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倔强的苟花花

第129章 内疚-----振作

倔强的苟花花 旗木子 2289 2019-07-12 14:32:58

  乔安知道卡尔从小就喜欢他,所以当他把自己的整个计划都告诉卡尔的时候,他满心希望的是卡尔的支持。

  毕竟他现在已经走投无路了。

  可惜的是,卡尔听完乔安的计划之后,震惊又痛苦。

  这还是那个从小温文尔雅,聪明又有些胆小的弟弟吗?

  为什么他会变得如此的狠毒。

  卡尔试图规劝乔安的疯狂,现在卡尔和乔安曾经创立的公司已经规模很大了。

  这些年,卡尔顾念着公司有着乔安的心血,无论遇到什么困难,也从未放弃。

  乔氏公司能有今天,卡尔付出了很多。

  虽然不能同龙跃阁的生意相比,但在M国也是很有实力的。

  可是无论卡尔怎样规劝,乔安都好像中邪了一样。

  其实不是乔安中邪,只是乔安舍不得曾经的挥霍无度的生活。

  在他成功拥有属于龙跃阁的那笔巨款的时候,他过上了前所未有的“幸福奢侈”的生活。

  挥金如土,有花不完的钱,每天不要工作,不要努力,只有享受。

  乔安太喜欢这种生活了,他沉迷其中。

  根本无法自拔。

  卡尔不理解也不允许乔安的疯狂行为和计划,两个人发生激烈的争吵。

  在几次大的争吵后,卡尔感到他已经阻止不了乔安了。

  这个弟弟在这失踪的几年了,改变的太多了。

  而且卡尔也发现了乔安不洁的私生活,乔安因为身染性病而急需治疗。

  卡尔在知道了乔安竟然多次找人绑架小花的情况以后,派了保镖日夜看着乔安,制止他的行为。

  乔安被限制,卡尔将乔安囚禁在一个地下室,乔安陷入绝望,趁着卡尔的保镖疏忽,乔安跑了出来。

  乔安隐藏自己,继续实施自己的计划,并打算除掉卡尔,在几次跟踪小花的过程中,终于找到一个机会。疯狂之下,竟然亲自出现在小花的面前。

  看到盛军进到试衣间里试衣服,乔安迅速的出现在小花面前。

  刚开始,小花真的以为乔安是龙跃阁,因为乔安全程没有说话,只是走到小花面前,拉起小花就走,可是当她跟着乔安到电梯的时候,就感觉不对了。

  可是已经晚了,小花被乔安用麻醉药迷晕。

  卡尔发现乔安逃跑以后,他派了很多人偷偷的寻找乔安。

  虽然失望于乔安的做法,也试图阻止乔安对龙跃阁和小花的伤害,但是卡尔终究是没有报警,他只是用自己的方式想要阻止挽救乔安。

  当卡尔几天后终于找到乔安的时候,也通过警方发布的通告,知道了乔安已经把小花绑架了,而且在乔安的嘴里,知道了小花被他绑架到一个水库。

  但是等卡尔带着人去水库的时候,小花已经不知所踪了。

  而面对小花的失踪,警方的追捕,乔安把这一切都归咎于卡尔的不配合,他发疯的攻击卡尔。

  最终,卡尔选择同乔安一同死去,临死前,他把事情的经过通知了警方。

  但是,小花真的失踪了。

  ......

  龙跃阁这几天都是魂不守舍的,连日的噩梦和三个孩子找妈妈的追问令龙跃阁身心俱疲。

  霍黑和欧阳典已经发动所有的手下和关系去寻找小花,但是毫无所知。

  盛军连日来一直在同朋友寻找小花,因为小花是在他面前被绑架的,他内疚又自责,为此大病了一周多。

  然而大家的担心和寻找都没有小花的消息。

  龙跃阁感到小花应当是被人藏起来了,否则,这么翻天覆地的寻找,总会有线索的。

  “小花不可能出境,我的人和警署的人都在严格的审查,根本就出不去,小花只能在M国”,霍黑经过半个月的寻找,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欧阳典点点头,自从小花失踪以后,他的情绪已近崩溃,每每想到小花有可能遭遇不测,他的心就痛苦的不能自己。

  小花,我的女儿,你在哪里?

  现在小花失踪案在M国,在国际警署,已经列为要案。

  甚至几个暗黑的集团首领,都接到霍黑的请求,只要他们找到小花,暗黑集团的某些利益,霍黑会放弃,所以可以说,黑白灰各个层次的人,都在寻找小花。

  而很多人其实已经觉得小花或许已经不在了,被乔安埋在了哪里,否则怎么会这么久都找不到呢。

  然而,欧阳家族、霍黑,龙跃阁不愿意放弃,他们坚信小花还活着,就算是倾其所有,他们也要找到小花。

  阳阳已经敏感的察觉到了问题,妈妈小花不见了,已经半个月了。

  看着爸爸龙跃阁在短短半个月里,就暴瘦的样子,阳阳第一次感觉到害怕。

  如果妈妈真的不在了,爸爸龙跃阁一定会受不了打击,离开人世的。

  所以没有人注意到,龙阳已经一周多没有说话了,直到阳阳的老师给龙跃阁打来电话,说发现龙阳不对劲了,在学校里什么也不写,什么也不听,甚至午休的时候,也不去吃饭。

  龙跃阁这才注意到儿子阳阳的异常。

  当他来到学校,走到阳阳的课桌前的时候,阳阳竟然毫无反应。

  “阳阳”,龙跃阁看着儿子,走过去,拉起阳阳的手。

  当龙跃阁拉起阳阳的手的时候,阳阳才好像受惊似的抬起头,惊讶的张嘴:“爸爸,你怎么来了?”

  龙跃阁这个时候,真的觉得阳阳不对劲了,自己和老师进到教室里,阳阳竟然毫无察觉,自己走到阳阳身边,看了很久,阳阳也没有丝毫的反应,直到拉住阳阳的手,他才惊醒的样子。

  好像刚才的阳阳一直是个躯壳一样。

  “他这几天都是这样,一直就这么呆坐一天,放学的时候,我如果不拉着他,送到门口,他会一直这么坐着”,老师轻身的在龙跃阁的耳边说。

  看着这样的儿子,龙跃阁本已经憔悴不堪的心更加的悲凉。

  小花现在生死未卜,阳阳是他唯一的希望了,这段时间里,他实在是太疏忽阳阳了,也不知道阳阳这样的状态持续多久了。

  “今天路过,来看看你”,龙跃阁看着阳阳,隐藏着眼底的伤心和心疼。

  “我没事,爸爸”,阳阳微笑着看着龙跃阁,聪明而敏感的阳阳,马上就看出龙跃阁的担心了。

  龙跃阁就是因为这个儿子太聪明敏感,而更加的觉得心疼,想来,这段时间,家里的事情,阳阳应该是猜到了。

  以阳阳这样的性格,他一定会非常难过,担心,一个十多岁的孩子,怎么承受这样的变故。

  而自己作为父亲,每天几乎都是痛苦不堪的表情和情绪,对于儿子来说,无疑是更大的打击。

  这样的自己,不能给孩子安全感,所以阳阳才会这样的状态。

  龙跃阁陷入深深的自责中。

  无论怎样,阳阳依靠的人是自己,他不能倒下去,要振作起来。

  为了小花,为了阳阳,他要振作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