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倔强的苟花花

第138章 漂亮的娃娃

倔强的苟花花 旗木子 2278 2019-07-20 20:21:46

  王大强手里的枪指着船上的几个人。

  “兄弟,有话好好说”,伦博的三个手下,看着满眼血红的王大强,心里突然觉得很恐惧。

  他们过惯了刀头舔血的日子,但是眼前的男人分明是不要命的主,他们明白,这样的人,千万不要惹。

  “兄弟,我们都是有,有孩子的,我们不拦你,你可以马上走”,船上的几个男人把手都举了起来。

  当听到孩子,王大强的理智似乎回来了一点。

  他紧紧的抓着阳阳的手,拿着枪的手,颤抖的厉害。

  当他带着阳阳走到陆地上的时候,船上的几个男人还是一动也没敢动。

  因为现在的王大强一看就是精神已经不正常了。

  谁也不敢惹一个疯子。

  何况他们的老大伦博已经死了。

  王大强带着阳阳走了很久,感觉越来越偏僻,到了前面一片丛林的时候,他才停下来。

  这时候他也基本冷静了下来,才想起来从昨天开始,他们已经没有任何的食物了。

  “饿了是吗?”,他心疼的搂过阳阳,阳阳因为在船上看到血腥的场面而依然吓得颤抖。

  脸色苍白的厉害。

  看着阳阳目光呆滞,王大强知道孩子是真的吓着了。

  这么一吓,孩子的病就更重了。

  “明明,不怕,爸爸必须杀了坏人,否则他们就会把你抓走了”,王大强紧紧的抱着阳阳,试图安慰他。

  也许是习惯了王大强的拥抱,阳阳在他的怀里,逐渐的放松了下来。

  等阳阳睡着了,他把阳阳抱到了一个大树洞里。

  把自己的衣服盖在孩子身上,又用杂草盖住树洞口。

  他要找些吃的东西。

  而且要快去快回。

  如果不是阳阳面色苍白无力,他还是想把阳阳带着去找吃的,但是阳阳明显是饿的走不动了。

  王大强一步三回头,最终还是向远处的村落走去。

  这个时候,天开始黑了。

  王大强因为着急,几乎是跑着来到一间房子面前。

  前面几家都没有人,只有这家亮着灯。

  但是任凭他怎么敲,没有人开门。

  想到饥饿的阳阳,由于极度的担心和狂躁,他开始疯狂的砸门。

  然而门还是没有开,甚至屋里的灯都灭了。

  王大强看着熄灭的灯光,顿时怒火中烧,“你们这些混蛋,想要饿死我的儿子,我要你们死”

  他掏出枪,一声震耳欲聋的枪声打破了夜空。

  在王大强掏出枪的同时,门突然开了,一个高大的男人手持猎枪,击中了王大强的胸口。

  黑洞洞的枪口在王大强的胸口开了一个血洞。

  “明......明.....”,王大强转过身,向着阳阳藏身的丛林方向,挪了几步,便一头栽倒在地上了。

  “韦礼安,他死了吗?”,房间里藏在里面的一个青年女子,探出头问。

  持枪的高大男子,用脚踢了踢王大强的尸体,回头说:“死了”

  “太好了”,年轻女子从房间冲出来,来到王大强的尸体旁。

  “是亚洲人,一定又是偷渡客”,年轻的女子看着尸体说。

  这样的事情经常发生,在这里死人非常正常,他们家家都会这样处理掉冒然敲门或者闯入他们地盘的陌生人。

  “大力士,猛虎这回又有肉吃了,哈哈哈哈”,随着高大的男子韦礼安的哨声,两只体型巨大的狼狗,准确的说是狼,从屋里冲了出来,瞬间就扑向地上的尸体,撕咬起来。

  “不要在院子里吃,叼出去”,年轻的女孩大声的呵斥两条狼。

  两只狼听话的拽拖着王大强的尸体冲了出去。

  留下一地的血迹。

  ......

  阳阳在寒冷中被冻醒了。

  眼前一片漆黑,动物的叫声在丛林的黑夜里显得格外的令人胆寒。

  这样的黑夜和寒冷使阳阳瑟瑟发抖,极度的饥饿促使阳阳从树洞中走了出来。

  漆黑的夜,远处星星点点的光亮尤为清晰。

  阳阳追随者光亮的方向,艰难的支撑着走了过去。

  不知道跌倒了多少回,假发已经掉了,身上女孩的裙子也刮破了,四肢都是跌倒划的伤痕。

  终于在一处亮灯的房间旁边,阳阳蜷缩在门边。

  正是因为阳阳的病,他不知道敲门,也才保住了一条命。

  巧的是,阳阳来的这家就是王大强找到的韦礼安的家。

  当阳阳快要冻死的时候,外面跑来了两只狼狗。

  许是吃饱的缘故,两只狼狗围着阳阳闻了半天,最终一左一右的围在阳阳的旁边趴了下来。

  两只狼狗温热的体温把冻僵的阳阳温暖了回来。

  阳阳好像感受到了爸爸妈妈的怀抱,在寒冷的夜里,在两只狼狗的身边,睡着了。

  清晨,韦礼安推开房门的时候,惊讶的看到,自己家两条爱吃人肉,凶猛无比的大狼,紧紧的依偎在一个瘦弱的少年旁边。

  特别是猛虎,瞪着两只大眼睛抬头看着自己,竟然没有第一时间跑过来,好像怕惊醒他们身边沉睡的少年似的。

  “呵呵,猛虎,大力士,这是你们从哪里偷来的孩子?”,韦礼安走过来,推开猛虎,抬起低着头昏睡的少年的脸。

  哦,好漂亮的亚洲孩子,韦礼安看到阳阳的小脸的时候,惊讶的感叹。

  “她是谁?”,年轻的女子,名字叫梅尔,是韦礼安的妹妹,她和哥哥早晨要去打猎,出门就看到了阳阳。

  韦礼安摇头耸肩,说:“估计是这两个家伙偷来的”

  梅尔蹲下来看到阳阳的小脸,惊呼了起来,:“啊,多漂亮的男孩子啊,好像我的娃娃”

  韦礼安哈哈大笑,:“好,那就给你留着当娃娃玩”

  “好,我抱回屋去”,梅尔是一个魁梧的女子,轻松的就把阳阳抱回屋里。

  “韦礼安,他在发烧”,梅尔摸着阳阳烫人的额头说。

  “放心,我保证治好你的娃娃,好陪你玩”,韦礼安疼爱的拍了拍梅尔的肩膀,说。

  韦礼安给阳阳喂了药,然后看着妹妹梅尔兴高采烈的给阳阳洗澡,换衣服,就像对待她的娃娃一样。

  “人家是男孩子,你这样给人家洗澡,等他醒了,多难为情啊”,韦礼安逗着梅尔。

  “他只是个孩子,我把他当成我的孩子”,梅尔撅着嘴说。

  “哈哈哈,你才二十岁,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孩子,哈哈,分明是想占人家小男孩的便宜”,韦礼安哈哈大笑的取笑妹妹。

  梅尔一听哥哥这么说,顿时有些羞愧的生气了。“韦礼安,以后你给我的娃娃洗澡”

  “什么?,你的娃娃,为什么要我洗”,韦礼安顿时就笑不出来了。

  “哈哈,因为他是男娃娃啊,我是女孩,不能看男娃娃的,当然你来洗啊”,梅尔非常开心,总算可以折腾韦礼安了。

  敢取笑她,折腾不死你。

  “不仅是洗澡,睡觉也要跟着你,哈哈哈”,梅尔得意的走进厨房,她要给她的漂亮娃娃做点鱼汤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