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倔强的苟花花

第132章 小花得救

倔强的苟花花 旗木子 2299 2019-07-14 10:55:07

  麻古和霍黑最终在食品加工厂的二层地下食品储存仓库找到了被关了二十多天的小花。

  霍黑和欧阳典在心里庆幸乔安把小花关在有食物的地下室里,否则等二十多天,他们才找到小花。

  只怕早就.....

  即使是有食物,小花被发现的时候,也是令霍黑心疼极了。

  脏不脏的不说了,就这二十多天,小花都瘦的有些脱相了。

  跟霍黑当年在岛上见着小花的状态差不多了。

  由于二十多天没见阳光,医生建议给小花带上眼罩。

  欧阳花被绑架,救出的新闻一时之间引起了轰动。

  这个女人的命运多难,竟然两次被绑架。

  所以说富人也是不安全啊。

  很多人茶余饭后的感叹,让这件事久久发酵。

  小花不知道这些,她只知道第一时间为什么没有看见龙跃阁。

  其实她在与世隔绝期间,一直担心乔安会去害龙跃阁。

  虽然不知道乔安的动机,但从乔安绑架她的行为看,显然是对龙跃阁不怀好意。

  所以小花没看到龙跃阁很担心,特别是回到家里,还是没有看到龙跃阁,小花顿时更加担心了。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龙跃阁肯定第一时间冲到她的身边,怎么会不见踪影呢?

  “爸爸,跃阁呢?”,小花回到家里,被霍黑抱到床上,终于忍不住问。

  欧阳典看着虚弱的女儿,心如刀绞,这样的小花,能不能告诉她实话。

  还有阳阳的情况。

  “他,病了”,欧阳典转头看了霍黑一样。

  求助,商量

  欧阳典回头看霍黑的眼神,令小花的心瞬间就沉到了谷底。

  龙跃阁出事了,真的出事了。

  小花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忽的一下坐起来,绝望的喊:“是不是跃阁被乔安.....害了,啊”

  小花的声音沙哑,她的失控和巨大的反应让欧阳典和霍黑都心疼和着急了。

  霍黑连忙扶住小花,急急的安慰:“没事,没事,小花,你冷静的听我说”

  小花这个时候觉得胸闷的无法呼吸,手按住胸口,大口的呼吸,脸色也突然变得苍白。

  旁边的家庭医生马上过来检查,及时的打了一针,小花的状况才稍微的好了一点。

  “告诉我,黑哥,我能挺住”

  小花拉着霍黑的手,焦急的问

  霍黑坐在小花的床边,安抚她平躺下,说:“小花,我相信你是坚强的,我现在就告诉你,龙跃阁没有事,只是,你被绑架期间,龙跃阁焦虑过度,陷入昏迷了,到现在也没醒过来,已经十多天了”

  霍黑尽量说的轻柔委婉,并且密切的观察小花的表情。

  再听到龙跃阁并没有生命危险的时候,小花的表情放松了些,可是当听到龙跃阁已经陷入昏迷十多天以后,瞬间又紧张了起来。

  拉着霍黑的手也收紧了。

  霍黑知道她紧张了。

  连忙回握小花的手说:“现在医生说了,只有跃阁脑中的淤血吸收了,就没事了”

  小花听到淤血两个字,皱起来眉头,在当初龙跃阁被季月打的陷入昏迷的时候,医生告诉过小花。

  龙跃阁的脑中有一个血块,看看能不能吸收,如果吸收不好,不排除以后还会压迫神经,影响身体健康的情况。

  只是没有想到,这次的事件,直接刺激和打击的龙跃阁病发了。

  “我想去看看跃阁”,小花扶着床边,想要起来。

  “小花,你听我说,你现在太虚弱,等你好好休息一下,明天,明天爸爸送你去看跃阁”

  欧阳典看不得女儿焦急,连忙也蹲在床边安慰。

  小花这时候看清楚了。

  曾经年轻帅气的爸爸欧阳典,竟然几天不见,就长出了白头发,而且面容憔悴疲惫。

  再看霍黑,也是满脸的憔悴。

  可见两个人在这段期间是多么的度日如年。

  小花这时候即使再着急,也不能再逼他们了。

  “好,我会好好休息,你们也好好休息”

  小花说完就闭上了眼睛,为了掩饰眼中的泪水。

  看着小花闭上了眼睛,欧阳典和霍黑对望了一眼。

  他们又怎么会不知道小花的心思呢。

  他们等了一会,才慢慢的退出来小花的房间。

  两个人一声不响的走到楼下,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久久相对无语。

  小花还没有问阳阳呢。

  幸亏没问,阳阳现在的状态,怎么告诉小花。

  阳阳已经谁也不理了,他的眼里看不到任何人。

  如同当年的苟勒儿一样。

  怎么办?

  “让医生准备好,我怕小花知道了阳阳的事情,心脏会承受不住”

  欧阳典好久才悲凉的说了一句。

  “嗯,我知道了”,霍黑何尝不担心,刚才小花听到龙跃阁的情况已经出现了心脏病突发的情况。

  如果不是医生了解小花的情况,只怕小花也会陷入危险。

  这还只是龙跃阁,如果小花得知阳阳病了,而且还是得了跟她妈妈一样的抑郁症,小花能不能挺住啊。

  毕竟小花妈妈的苟勒儿的病,令小花痛不欲生,伴随着小花的成长。

  最后也是因为这个病而导致身体的脏器受损,离世。

  现在儿子阳阳也是这样的病。

  小花该是怎样的绝望。

  如同欧阳典绝望的心情一样。

  霍黑和欧阳典不知道明天小花醒来,怎么面对,他们要怎么说。

  这一夜,其实大家都没有睡。

  小花虽然在药物的作用下,昏昏沉沉的,但在半梦半醒之间,她总是噩梦连连。

  一会是龙跃阁,一会是阳阳。

  当小花惊醒的时候,她才意识到,自己在家里没看见阳阳。

  她隐约的看到,她被霍黑抱进卧室的时候,希儿和望儿在门口。

  是保姆把两个孩子拉住,不让他们打扰到她的休息。

  但是她确定没有看到阳阳。

  难道阳阳也出事了。

  “阳阳,阳阳”,小花想到儿子阳阳的时候,已经猛的起来,冲出了房间。

  当小花冲出房门的时候,被尖叫声惊动的霍黑一把抱住了小花。

  “阳阳,阳阳”,小花挣扎着向着阳阳的房间呼唤。

  如果阳阳在房间睡觉,他一定会出来。

  “冷静,小花,你冷静”,霍黑抱着小花,感觉到小花颤抖的身体。

  看来真的是母子连心,事情瞒不住了。

  “黑哥,阳阳呢?”,小花不在挣扎,而是一本正经的看着霍黑。

  霍黑刚想说话,希儿和望儿也被吵醒。

  “妈妈,妈妈”,希儿和望儿开了房门,看到妈妈,都冲了过来。

  两个孩子快一个月没见到小花了,他们太想念妈妈了。

  虽然希儿和望儿还小,但是从大人的焦虑中,还是察觉到妈妈似乎有危险。

  昨天看到妈妈被爸爸抱回家,两个孩子高兴极了,当时就想亲近妈妈。

  只是阿姨告诉他们,妈妈累了,要休息。

  现在听到动静,看到妈妈,当然所有的思念都涌了上来。

  两个孩子抱着小花,大哭了起来。

  小花看到希儿和望儿,顿时也心疼的哭了。

  好想孩子,好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