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倔强的苟花花

第123章 一念善

倔强的苟花花 旗木子 2612 2019-06-27 12:58:05

  霍黑的手段只有尝过的人才知道。

  季月知道,如果她肚子里面的孩子被强行的取出来,她没有了依仗,不仅是活不了的问题了,连死也死不了。

  当初她倾其所有的找了猎金人,计划杀小花的时候,盐巴知道了,给了她几个耳光,如果不是顾及到她肚子里面的孩子,盐巴会打死她也说不定。

  后来盐巴拖着她,让她去取消与猎金人的雇佣关系,但是她抵死请求,说,反正霍黑也不知道是谁雇佣了人杀小花,不会查到她。

  盐巴怕她情绪激动,影响了孩子,就怀着侥幸默许了。

  人算不如天算,谁想到季月派去一直跟踪小花的人会告诉季月,小花在酒店与一个年轻的男子偷偷见面。

  季月以为小花背着龙跃阁偷情,瞒着盐巴跑出来,躲在车里准备偷拍,结果看到小花确实是来到酒店见一个男人,但是还带着孩子。

  既然带着孩子,那就不是偷情了。

  在车里,季月盯着小花,看见小花青春洋溢的笑脸,那么漂亮,心里恨得牙痒痒。

  也就是季月这种龌龊的小心思,让酒店的门童发现了,直接导致了她的全盘计划夭折了。

  面对现在这样的惨败,季月现在唯一能求的就是自己能速死。

  可惜这个愿望也不能实现。

  ......

  面对季月的心思,霍黑当然不可能让她得逞。

  “你是死也要拖着小花一起啊,哈哈哈”,霍黑笑着,态度温和,可在季月的眼里,是这么恐怖。

  “我没有,我只要等着我孩子正常出生,我就马上去找他们,终止合同,前提是我要我的孩子顺利出生”,季月双手捧着肚子,脸色说不出来的难看,眼里都是绝望和惊慌。

  霍黑冷笑,:“只要你现在取消合同,我保证既往不咎,不仅你没事,盐巴也没事,孩子更没事”

  霍黑知道季月就是在拖延时间,猎金人的行动一般一周就会有结果,现在已经过去三天了,相信猎金人那边已经做好了暗杀的准备了。

  季月摇头,故作镇静的说:“我不相信你,我要等一个月以后,孩子出生”

  霍黑冷冷的看着季月,好久,站了起来,走了出去。

  霍黑走出门口以后,就拿起电话,给龙跃阁打了过去。

  “她不同意是吗?”,龙跃阁接到电话的第一句就这么说。

  “看来你很了解她啊”,霍黑苦笑。

  龙跃阁冷笑了一声,说:“我跟你说过,她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你非要顾及盐巴,顾及她肚子里的孩子”

  霍黑拿着电话,呵呵的笑了两声,长叹了一声,良久才说“我只是心疼她肚子里面的孩子,连自己的母亲都不爱自己,这个孩子真的很可怜”

  龙跃阁听霍黑这么说,也沉默了,他知道,霍黑从小就是孤儿,也许季月肚子里面的孩子,才使得霍黑有了一丝怜悯之心。

  可惜这一丝的怜悯之心,也被季月的嫉恨毁灭了。

  “孩子拿出来就送人吧,送个好人家,比跟着这样的父母强”,龙跃阁说

  他觉得与其有这样的父母,还不如给孩子一个健康的家庭。

  霍黑点头,低声说:“你说的对”

  .......

