。

  当他们吃饭的时候,突然听到外面传来一阵非常美妙的口琴声。

  而当口琴音乐传到阳阳的耳朵里时,他腾的一下站了起来。

  “爸爸”,阳阳跌跌撞撞的想要往外走。

  梅尔和韦礼安听不懂阳阳含糊的发音,也不知道阳阳说的什么,只是觉得阳阳好像很紧张。

  难道是有人要来抢走阳阳吗?

  韦礼安让梅尔把阳阳带上楼,但是阳阳突然使劲的推开梅尔。

  平时的阳阳是非常的文静安静的,现在突然怒目圆睁的暴怒,吓了梅尔一跳。

  “韦礼安,漂亮娃娃怎么了?,他好吓人啊”,梅尔喊道。

  于是韦礼安试图安慰阳阳,可是由于韦礼安说的是当地的语言,阳阳听不懂,而阳阳喊的语言,韦礼安也听不懂,所以韦礼安只知道一向安静异常的漂亮娃娃突然发疯了。

  阳阳虽然有些自闭,但是对外界也不是毫无反应,他多少意识到自己是离开家越来越远了,他心里是惶恐的,到了这个陌生的家庭,虽然梅尔和韦礼安对他也很好,可是阳阳还是很害怕。

  现在他突然听到那首熟悉的曲子,他的第一反应就是爸爸来了,所以他不顾一切的要冲出去。

  韦礼安好不容易把阳阳强抱上楼,没想到阳阳发怒,使劲的咬住了他的手臂。

  异常的疼痛让韦礼安使劲的摔了阳阳一下,而这一下,直接让阳阳从楼梯上跌了下来。

  在梅尔的惊呼声中,阳阳满脸是血的倒在了楼下,一动不动了。

  梅尔吓坏了,和韦礼安两个人急急忙忙的冲下楼去,看着满脸是血,一动不动的阳阳,梅尔嚎啕大哭起来。

  ...

  屋内的哭声,在外面的警察和龙跃阁都听到了,他们强行的开始撞门。

  韦礼安不知道外面来的是警察,以为又是各种的逃犯和乞讨者,于是拿起猎枪,打开了们。

  警察看到一个健壮如牛的男人手持猎枪对着他们,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就直接开枪了。

  在梅尔惊恐的尖叫声中,韦礼安直接跌到在地,胸前的棉布衣服被血染红了。

  龙跃阁第一时间看到了倒在地上满脸是血的阳阳,一个女人正半抱着他,满脸的泪痕。

  “阳阳”,龙跃阁觉得眼前都黑了,什么也看不见了,只有阳阳满脸的血。

  他冲过去一把从女人的手里抢过阳阳。

  这突然的变故,让在场的人都楞住了。

  梅尔突然被人抢走了怀里的孩子,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看见自己的哥哥韦礼安被打死在了眼前。

  “啊,不,韦礼安,韦礼安”,梅尔发疯的冲跪在韦礼安的尸体前,摇晃嘶喊。

  “是你,你杀了韦礼安”,梅尔猩红的眼睛瞪着警察。

  在梅尔捡起韦礼安尸体旁边的长枪的时候,警察的枪击中了梅尔的额头。

  转瞬之间,韦礼安和梅尔就被警察打死了。

  村里的其他几户人家马上就关上了房门。

  躲了起来。

  而这个时候,霍黑也接到消息赶到了。

  可是他最怕看到的一幕,还是出现了。

  龙跃阁呆呆的抱着满脸是血的阳阳,坐在地上。

  当霍黑颤抖的蹲下来看阳阳的时候,才看见,阳阳的头上都是血,浑身冰凉。

  难道.......阳阳死了。

  霍黑觉得心脏疼的厉害。他不敢再看,那么聪明漂亮的孩子,不能就这么没了。

  ......

  这时,身后的警察和救护人员都冲了过来,他们试图从呆傻的龙跃阁怀里把浑身是血的阳阳抢过来,看看这个孩子还有没有生命体征。

  可是龙跃阁就像着了魔一样,不让任何人靠近他,更别说把阳阳带走了。

  霍黑也不敢肯定阳阳是不是真的就凶多吉少了,他觉得也许还有希望,所以他冲跪在龙跃阁的前面,大声的摇晃龙跃阁

  “跃阁,阳阳没事,你让医生赶紧救他,跃阁,你冷静点,快放开阳阳,跃阁”

  龙跃阁呆痴绝望的眼睛看到霍黑的那一刻,突然浑身剧烈的颤抖起来,“黑哥,我害怕,我好害怕,黑哥,帮帮我,帮帮我,我好害怕”

  霍黑看到那么强大的龙跃阁在自己面前如今这样的表现,心也跟着颤抖无比,岂止是龙跃阁害怕,他也好害怕。

  在霍黑的帮助下,阳阳被第一时间护送到就近的医院。

  不幸中的万幸,阳阳还活着,只是伤得非常重。

  但总算还活着,只要活着,就有希望,不是吗?

  由于阳阳伤得太重,不适合转院,所以接到消息的小花,欧阳典都坐飞机赶来了。

  阳阳没有度过危险期,病房外,一家人就这么鸦雀无声的立在那里,那种寂静,饱含绝望和痛苦。

  小花的身体刚好一点,龙跃阁一直紧紧的搂着她,现在的龙跃阁什么也不敢想,不敢往后想,他只知道,他不敢放开小花,好像只要他一松手,他们都会消失一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