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倔强的苟花花

第139章 探访丛林村

倔强的苟花花 旗木子 2159 2019-07-20 21:53:21

  A国发生了一件离奇的案件,纵横多年的伦博竟然被一个带着孩子的亚洲偷渡客给杀了。

  当这件事被霍黑听说以后,他敏锐的察觉到了什么。

  当霍黑开始调查的时候,他们才知道,阳阳竟然被王大强偷偷的带到了A国。

  而且一到A国,王大强就把伦博杀了。

  霍黑了解伦博,那是一个臭名昭著的人贩子。

  王大强把阳阳带到A国,一定是要把阳阳卖到那些地方去,但是为什么杀了伦博呢?

  难道是分赃不均?

  直到随着调查的深入,事情才水落石出。

  王大强是等于救了阳阳了。

  龙跃阁和小花不敢想,如果王大强没有发现伦博的阴谋,阳阳现在恐怕会饱受折磨,生不如死。

  但是调查随着王大强的再度失踪而失去了阳阳的消息。

  然而,霍黑和龙跃阁已经坐上了去往A国的飞机。

  霍黑在A国几十年,他的人脉丰富,地形熟悉。

  根据霍黑的推断,王大强很可能带着阳阳躲进了丛林。

  如果真的躲进丛林,只怕生的希望渺茫。

  丛林是A国边境,昼夜的温差非常大,夜晚的丛林会把人活活冻死。

  而且一旦进入到丛林深处,不是当地人,根本就走不出来,最终会饿死或者被野兽吃掉。

  但是这些,霍黑一句也没敢跟龙跃阁和小花说。

  龙跃阁才苏醒,这一段时间,东奔西跑的找阳阳,心力交瘁。

  而小花因为找不到阳阳,已经心脏病发,在医院里治疗。

  “这回,无论如何要找到阳阳,否则小花就完了,小花如果有事,这个家就完了”

  霍黑心里默默的念叨着。

  小花被绑架的二十多天里,霍黑的心,家里的沉闷,他再也不想体验了。

  “跃阁,到了A国,你找警署的朋友,我找道上的朋友,我们分头找”,霍黑说。

  其实霍黑是想支开龙跃阁,自己和手下的去丛林里找。

  如果真的在丛林里发现阳阳已经....,他也绝不会告诉龙跃阁和小花,就象当初瞒着小花阁阁的死讯一样,一直瞒着吧。

  否则,小花根本就承受不了失去阳阳的打击。

  龙跃阁点头。

  此刻的龙跃阁早已经研究了王大强的逃跑路线几天了。

  根据他的推断,王大强为了躲避其他人,一定会带着阳阳躲避在丛林。

  通过这一段时间研究王大强这个人,他是做屠宰工作的,常年的工作,龙跃阁觉得,王大强一定练的刀法很准。

  这样的体格和刀法,相信即使进入到危险的丛林,他们也不至于会死。

  而且龙跃阁还在研究的地图上,以及在A国警署的朋友处得知,丛林的附近,两三公里的地方,有一个小村落。

  只有十多户人家。

  但是这十多户人家却异常的彪悍。

  家家养猛兽,人人手里持枪,一般陌生人还没到村口,就已经变成尸体了。

  据说,这个村里养的猛兽都是吃人肉的。

  本来A国边境就非常的混乱,各自为营的情况非常多,所以这样的村子,警察也不管,或者说不敢管。

  这么多年了,就是这种模式。

  龙跃阁有一种感觉,阳阳一定在这个神秘恐怖的村子里。

  他不想告诉霍黑,因为霍黑一旦知道,一定不允许自己去。

  自从他昏迷之后,霍黑现在总是担心过度,生怕他再晕倒。

  “毕竟医生说,脑袋里还有部分血块没有吸收,所以你必须休息,不能累着。”

  这是霍黑现在说的最多的话。

  这次来A国,龙跃阁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说服霍黑让自己去。

  所以这次,龙跃阁决定,自己单独闯闯那个村子。

  两个人各有心思,都沉默寡言。

  当飞机落地A国,两个人就马上分头行动了。

  龙跃阁在A国警署的朋友不同意他独自去丛林小村。

  龙跃阁拗不过,只能在朋友的安排下,坐在警署的汽车赶往村子。

  因为怕村里的人开枪,警署的朋友还找了一个经常同村里的人做皮毛生意的人带着,进入到村子里。

  当然,他们是坐皮毛生意人的汽车进的村。

  即使是这样,当他们从车下下来的时候,还是看到一户人家的门口,一个老年男人,手持长枪对着他们。

  “乌力叔,他们是我的朋友,他的孩子丢了,先到村里找找”,皮毛生意人看见长枪,连忙解释。

  这个村里的人很野蛮,一般都是直接就开枪,即使是他,也是每次来这个村子,都胆战心惊的。

  “到狼肚子里找你的孩子吧”,那个叫乌力的男人并没有放下手里的枪。

  只是恶狠狠的说了一句。

  龙跃阁听到这句话,非常气愤,这个人连基本的人性都没有。

  刚想发火,就被身边的警察朋友拉住了。

  警察笑嘻嘻的走了几步,说:“大叔,你有没有见过一个瘦高的亚洲男孩?”

  乌力看到问话的人穿的是警察的衣服,本想开枪的手,终于没有动。

  虽然他们不怕警察。

  但是他们也不想招惹警察。

  毕竟他们村里很多人,做的事情,有的不太好。

  “没见过”,乌力冷漠的白了他们一眼,转身回屋了。

  看着乌力回屋了,皮毛生意人大大的出了一口气。

  “现在怎么办,我可不敢挨家问”,皮毛生意人担心害怕的问。

  龙跃阁这时候从随身的口袋里掏出一个口琴。

  随着警察朋友和皮毛生意人惊讶的眼神,吹响了口琴。

  谁也没有想到,龙跃阁的口琴竟然吹的这么好。

  村子地处丛林山区,空旷,口琴悠扬的音乐仿佛是天籁之音一样,漂洋在村子的上空。

  这样美妙的音乐,吸引了几户人家的门开了。

  其中就包括韦礼安的家门。

  阳阳正坐在方桌前同梅尔吃饭。

  这几天的相处,梅尔越来越喜欢阳阳了。

  “小心你的口水”,韦礼安端着碗,坐在妹妹梅尔的对面,看着梅尔又盯着漂亮娃娃看,就嘲讽她。

  “我就是喜欢,比你漂亮多了”,梅尔不服气的白了哥哥韦礼安一眼。

  “好,等漂亮娃娃长大了,我让他娶你”,韦礼安假装一本正经的说。

  “韦礼安,你是不是疯了,我说了我不嫁人”,梅尔顿时就生气了。

  只要提到嫁人,梅尔一定会生气。

  韦礼安知道,他们父母悲催的婚姻关系,直接导致他们兄妹,都不会结婚。

  他们的父亲在多次喝酒打他们妈妈的过程中,被反抗的妈妈开枪打死了。

  而他们兄妹俩,目睹了事情的经过。

  当时梅尔只有十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