  季月从霍黑离开以后,就开始坐立不安,她已经感觉到不好了。

  她的计划真的实现不了了吗?,她死了不要紧,重要的是那个贱女人小花也要跟着陪葬。

  无论霍黑用什么方法,她一定不同意终止与猎金人的合同。

  季月心烦意乱的时候,她肚子里的孩子突然动了好几下。

  也许是感觉到了什么,肚子里面的孩子动的厉害,很烦躁的感觉。

  随着孩子的胎动,季月的心里开始一阵揪痛。

  毕竟是第一次怀孕,孩子的胎动,她怎么会没有感觉。

  季月的眼泪流了下来,这是她第一次因为心疼孩子而流下眼泪。

  “对不起,妈妈对不起你”,季月低着头,双手抱着肚子,默默的哭泣。

  霍黑走到门口的时候,正看到了这一幕。

  他的眼睛沉了沉。

  “你原本可以有另一种选择,他可以好好的活下来”,霍黑冷冷的说。

  季月听到声音,抬起头,她眼里的悲伤情绪在看到霍黑的时候,慢慢消散,逐渐被仇恨代替。

  霍黑看着这个女人,她已经被嫉妒和仇恨迷了心智,她没救了。

  “你看着那个贱女人抱着龙跃阁,你不生气吗?”,季月抬起头,眼里都是不屑。

  带着绿帽子的男人,还有脸在她面前这么镇定的护着那个女人。

  霍黑没有理她,与这样一个人说话,没有任何的意义。

  “动手”,霍黑看了季月身后的一个医生说。

  季月的心霍的收紧,惊慌的大喊:“你要干什么,我还怀着孕,你这个恶魔,啊....啊”

  季月的喊声很快就消失了,因为她身后的医生已经给她打了一针。

  “孩子要活的,这个女人也留着一口气,孩子取出来,马上就给保姆”,霍黑嘱咐了一句,就转身离开了。

  女人生产他见过,但是这样的剖腹取子,他不想看。

  虽然这一切都在计划里,但是他还是不舒服,心里隐隐的有些痛。

  .......

  取子手术结束了,孩子取出来的时候,在场的医生都惊了一下。

  这个孩子不仅小的可怜,而且先天残疾,手和脚都是畸形。

  “怎么会这样?”,霍黑看着医生手里抱着的好像猴子一样的孩子,皱了皱眉头。

  “这个.....,恐怕只有孩子的母亲是最清楚的,她应该在怀孕的时候,吃了不少的药”,医生看着孩子,微微的叹息。

  霍黑眯了眯眼睛,:“你是说,她在怀孕的时候,还在吸毒?”

  看着医生点头,霍黑的心里之前对季月唯一的一丝愧疚消失了,这个女人,值得任何残忍的对待,她不配做母亲。

  “而且,看着孩子畸形城这样,我怀疑孩子的父亲在受孕的时候,应该是吃了某种性药,所以这孩子的眼睛才会这样,你看看”,医生抱着孩子,给霍黑看孩子的眼睛。

  虽然孩子的眼睛是闭着的,但是能够看出来,孩子的眼睛应该是有残疾的。

  残疾成这样的孩子,体重还这么轻,霍黑现在也没有把握,这个孩子能活多久了。

  “她怎么不哭?”霍黑注意到这个孩子的脸色也不太对劲。

  医生把孩子递给护士,吩咐她把孩子送到保温箱里,回头对霍黑说:“她的内脏发育也不好,能不能活,我不好说”

  医生的话在意料之中,虽然遗憾,但是还是点点头,看着护士急急忙忙的把孩子抱走,心里不禁感慨,“这个孩子真的是不幸,摊上这样的父母,又这么重的残疾,她的人生怎么开始啊”

  “黑哥,这个孩子.....,现在....什么时候能送给保姆”,霍黑的身后的助理,看了看远去的孩子,过了一会问。

  “等孩子能出院了,就抱回家里吧”,霍黑停了好久,才吐出了这么一句。

  抱回家?,助理愣了愣,没太懂霍黑的意思。

  “这么畸形的孩子,送给谁,谁会要啊,我就当是记挂盐巴了,我替他养着吧”,霍黑扔下一句,就带着人转身走了。

  助理愣在那里,什么,要养着这个孩子,这还是他们那个心狠手辣的老大吗?

  这么感性。

  也许就是霍黑不知道哪里来的一瞬间的柔情,这个早产又残疾的孩子,得以存活了下来。

  其实助理不知道的是,霍黑刚刚接到一个通知,盐巴在警察的第四次围剿中,被乱枪打死了。

  想起盐巴跟了自己十几年了,纵使他有错在先,人死了,他也选择原谅了,而面对盐巴在这世界上唯一的孩子,霍黑不想,让她也成为这世界上和他和盐巴一样的孤儿,经历那些孤独和痛苦的成长过程。

  就是一念善,给了孩子一条生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