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倔强的苟花花

第122章 季月失算了

倔强的苟花花 旗木子 2045 2019-06-24 11:10:32

  龙跃阁接到霍黑的电话,才知道,季月现在已经怀孕了,而且就要生了。

  “是盐巴的孩子”,霍黑在电话里说。

  抓捕盐巴的时候,盐巴跑了,只抓了季月和盐巴的手下。

  龙跃阁沉了一下,不知道怎么说,他现在不在乎季月的生死了,但是如果季月的肚子里还有一个孩子,这样的她,让龙跃阁为难。

  毕竟未出生的孩子是无辜的。

  霍黑也是顾及到季月肚子里的孩子,心里不知道怎么做。

  “把她关起来吧,等着生完就交给警察,该怎么办,就怎么办”,龙跃阁久久,沉声道。

  霍黑点头。

  就这样,季月被霍黑关了起来,但是考虑到季月的身体,囚禁她的房间设施非常的好,还专门安排了两个人照顾她。

  .......

  季月坐在床上,眼睛观察这她现在所在的房间。

  要怎么才能逃出去,她需要冷静。

  她现在知道,之所以她还活着,霍黑没有动她,肯定是因为她怀着孩子。

  只要她够耐心,孩子就是她的挡箭牌。

  盐巴逃出去了,四十多岁的盐巴有多么在乎她肚子里面的孩子,她心里有数,现在她被囚禁,盐巴就算不顾及她,也会顾及她肚子里面的孩子,早晚会来救她出去。

  只要她出去,还会逼着盐巴出人杀了小花,再逼着猎金人履行协议。

  小花不死,她不会罢休。

  季月现在活着只有一个信念,就是要小花死,哪怕为此付出生命。

  女人的嫉妒就好像一团火,只要燃烧,就是毁灭。

  .......

  霍黑坐在季月的面前,看着季月苍白的脸,冷冷的说:“现在写,终止与猎金人的协议”

  季月靠在床上,低着眼睛,脸上淡淡的,她是不会写的,她不害怕,连死都不怕的人,还有什么可怕的。

  霍黑阅人无数,当然能看的出来季月的表情,这个女人是要拉着小花一起死啊。

  呵呵,龙跃阁可能会在乎季月肚子里的孩子,可是他不会,为了小花,为了希儿和望儿,更过分的事情,他也会做。

  “不怕死?,当然,可是你知道吗?,有一种活法,叫生不如死”,霍黑微笑的看着季月。

  季月的心里震了一下,盐巴跑之前跟她说过,霍黑曾经是他的兄弟,应该不会伤害她,只要她不逼急了他。

  为什么季月现在感觉眼前的男人,很阴冷呢。

  难道霍黑不念及与盐巴的旧情了吗?

  季月不知道的是,霍黑和盐巴是有旧情,可是如果与小花的安危相比,这种旧情什么也不是。

  而且盐巴也错误的估计了霍黑的感情了,他听说小花以前是霍黑的女人,但是现在小花又跟了其他的男人了。

  所以盐巴错误的认为,霍黑不会在意小花的生死的。

  “我....,我肚子里的孩子,是盐巴的”,季月不得不提醒霍黑。

  霍黑的眼神让她觉得不太好,她是不怕死,但是她怕疼。

  “盐巴是我的兄弟,可是我的兄弟纵容你杀我的女人,我为什么,还要顾及你和他的孩子”,霍黑冷笑着。

  “那个贱女人是龙跃阁的女人,她背叛了你”,季月愤怒的抬起头,看着霍黑。

  “她是我孩子的妈妈,是我的女人,至于她跟谁,只要她高兴,随便谁都可以,这不是你管的事情”,霍黑嘲笑的冷笑。

  季月听到霍黑竟然这么说,心里瞬间冷了,同时,熊熊的嫉火,充盈着全身。

  为什么,为什么所有的男人都这么爱惜小花,那个女人背叛龙跃阁,跟别人生了两个孩子,以前还跟过绑匪老四,为什么龙跃阁还是对她好像宝贝一样。

  而眼前的男人,明明是小花背叛了他,还这么为这个女人。凭什么?

  “哈哈哈哈,你们这些贱男人,是那个贱女人的嫔妃吗?,她的周围到底有多少男人,你们也不嫌脏”,季月有些疯狂的嚎叫着。

  “哈哈哈,那是我们的小花有魅力啊,象你这种女人可羡慕不来”,霍黑不为所动的冷笑着。

  季月听着霍黑的话,好久,冷笑着说:“好,我倒要看看,猎金人不死不休的名声,让她的男人怎么解决”。

  霍黑看着季月因为愤怒和嫉妒而涨红的脸,说:“你恐怕看不到了”

  霍黑站起来,走进季月,用眼神,看了一眼手下,说:“盐巴因为受伤,一直不能生育,现在你竟然坏了他的孩子,真的是很幸运啊”

  季月抬头看着霍黑,看不懂他现在微笑背后的表情,只觉得好像要不好。

  “你要干什么?,如果孩子有什么事情,盐巴不会放过你的”,季月捂着肚子,向后靠了靠。

  霍黑马上就点点头,很赞许的说:“当然了,盐巴好不容易才有的宝贝,怎么能失去呢,我这个做大伯的,要好好疼爱呢”

  这个时候,季月旁边的护士,拿了一个针管,微笑着,拿起了季月的胳膊。

  季月当然能看出来,她身边的这个低眉顺眼的护士,绝对是霍黑的手下,满身的戾气,根本就不是什么护士。

  “别碰我”,季月想要把护士抓住自己的胳膊挣脱开。

  只是没有想到,小护士年龄不大,可是非常的有力,她怎么挣脱也挣脱不了。

  随着针管的注射,季月感到自己很困乏。

  她挣扎着最后的一丝理智,盯着霍黑说:“你要干什么,你要干什么?”

  霍黑笑了,很灿烂。

  “孩子想出来呼吸新鲜空气了,我这个做大伯的,要满足宝贝的要求啊”,

  季月惊恐的睁大眼睛,霍黑要提前给她剖腹产,没有了孩子的保护,她的命,谁会在乎,她还有什么?

  虽然季月很想挣扎,但是药效已经控制了她。

  看着沉沉睡去的季月,霍黑回头对手下说:“孩子取出来交给保姆,这个女人只要有口气就行”

  如果季月知道霍黑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她一定后悔,为什么自己不先选择死亡.....

  .......

  季月指望的盐巴,逃跑了。

  而且现在的盐巴受伤非常的重,他一时半会自保都成问题了,根本就顾不了季月了。

  霍黑从来不会被人拿捏,所以季月失算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